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羞言少作  

2016-07-04 08:0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辈人有句话,叫:羞言少作。这句通常在他人夸赞其成名作时说的话,有谦虚的成分,也可能是实情。近日清理家中杂物,对此有真切的感受。

清理杂物,面临一个问题:如何处理几摞旧作手稿?

这些手稿中,有学术论文,有散文随笔,也有中短篇小说。它们都是十五六以年前钢笔写作年代,我一笔一划写出来的,是纯手工作品。不敢说呕心沥血,确实曾经废寝忘食;不敢说文采飞扬,可以保证文从字顺;不敢说有多深邃,只是曾经寄托梦想。

这些手稿中,有一部分是正式发表、出版过的作品,包括学术论著和散文随笔,弃之不足惜。我没有让博物馆、纪念馆收藏、展示的奢望。

有两篇不曾发表过的学术论文初稿,当初的确下了许多工夫去收集资料。今后如果有时间整理,估计可以作塞责之用。再说,数万字而已,篇幅不大,且稿纸轻薄,搬运不甚费力,收藏不太占空间。几秒钟的迟疑后,我决定留下。

比较难办的是,三本书稿和四五个中短篇小说。三本书稿中,有一本当年南方某出版社不但列入出版计划,甚至已经发了征订书单,只是因为订数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出版搁浅。有一本北方某高校出版社审稿通过后,提出一个条件,作者赞助四千元。当年对我而言,这不啻是一笔巨款,因此作罢。我们那个年代念中文系的,谁不曾做过作家梦呢?那三四个中短篇小说,是我少年时期作家梦进入中年之初一阵挣扎的产物。其中一个中篇,有朋友认为写得不错,给推荐到李国文先生手里。李国文先生也表示认可,转荐给了《人民文学》;没有回音后又转给南方某省大型文学杂志,该杂志主编也是位有名的小说家,提出一个修改要求,将悲剧结尾改为喜剧结尾,即光明尾巴。我觉得,这违背了我写作该中篇的初衷,没有答应。假如,当年李国文先生没有从《小说选刊》主编位置上退下来,这篇小说就有可能在赫赫有名的《人民文学》上发表;假如我同意改成光明尾巴,我也算是发表过小说的人。从那之后,一发不可收,摇身成了个小有名气的小说家,也不无可能!

是弃,是留?这是个问题!我的苦恼仅次于丹麦王子哈姆莱特。

经过五六分钟内心激烈的斗争,审慎的权衡,我郑重决定:弃之。(此处有泪光)

理由是,如果我现在或以后再写,一定会写得更好。学术著作是这样,中短篇小说也是这样。没准,将来我还写个长篇小说玩玩呢。

经过这一番弃留抉择,我对杜甫诗集中为何很少三十五岁前的作品,对陶渊明五十而觉四十九非,有了更加真切的认识,对羞言少作四个字有了更苛刻的检验方法:你愿意一把火烧掉自己青少年时期的所有作品吗?

敢,说明你有舍得的胸襟,谦虚是真诚的;不敢,说明你没有进步,缺乏自信!

  评论这张
 
阅读(73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