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孔子择婿背后有何隐情?  

2016-08-04 10:03:00|  分类: 历史,文化,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子择婿背后有何隐情?

丁启阵

 

《论语》中记载了孔子两次选婿的故事。

一次替自己女儿选。孔子评价公冶长:“可以把女儿嫁给他。虽然他被拘禁了,但他并没有犯别人指控的罪。”于是把女儿嫁给了他。

一次替侄女(哥哥孟皮的女儿)选。孔子评价南容:“国家有道时,不被免职;国家无道时,能免遭刑罚。”于是把侄女嫁给了他。

《论语》记载这两个故事的文字,实在看不出孔子选择女婿有何高明之处。孔门有那么多弟子,其中不乏年岁相当的青年才俊,孔子却选择了这两个不怎么出类拔萃的弟子。既然是从弟子范围内选择女婿,按理说,应该尽量选有志向、有才华、有前途者。

而公冶长、南容这两人,显然不属于有这种类型的青年。

关于公冶长的情况,文献中几乎没有什么可靠的记载。只有他是孔门弟子这一点,大致可以确定。其余的,就连他的名字,哪国人,都有争议。孔安国说他姓公冶名长,皇侃说他姓公冶,名芝,字子长;司马迁说他是齐国人,《孔子家语》、孔安国说他是鲁国人。

南容何许人,也有不同的说法。有人认为,南宫括、南宫适、南宫韬、南宫敬叔、南宫说、南宫阅,是同一个人,鲁国大夫孟僖子的儿子。但是,《史记》上只说,南宫括字子容。一般认为,“括”字也写作“适”字。南宫括(适)跟南宫敬叔不是同一个人。一个人有五六个名字,不合常理。

连名字、出处都难以弄清楚,可以说明,这两个人实在是太平凡了。不然,按照他俩孔门弟子加上孔府快婿的身份,是很容易在文献中得到记录的。

前人有一种说法,孔子之所以选择公冶长作为自己的女婿,是为了彰显乱世滥用刑罚、冤枉无辜的弊端,勉励人们正身守法。这说法有一定道理,但仔细想想,也不无问题。首先,用女儿、侄女的一生幸福去表明这样一种态度,值吗?有必要吗?这令我想起一句俗话,“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据考证,这是“舍不得鞋子套不住狼”的讹传。拿自己亲生孩子打狼的猎人,得有多愚蠢、多奇葩!孔子是个游说四方、著书立说的行家,他完全可以通过口说、笔述,表明自己的态度。其次,这种说法跟孔子的思想有相冲突之处。孔子其人,如同石门晨门所言,是个“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者”,是个积极进取的人;按照孔子自己的说法,“朝闻道夕死可矣”,是个把真理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人。孔子所说的“当仁不让于师”,可能是为了追求仁道,死亦不足惧的意思。在选择女婿的时候,孔子却如此胆小、保守,有点说不过去。这等于是,鼓励弟子们不要怕死,要勇往直前,同时却将自己的亲人安排在远离前线的大后方,过安全、太平的日子。

不错,孔子赞赏卫国大夫蘧伯玉“国家有道的时候,出去做官;国家无道的时候,就隐居起来”的处世方法。但是,别忘了,他也肯定了卫国另一位大夫史鱼的无论国家有道无道,都能做到像箭一样正直。

事实上,如果只是为了女儿的人身安全,找一个既没有犯过罪也不会被冤枉的弟子,好过公冶长这样“进去过”的弟子;即使是要替侄女找一个“国家有道时,不被免职;国家无道时,能免遭刑罚”的人,孔门弟子中一定也有更加出色的人选。

另外,孔子一辈子都在苦口婆心劝弟子们要好好学习。他为什么不能给自己的女儿和侄女找一个爱学习的弟子呢?行胜于言,这样做的效果,岂不远远大于苦口婆心的说教吗?

相比之下,南容似乎比公冶长稍强点儿。《论语》里记载,南容曾经向孔子请教过一个问题:“后羿擅长射箭,力大能陆地行船,都死得很惨;大禹、后稷只是从事耕种,却拥有天下。”南容的这一思考,得到了孔子的极口称赞。“君子”,“尚德”,都是好词儿。

公冶长有何过人之处呢?《论语》中除了那一句“虽然他被拘禁了,但他并没有犯他人指控的罪”之外,再也没有别的记载。倒是后代有一种传说:通鸟语。因为这种传说盛行于南北朝至唐朝,时代比较古老,我们不妨信其有。但是,这种旁门左道的技艺,应该是入不了孔子法眼的。孔子本人“多能鄙事”,都是吹拉弹唱之类人间的技艺,而公冶长通鸟语,属于跨类“异端”。孔子在评论长沮、桀溺时,说了句“鸟兽不可与同群”,可见他对鸟兽并无好感,也没有了解的兴趣。

“东床快婿”的故事,家喻户晓。晋朝的郗鉴在建康(今南京)听说琅琊王氏多才俊子弟,于是派门生送信给王导,要求去王家替女儿选婿。王导也爽快,让替郗鉴送信之人直接到王家东厢房去任意选择。王家众子弟听说有此好事,都认真装扮了一番,表现得很端庄。结果,送信人回去后,向郗鉴报告说,王家子弟的确都很优秀,只有一位,坦腹东床,神色自若,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郗鉴一听,就对这位坦腹东床的青年很感兴趣,把女儿许配给了他。这位坦腹东床的王家子弟,便是日后赫赫有名的书圣王羲之。郗鉴择婿,在今天看来,难以理解。但是,符合那个时代部分人的观念:不拘礼节,任诞自然,是士大夫阶层推崇的名士风度。

孔子择婿,是不是有这类不同于今天的时代风尚在起作用呢?看样子是有的。春秋末年,礼崩乐坏,诸侯争霸,社会陷入混乱之中,战争频仍,生灵涂炭,人们过的是朝不虑夕的日子。乱世求安,合乎情理。

但是,正如上文所说,孔门有比公冶长、南容更加出色、安稳的弟子可供选择。可见,这不是全部的原因。

那么,会不会是孔子考虑到女儿、侄女的容貌条件,觉得并不优秀的公冶长、南容跟她们比较般配呢?合情理,但缺乏证据。

仔细揣摩《论语》文句,我觉得,孔子这两个择婿故事的背后,另有隐情。

跟孔子时代相近,春秋时期有个发生在秦国的乘龙快婿的故事。说的是,秦穆公有个名叫弄玉的女儿,绝色,酷爱品箫吹笙。穆公有意将其许配邻国王子。但是,弄玉决意,非通音律、善吹笙之人不嫁。后来,弄玉如愿嫁了擅长吹玉箫的青年隐士萧史。夫妇二人隐居华山多年,品箫吹笙,过着自由、快乐的日子。最后,二人分乘彩凤、金龙,双双飞升成仙。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春秋时期,也有男女可以自主的爱情、婚姻,不一定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一点,《诗三百》中的许多诗篇可以佐证。就是说,孔子择婿,有如下的可能:

女儿、侄女,都是自己先寻下了如意郎君,私定终身;然后,提交父母,象征性地征求一下孔子的意见。女儿相中的是公冶长,侄女相中的是南容。在择婿这事上,不是海选、中选、终选,都由孔子一手包办,孔子只有“yes or no”的表态机会。当然,孔子选择了“yes”。显然,女儿、侄女择婿的眼光,都不怎么高明。因此,孔子认可公冶长、南容为婿的理由,因之显得有些消极,有些勉强——有自我安慰、勉强通过的意味。

                                                       2016-8-4

 

 

 

 

 

 

  评论这张
 
阅读(201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