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圣人之门有是非   

2016-08-02 12:30:00|  分类: 文化,杂谈,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人之门有是非

丁启阵

 

 

有句俗话,叫:寡妇门前是非多。其实,圣人门内也并非一味地月白风清,也有阴晴圆缺,有是非。

孔门弟子那么多,年龄差距那么大,出身不同,贫富有别,性情各异,分歧、矛盾、冲突在所难免。但是,《论语》不是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品,无意揭露阴暗面,无意自曝家丑——实际上,它是以歌颂、宣扬孔门师徒为目的的。因此,同门弟子间的分歧和矛盾、冲突,基本上都不在记载范围。不但弟子间的矛盾冲突不在记载范围,记载弟子间交集情形也不多。不得不说,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那样一个思想自由、活跃的时代,一群好学的人,来自五湖四海,聚集到孔子门下,切磋学问,探讨思想,登山临水,乘着马车,周游列国,到处吃闭门羹,得发生多少有趣的事情!

所幸,《论语》还是留下了一些弟子间矛盾冲突的印记。

孔子可能世故,但不圆滑。实际上,他相当单纯,相当直率。证据之一是:他喜欢在弟子间作比较,作褒贬,不留情面。

一天孔子对颜回说:“得到聘任就把事情做好,没有得到聘任就安心自处,韬光养晦。能做到这样的,只有我和你两个吧。”子路听了不服,就说:“指挥三军,您愿意带谁去?”显然,子路自认勇敢且有军事才能,孔子一定会夸一下自己。却不料,孔子并不顺水推舟,送人情给他,而是说:“只有暴虎冯河那种匹夫之勇,死了都不后悔的人,我不愿意跟他一起。我愿意带的,一定是遇事懂得惧怕,能通过谋划取得成功的人。”神经再大条,子路碰这一鼻子灰,心里应该是不痛快的。

孔子问子贡:“你跟颜回比,谁更好些?”子贡回答说:“我怎么敢跟颜回相比呢?颜回闻一知十,我端木赐只能闻一知二。”孔子对子贡的回答很满意,说:“你真的不如他啊!我同意你的看法,你不如他。”也有人认为,孔子的后一句话应该理解为“你真的不如他!我跟你,都不如他。”不管哪一种理解,这对子贡而言,都不可能是一次愉快的谈话。颜回也许真的很优秀,是公认的首席学霸。但子贡也不是学渣,他的语言修养、外交手腕、经营理财头脑、审时度势能力,都是颜回这个书呆子望尘莫及的。子贡这样的经世大才,以其自信的性格,他会如此谦恭自抑吗?他不过是揣知孔子问话的意图,迎合他老人家一下,哄他开心而已。当然,孔子这样做,可能是激将法,为了刺激子贡更加努力地学习。

假如这样的对话,只有这一次,问题不大,子贡可能不会介怀。但是,孔子拿子贡与颜回作比较,显然不止这一次。还有一次,孔子感慨道:“颜回已经接近成熟完美了,但是,不免于贫穷;子贡喜欢自作主张,但是理财的时候,每每料事如神,能够如其所愿。”事实已经充分证明,真正有才能的人是子贡了,孔子还在那里替颜回抱屈,觉得子贡的成功有侥幸成分。如果子贡足够大度,可以一笑了之;如果子贡较真,心里会认为孔子缺少识人的慧眼。

做教师的,大多喜欢这样把学生拿来比较。受褒扬的,自然是洋洋得意;而遭贬抑的,不免于心中郁闷。而像孔子这么一番话:“高柴(子羔)死板,曾参鲁钝,颛孙师(子张)过分注重外表,仲由(子路)鲁莽。”谁听了都不会快乐。

诸侯小国鲁国的执政大夫季氏家族,财富已经超过大国周朝的执政大臣周公了,而冉求在做他家臣的时候,还在替他集聚财富。孔子于是对其他弟子说:“他不是我的弟子。你们尽可以敲锣打鼓地去抨击他!”孔子这样说,可能有玩笑的成分,但也是真实的想法。这样说,一定会让冉求觉得遭孤立了。孔子有一次开玩笑地批评了一下子路的鼓瑟技艺,马上,其他弟子就对子路不恭敬起来。孔子无奈,只好声明,子路的鼓瑟技艺,虽然没有入室,但已经升堂,相当不错了。这说明,孔子的随口褒贬,对弟子是有相当影响的。

弟子间的直接冲突,《论语》中也有记载。《子张》篇记载了言偃(字子游)跟颛顼师(子张),跟卜商(字子夏)之间的冲突。

子夏的弟子向子张请教交友的问题。子张问他:“你老师子夏怎么说的?”得到的回答是:“值得交往的跟他们交往,不值得交往的就拒绝他们。”子张说:“跟我从孔夫子那里听到的说法不一样:君子应该尊敬贤者,同时宽容庸众,褒扬好的,鼓励差的。如果自己是有智慧的人,对别人没有容忍不了的;如果自己是没有智慧的人,别人就会拒绝我们,哪里有机会拒绝别人呢?”同一个老师,教出的弟子,思想已经有了分歧。子张跟子夏,有了分道扬镳的兆头。

有一天子游说:“子夏的弟子小子们,做打扫庭院、迎送宾客之类的事情,是可以胜任的。但这些都是细枝末节的小事,重要的根本的方面,就没有了。这可怎么办?”这明显有攻讦的意思了。子夏听后,当然大为不满,进行了反击:“呸!言游说错了!君子的教学之道,什么先传授,什么先厌倦呢?好比草木,是有区别的。君子的为人,怎么可能如此随便污蔑他人呢?由易入难,本末兼修,有始有终,这才是圣人呢!

子游对子张也不以为然。他这样评价这位同学:“我的同学子张啊,已经算是难能可贵的了。但是,仍然没有达到仁的境界。”

有人为孔门弟子之间发生分歧、矛盾、冲突,感到遗憾,认为有损圣门盛德。我却认为,这是好事。原因有二:一是,这说明,孔子的学说思想原本是丰富多彩的,有兼收并蓄的空间,有绵延不绝的生命力;而不是单调乏味,无从分化的僵死教条。二是,分歧、矛盾、冲突,有利于各家发挥聪明才智,使各自的思想体系更加完善,更加成熟,有利于扩大儒学的影响。不难想象,如果孔子死后,儒学没有分派(韩非子有战国时期儒分八派的说法:子张之儒、子思之儒、颜氏之儒、孟氏之儒、漆雕氏之儒、仲良氏之儒、孙氏之儒、乐正氏之儒),后来就不可能相互促进,相互激励,人才辈出,获得那么高的地位,形成那么大的影响。

                                                    2016-8-2

 

  评论这张
 
阅读(14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