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立体解读《论语》   

2016-08-20 12:14:00|  分类: 文化,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D《论语》

丁启阵

立体解读《论语》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让看过3D版《阿凡达》、《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智取威虎山》等电影的人,再去看非3D版的同名电影,一定会大失所望。少了身临其境的立体画面,便少了视听感官的冲击和震撼。相反,让看惯非立体电影的人,去看这些制作精良的3D电影,一定会兴奋莫名,惊喜不断,仿佛置身于一个跟自己熟知的世界迥然不同的另类空间中。

其实,不光是声色光影组成的电影有平面、立体之分,就是文字组成的作品,阅读的时候,也是可以有平面、立体之分的。

比如《论语》,就可以有平面、立体两种阅读法。不幸的是,古往今来为数众多的《论语》研究专家和学者,尽管引经据典,尽管争论不断,尽管名家辈出,但基本上都只是把它当做平面的东西去注释,去串讲,去阐述的。因此,这部名列“四书五经”之首、被当做童蒙必读课本的儒家代表著作,就成了白蜡,成了催眠药,令千百年来、难以计数的学童在阅读的时候,只觉其枯燥乏味,昏昏欲睡,苦不堪言。殊不知,一万五千余字码成的《论语》,所描写、所反映、所呈现的,原本是一个丰富多彩、跌宕起伏、生动有趣的立体世界。

谓予不信?请看下边几个例子:

 

子曰:“君子谋道不谋食。耕也,馁在其中矣;学也,禄在其中矣。君子忧道不忧贫。”(《卫灵公》)

 

专家学者经过考证,分析,会告诉我们,这一番话的意思是:君子谋求学术上有所成就,不谋求衣食上豪华奢侈。耕种田地,会饿肚子;钻研学问,则俸禄自来。君子只担忧得不到学术成果,不担忧得不到财富。基本意思当然大致不差,但是它脱离了富有层次、立体的原文原意,孔子对当时社会财富分配不人道现实的认识与直面,对自己学生毕业后就业、成家、养家糊口难易的关切之情,种种可能令人感到亲切、温暖的情愫,统统被过滤掉了。原本充满感情、闻者动容的话语,就这样变成了空洞乏味的说教,令人厌烦。

 

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雍也》)

 

这一番话,专家学者的兴趣,可能会集中在考证颜回到底比孔子小多少岁,享年几何。没有人关心,鲁哀公是怎样的一个君主,孔子在什么情况、什么心情下,这样回答鲁哀公的问话。著名学者杨伯峻先生的注本是这样翻译的:“鲁哀公问:‘你的学生中,哪个好学?’孔子答道:‘有一个叫颜回的人好学,不拿别人出气;也不犯同样的过失。不幸短命死了,现在再没有这样的人了,再也没有听过好学的人了。’”字面意思,当然没有讲错。但是,所有背景、情景信息都被抽调了的问答,干巴巴的,只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孔门只有一个颜回是好学生。

这怎么可能呢?用脚后跟都能想得到,事实决非如此。孔门三千子弟、七十二贤者,有的是好学之徒。真实的情况,可能是如下之一:一、孔子借机向鲁哀公进谏,因为鲁哀公有迁怒、贰过的毛病。针对听话者的特点,作出不同回答,是孔子的语言艺术。《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记载,冉求和子路先后请教同一个问题:赈穷救乏的事情,是否听到后应该马上行动。孔子跟冉求说的是“行之”,而对子路说的是“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另一个弟子子华感到奇怪,问孔子为什么不一样的回答。孔子说:“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二、颜回夭亡不久,孔子正在悲痛中,痛不择言,一时只想到颜回不迁怒、不贰过这两个优点。《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鲁哀公跟孔子的这一番问答,是紧接在颜回死、孔子痛哭情节后边的;对孔子的事业有莫大帮助的颜回,他的优点岂止这两个!三、某个(些)不争气的学生因为“迁怒”“贰过”,惹到了孔老师,孔老师正在气头上。不管哪种情况,我们都应该透过文字,看到孔子愤怒的表情,听到孔子急促的喘息。

 

卫公孙朝问于子贡曰:“仲尼焉学?”子贡曰:“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子张》)

 

这一番话,对注释家而言,“卫公孙朝”四个字是个兴奋点。因为,春秋时期,有好几个人都叫这名字,除了卫国这一位,鲁国、楚国各有一位,郑国名臣子产有个兄弟也叫这名字。说明这四个字之后,就是串讲。无非是告诉人们,子贡在说明孔子的学识来源。一言以蔽之,曰:孔子是史上最善于自学成才的人。

显然,这是平面阅读法。立体的阅读至少是这样的:孔子惹出过一生最大绯闻的国家(子见南子),一个恩怨是非纠缠不清的国家,一个叫公孙朝的大夫,企图从学历上打击一下孔子师徒,等于对子贡说:你家老师,学问不过是道听途说的野狐禅。这种明显的挑衅,子贡当然要不客气地予以迎头痛击。

文武之道,名头天一样大,足以压死挑衅者;贤者、不贤者,并非泛泛之论,乃实有所指,不贤者就是指挑衅者公孙朝;最后两句设问,自问自答,不容商榷,不给问话者丝毫继续质疑、反诘的机会。如果公孙朝是友善之辈,诚恳发问,子贡应该是不会用这种凌厉语言作答的。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於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学而》)

 

这一番话中,子禽何许人,有不同说法。汉朝训诂名家郑玄认为是孔子学生,但是,有人根据《史记·仲尼弟子列传》未载此人,认为不是孔门弟子。我赞同后者。

我的根据是:子禽的问话,“他老人家一到哪个国家,必然听得到那个国家的政事”,貌似寻常,其实来者不善。请将其放在群雄争霸、生死存亡瞬息万变的春秋这个军事时期(那必定是谍情纷飞的时代),结合孔子师徒为了兜售自己周游列国、到处拜谒君王将相的背景(很容易涉及军政机密),不难看出,他不是一般性的求知,或者好奇,而是别有用心的刺探。

刺探什么?刺探孔子是否在各国都潜伏了特务,安插了线人。显然,这是一句危险的问话。因此,反应敏捷、善于辞令的子贡就以大力颂扬孔子美好品德(温良恭俭让)为策略,进行辟谣。意思是,我们伟大的孔老师是不屑于干这种偷鸡摸狗勾当的!

苏东坡有诗句曰“赋诗必此诗,定非知诗人”,有人仿造道“论诗必此诗,必非知诗人”,似乎也说得通。但是,我上述所举例子,并不意在强调某种具体的解读结果,而是想要说明一种新的阅读方法:正确理解言简意赅的《论语》语句,最好像观看3D影片一样,尽量把它们放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中,尽量多地引入语境和跟语境相关的信息,即加以立体的审视、理解,才有可能接近接近原意,接近真相,读出人情世态,读出喜怒哀乐,读出勾心斗角,读出狼烟四起,读出礼崩乐坏。这样做有一个好处,古文阅读将不再枯燥乏味,而变得生动有趣,引人入胜。                              

 

    

  评论这张
 
阅读(25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