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孔子主张的“直”   

2016-08-16 09:34:00|  分类: 文化,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子主张的

——一种人性的困境

 

丁启阵

 

孔子主张的“直”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图片来自网络

   

    孔子竭力宣扬仁、恕、爱、礼等品德修养范畴的观念,人尽皆知。这些观念,加上中庸之道,使得孔夫子给予民众的印象,是温情脉脉而舒缓迂阔的。

而实际上,这只是孔子的一个侧面,他也有威猛果断雷厉风行的另一面。孔子担任大司寇之初,即以五大罪状,诛杀鲁国大夫少正卯——他也是孔子办学的竞争对手;公元前500年齐鲁夹谷会盟,兼摄相事(不是宰相,是掌管外交事务的傧相)的孔子,文事武备,粉碎了齐景公的阴谋,迫使齐国归还部分侵占的鲁国领土;公元前498年,为了维护君权,派子路实施“毁三都”计划——拆毁鲁国执政大夫季孙氏的费邑、孟孙氏的郕邑和叔孙氏的郈邑。这些行为,足以证明,孔子决非一味温文尔雅的儒者。不难想象,倘若孔子仕途顺利一些,做官的时间长一些,他会有更多威猛果断的政绩。

对此,熟读《论语》的人,应该不会感到奇怪。因为,除了仁、恕、爱、礼等观念,孔子也很推崇“直”的观念。可能是因为这个“直”的观念,跟仁、恕、爱、礼等观念看起来不太合拍,被后来的儒学继承者们忽略了,当然有可能是故意忽略的。

什么是“直”呢?

孔子说“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意思是人生下来的时候原本都是“直”的,那些“罔”人之所以也能生下来,是因为他们侥幸逃过了劫难。由此可见,孔子的“直”是指人类一种未经熏染的优良品质,正直无邪的意思。这里,“直”跟“罔”相对立。

有人说一个叫微生高的人很直。孔子不同意,他的证据是:有一次,有人跟微生高要点醋。微生高自己家里没有醋,跟邻居要了再给人家。孔子的意思,自己没有就告诉人家没有,这才是直,跟邻居要了再给人家,不能算直。可见,直就是坦诚的意思。

跟直对立的,还有枉。鲁哀公问怎么做,百姓才能心悦诚服。孔子回答他“举直错诸枉,则民服”,反之,则不服。樊迟不明白“知人”什么意思,孔子解释说:“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意思是,假如君主任用了正直的君子(像舜任用的皋陶,商汤任用的伊尹),歪门邪道的小人就没有了使坏的机会,风气就正。

跟直同类的概念有恭(恭敬)、慎(谨慎)、勇(勇敢)、愿(厚道)、信(诚信)、质(质朴)、知(智慧)等。《论语》中,孔子说过下边这些话:

 

  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泰伯)

  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泰伯)

  夫达也者,质直而好义,察言而观色,虑以下人。(颜渊)

  恶徼以为知者,恶不孙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者。(阳货)

 

可见,在孔子的思想体系中,直的地位不低。

    孔子所敬重、推崇的人物柳下惠,就是一个直道而行的人。孔子向弟子们讲述过如下的故事:柳下惠做典狱吏时,数次遭到贬黜,有人问他为什么不辞职离去。柳下惠回答说:“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微子)意思是,正直地待人做事,在哪里都会遭到贬黜;能屈能伸,在哪里都能吃得开,没有必要离开家乡。

    有人问:“以德报怨,怎么样?”孔子反问:“拿什么报德?”孔子主张“报答”应该与得到相对等,即礼尚往来。他人待我以仇敌怨恨,我报答他仁义道德;那么,当他人待我以仁义道德时,倘若也不过是仁义道德,岂不是没有区别了?倘若反而是仇敌怨恨,那更加说不过去。孔子主张的是:以德报德,以直报怨。以直报怨,其实就是以牙还牙。

  

    当然,孔子并不认为直已经是一种完美无瑕的品德了。他说:

 

      直而无礼则绞。(泰伯)

      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阳货)

 

孔子认为,与生俱来的直,只有经过礼仪的学习,接受礼仪的约束,才会有从容舒缓的气度,不至于动辄造成紧张的气氛。现实生活中,我们都有体会,过于直率的人,是很容易给他人造成紧张难堪局面的。

    有个叫孺悲的人,求见孔子。不知道什么事得罪了孔子,孔子不想见他。于是借口身体有病,拒绝会见。但是,传话的人刚刚出门,他就拿过一把叫瑟的乐器,自弹自唱起来。目的是,让孺悲知道,自己是不想见他。以身体有病拒绝会见,是礼仪;拿了瑟自弹自唱,是直。孔子做到了直而有礼。有人说,孔子这样做,可能就是对孺悲的一种教育,身教。《礼记》记载,孺悲曾受鲁哀公派遣,向孔子学习士丧礼。

    孔子主张的直,是有人情味的,不违背孝道的。楚国贤人叶公高对孔子说,自己的家乡叶县有个以直著称的人,名叫躬(也有人认为通弓),他父亲偷别人的羊,作为儿子的他就站出来证明此事。孔子回应说,他的家乡对于直的理解不是这样的:父亲替儿子隐瞒,儿子替父亲隐瞒,本身就是一种直。

    孔子肯定的这种孝道笼罩下、富有人情色彩的直(诚实),从法律上讲,是包庇,是犯罪。但是,过于正直诚实,亲人的任何“犯罪”行为,都毫不留情地加以揭发举报,所谓大义灭亲,也有违人性。抉择之难,不亚于母亲媳妇同时落水先救谁的问题。

 

    著名演员王宝强发表“离婚声明”,于半夜时分、十分“正直”“诚实”地将家丑外扬,成为文明古国近日的第一热议话题,风头超过了举世瞩目的巴西里约奥运会上中国队的金牌进展和个别游泳运动员的药检阳性丑闻。有朋友建议我也写一写“王宝宝”的事。清官难断家务事,再者,偷情、争财产、闹离婚,都是自古以来随时随地上演的桥段,没有什么新鲜感;热闹只是因为人们生活得太无聊了,需要来点刺激,正义凛然大都是一种表演,骨子里还是幸灾乐祸的成分更多一些;过一阵子必然归于平静,平静得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近期正在想着的关于孔子、《论语》的诸多问题中,孔子推崇的“直”的观念问题,跟这个热议的话题似乎有点关系,可以引起大家的思考与讨论。因此,便暂时撇开别的话题,将其先行写出来。这也算是我对“王宝宝”事件的一种关注,一点看法吧。

                                                    2016-816

  评论这张
 
阅读(26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