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游泳往事之风气大变   

2016-07-22 10:2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泳往事

丁启阵

 

时当夏季三伏时节,南方数省暴雨成灾,人或为鱼鳖;暴雨洪灾正向北方蔓延,山东、河北、北京等地气象部门,相继发出了汛情警报。此情此景,我不由地想起了游泳的重要性,想起了自己学习游泳的往事,想起了老家村庄在我们这一代游泳风气突变的历史。

我们村是个只有六百多人口的小村庄。村庄位于一条山谷中,三面环山,背山面溪。江南地区,滨海县份,水资源比较丰富。按照苏东坡的说法,“南方多没人”(南方有很多识水性会游泳的人)。但是,说来奇怪,在我们这一拨人之前,准确地说,196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中,会游泳的,全村不超过二十个人;而196070年代出生的上百个男孩,基本上都学会了游泳。不会游泳的,屈指可数。也就是说,成村有数百年历史的小村庄,到了我们这一代,游泳这项体育运动,突然间得到了推广普及。比如我家,我和两个弟弟,都早早地学会了游泳;而我们的父亲,终其一生,都是个不折不扣的旱鸭子。

不会游泳的父辈,对水,对水库,对池塘,对江河,都有敬畏之心。他们大多反对自己的下一代去学习游泳,唯恐我们淹死。我父亲这种敬畏心理尤其严重,加上我又是长子,因此禁止我游泳的力度非常强大。每次发现,“吃柴”(用荆条、木棍之类抽打)难免。我父亲打我,与众不同,不用荆条木棍,也不随手抓起锄头棍棒,劈头就打。他很讲究,只用小竹鞭,抽打我的小腿肚子。没有生命危险,不会有后遗症。但是,疼得火辣,钻心!

尽管如此,我还是跟其他家长管教并不严格的同龄孩子一样,早早地学会了游泳。几乎可以说,会走路,基本上也就会游泳了。

游泳一事上的这个代际巨变,是怎么造成的呢?

分析原因,其实简单,很老套,那便是:天时,地利,人和。

众所周知,1960年代初期,是我国人口出生的高峰期。因此,我们这一拨,人多势众。单是跟我同岁的,村里就有二十来个。村小学开学,前边的年级需要拼班上课,我们年级坐了满满一教室。跟我前后日子出生的孩子,就有好几个。有一天,父亲以为在村口水埠头蹲着玩水的人是我,冲过去就要动手。那孩子的父亲正好在旁边,质问我父亲为什么要打他孩子。那孩子一抬头,我父亲也发觉搞错了,连忙道歉。我阴历八月十五出生,那孩子八月十六出生,只比我晚一天,个头也跟我相似。从背后看,根本分不出来。这个小插曲,生动地说明,我们这一茬孩子,多得连亲生父亲都有些分辨不清。人多人才多,自然会有几个特别调皮,特别能玩的;人多力量大,一大群孩子,相互鼓动,就敢于跟父辈抗衡,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直白地说,有人带头游泳,大家一块淘气,就能在跟父辈的斗争中取得胜利。这,可以叫“人和”。

背山面溪的小村子,虽然不像典型的江南平原地区那样,有纵横交错的河浜,星罗棋布的湖泊。但是,因为家乡农作物以水稻为主,讲究自流灌溉,需要在较高处修建水库、池塘。所以,光是村北山麓一带,就有大小六七个用于灌溉农田的小水库,小池塘。位于村子东边、南边,为全村饮用水源的水库、池塘,最多的时候,有四口。村东头,有个其实不深但名字叫“深塘”的小池塘,专供水牛夏季洑水洗浴之用。至于水稻田阡陌之间,大小水井,也有十来口。田间水井,自然不是游泳的地方,一是太小,扑腾不开;二是多有蚂蟥,会叮咬得人到处流血。后山的水库、池塘,我们一般不去游泳。原因多样:靠近坟场的,地势凶险,我们觉得脏,觉得恐怖;拦截山坑流水建成的水库,水下地形复杂,水质冰冷,即使是夏天,“激骨头冷”,没法下水;纯粹由人工挖掘而成的蓄水池塘,池底、池壁都是黄土淤泥,稍一搅动,便浑浊不堪。深塘当然也没有人会去游泳,常年冒着扑鼻的牛屎味儿,人进去一扑腾,泛起的都是陈年牛屎。虽然农村人不讨厌牛屎,但让其进入口腔肠胃,还是不愿意的。我们游泳的地方,就是那几个饮用水源的水库、池塘。这几个水库、池塘,都位于平坦、开阔的溪滩地带,底部都是经过溪流冲刷淘洗、洪水中翻滚过无数个跟头的沙石,洁净,圆滑。总之,水质清冽,水温合体。其中有口池塘,位于桑园中部,水深一两米,狭长形状,是极佳的天然泳池:游泳技术好的,可以长向来回游;技术、体力差些的,反复横渡;游的时间长了,饿了,可以摘些桑葚充饥——那桑葚,味道比现在城市水果店里卖的,好得太多,儿时的我们经常吃得唇舌发紫,肚子发胀。这些,可以叫“地利”。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很快,成人世界陷入混乱之中。乡村也不例外,我们这一拨孩子的父辈,已经不能像他们的父祖辈那样,安心耕种,本分做人。他们得参加自己根本不懂的政治运动,莫名其妙地被划分成不同的派别,斗来斗去。武斗最凶的那一两年,午后时分,常有一两辆军用卡车开到村里,父亲就会跟着本村他的同龄人,上车呼啸而去。转天,或者过两三天才回家。偶尔,会带回来一些战利品。父亲只给我带回过铅笔小刀之类东西。有个当时没成家的后生,拿回来一件军大衣,孝敬了他父亲;他父亲像个电影里的老革命,披着军大衣,在村中踱步,神气了两三年。一个邻居大块头,论起来我该叫他大伯,背回来一面大洋鼓,没有鼓槌,大家就纷纷脱下鞋子,一顿乱敲。父辈忙于政治运动、忙于武斗的时候,正是我们学习撒野的少年时期。因此,我们有了一定的自由,不必像从前的人们那样,早早地进入土里刨食的农民角色,终年没有闲暇时候。玩弹弓,下水游泳,上树掏鸟窝,像猴子一样相互追逐,上房揭瓦,爬毛竹,爬电线杆,跟邻村的同龄人以小石块为武器弹药隔溪开战,什么危险的事情,都有机会尝试一番。与此同时,我们这一批孩子,赶上了上学的好时候。相当一部分人,有机会念完小学以后接着念中学。就是说,可以到村子以外的地方去念书,去结交朋友。两年初中和两年高中,我们有时间,有自由,到更多更大的水库、池塘去游泳,跟大村庄的同学们切磋游泳技术。游完泳,再去学校上课,不容易被父母发现。这对我而言,简直是天赐良机。这些,可以说是“天时”。

实际上,1950年代末期,比我年长四五岁那一批人,曾经也作过发展游泳运动的努力。但是,他们运气不好,其中一人,怂恿了几个小伙伴跟他一起去村后一个池塘游泳时,淹死了。这成了父辈禁止他们学习游泳的重要理由。他们本身,可能也产生了心理阴影。总之,他们那一茬人,此生以旱鸭子身份终老的,占了大多数。

我们之后,村里的人们对游泳不复心怀恐惧,游泳已经成为一件寻常之事,孩子们想学游泳,父母不但不会加以反对,还会大力支持。可以说,8090后的孩子,拥有了比6070后的我们更好的天时与人和条件。但是,他们没有了我们当年的地利。随着乡镇企业和农村住房建设事业的发展,原先那些清澈见底,见鱼,可供游泳的水库、池塘,污染的污染,填埋的填埋。天然游泳池,一个都没有了。想要学习游泳,他们得到二十公里外的县城,找个游泳池。或者,到外地上中学、上大学以后,再开始学习游泳。

据说,现在村里的孩子,跟我们的父辈似的,大部分人都是旱鸭子了!

                                                        2016-7-19

 

 

  评论这张
 
阅读(109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