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被孔子骂成朽木粪土的弟子是个怎样的人   

2016-07-28 08:10:00|  分类: 杂谈,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孔子骂成朽木粪土的弟子是个怎样的人

丁启阵

 

相传孔子一生,招收弟子超过三千人。从《论语》的记载看,孔子骂得最狠的弟子,莫过于宰予(字子我,所以也叫宰我)。孔子有一次发现他白天在寝室里睡觉,大发雷霆,用“朽木不可雕也”和“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两个比喻,加以痛骂。痛骂之余,意犹未已,还说自己从宰予开始,改变了评判人的办法——从“听其言”变成不但听其言还要观其行——言外之意,宰予是孔子平生遇到的第一个言行相违的人。

骂得最狠,不一定是最差的弟子。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父母对子女,教师对弟子,都有这样的现象:期望愈高,责罚愈严。对真正的差等学生,教师不会抱有任何期望,因而也无失望可言。自然不会生气,更不会责骂。孔子痛骂宰予,可能正是由于他欣赏宰予,认为宰予是可造就之才,对他寄予了厚望。因此,当宰予的行为令他感到失望时,难免情绪激动,破口大骂。

这从孔子所定的一个弟子排行榜,即被后代称为“四科十哲”的孔门高足名单,可以得到印证。孔子分德行、言语、政事、文学四个门类,将跟随自己周游列国,吃过苦、经历过危险的弟子,排了个光荣榜,列举了他认为最优秀的十位弟子,宰予名列言语门类,跟子贡(端木赐)并列。

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孔子痛骂宰予,事情发生于列“四科十哲”弟子榜之后。换言之,列弟子榜的时候,孔子还是欣赏宰予的,还是相信宰予说的话的。对宰予感到失望,是后来的事情。孔子渐渐发现,宰予只是会说漂亮话,行动方面却懒惰散漫,一点儿也不积极,不上进。

我认为不会是这样的情况。宰予善于言辞,应该是当时众所周知的事实,孔子抹杀不了,也无意抹杀。《孔子家语·子路初见》“宰我有文雅之辞”,《孟子·公孙丑上》也有“宰我、子贡,善为说辞”的记载。《孔子家语》和《孟子》的说法,可能是根据《论语》而来的,也可能是另有所据。但是,从《论语·阳货》记载宰予跟孔子争论守孝时间应该是一年还是三年时的表现看,宰予的确是个“善为说辞”的人。宰予说:“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论语·八佾》篇记载的宰予回答鲁哀公关于建社种什么树的问题的话,“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更是可以看出,宰予擅长言辞的同时,还相当博学和机智。夏商周三代,建社用什么树木,他都清楚(当然也有可能是他随口杜撰的);用松、柏、栗分别暗指治国政策的宽松、紧迫和使人战栗。就是说,宰予知道鲁哀公问社的真正意图,是想要削弱季氏、叔孙氏、孟孙氏三家的藩;因此,巧妙利用词语谐声,提出了使用“使人战栗”方法的建议。即,鼓励鲁哀公收拾把持鲁国国政的三家大夫(三桓)。

此外,根据《史记·孔子世家》的记载,宰予也不只是擅长言辞,他还有别的才能。楚昭王想要给孔子封邑,令尹子西加以劝阻。劝阻的理由是,楚国都没有比得上孔子几个杰出弟子的人才,给孔子封邑,“非楚之福也”。令尹子西列举的孔子四大弟子,子贡、颜回、子路、宰予,他们分别被认为具有“使使诸侯”(外交)、“辅相”(宰相)、“将率”(将军)、“官尹”(幕僚长)方面的才能。就是说,宰予在人事组织方面有杰出的才能,这一点连楚国人都知道。

但是,关于宰予,《论语》中还是有明显的负面评价倾向。在宰予回答鲁哀公夏商周建社种什么树那件事传到孔子耳朵里,孔子不以为然,说“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意思是,宰予不该妄议夏商周的治国措施。有一次,宰予问孔子,当仁爱之人听到“有人掉井里”的话时,会不会马上跳进去救人。结果,被孔子尅了一顿。孔子说,“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意思是,宰予的假设,那是陷害、欺骗仁爱之人。还有,跟孔子进行关于父母死后子女守孝时制的对话时,孔子对他进行了声色俱厉的批驳,骂宰予不仁。

总的来说,孔子对宰予是厌恶大于喜爱。但我认为,孔子不喜欢宰予的原因,并非《孔子家语》中所说的宰予“智不充其辩”(智慧跟他漂亮的言辞不相匹配),而是因为宰予在一些问题上,跟孔子的意见不合,喜欢独立思考。其中,关于守孝时制问题,是一次激烈的交锋。

 

宰我: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

孔子: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

宰予:安。

孔子: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

(宰我出。)孔子: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整个对话,宰予申述自己观点,是有理有据的;而且,所据的,除了孔子平时所反复强调的礼乐维护问题,还有农事更迭、生活安排的问题,考虑相当周全。而孔子的驳斥,有明显的个人情绪,人身攻击的意味很重,没有多少讲道理的成分。孔子当时的表现,基本上可以用“气急败坏”四个字加以形容。从辩论的角度说,宰予明显占了上风,孔子是输的一方。康有为认为,三年守孝期的规定,是孔子制定的,古礼是一周年的期限。如果康说属实,孔子的“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有信口开河之嫌。可见,宰予的想法,可能是符合古礼制度的。孔子主张三年为期,当然也有其原因。比如说,为了矫正当时人们普遍不讲孝道的现实。但是,宰予主张一年为期,也不能算错,不能因此就被扣上不仁不孝的大帽子。在平均寿命只有二三十岁的上古时代,青壮年时期守孝三年,的确会很耽误很多事情。

不难看出,宰予不但有口才,有能力,思想还很活跃,有不同于老师的观点。正是由于最后一个特点,使得孔子以及其他孔门中人,都不太待见宰予。发展到后来,甚至编造出一个宰予不得好死的说法:日后宰予做了临淄大夫,因为参与田常作乱,被陈恒杀死。孔子因此引宰予为自己的耻辱云云。这种记载在《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的说法,是不可靠的。唐代学者司马贞怀疑,这是把阚止的故事,张冠李戴,误系在宰予名下。误系的原因是,阚止也字子我。

  评论这张
 
阅读(327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