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当孔子的儿子遇到“狗仔”   

2016-06-04 22:48:00|  分类: 文化,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孔子的儿子遇到“狗仔”

丁启阵

 

陈亢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乎?”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陈亢退而喜曰:“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论语·季氏》

 

《学而》篇的讲解中,我已经指出,陈亢(姓陈,名亢,字子禽)应该不是孔门弟子,也不是子贡的弟子,因为他对孔子缺少应有的尊敬。

用今天的眼光看,此人更像是娱乐小报的记者——专门刺探名人隐私的“狗仔”。此人在《论语》中先后三次现身,都是不怀好意地有所刺探。除这一次外,还有两次:一次向子贡刺探孔子为何每到一个国家都能了解该国政事,一次质疑子贡对孔子过于恭敬。

正如孔子是教育界的祖师爷,陈亢也可谓是娱乐界“狗仔”的祖师爷。

不过,这位“狗仔”似乎运气不太好,子贡和孔鲤,都不是省油的灯,都是擅长言辞、善于应对之人。因此,每一次他都没有刺探到什么爆炸性的新闻,而都是义正词严、冠冕堂皇的答复。

这一次,陈亢想要刺探的消息是:孔子在传授知识的时候是否有私心,给自己的儿子孔鲤(字伯鱼)开小灶。

陈亢遇到孔鲤时,当然不是直接问他:“你父亲给你开小灶吗?”而是用了一种好奇的语气,问:“您在令尊那里听到过特别的内容吗?”

尽管这位“狗仔”用了较为隐蔽的方式提问,但他的不良居心还是被孔鲤识破了。

孔鲤的回答是:“没有。有一次,父亲独立在庭院中,我小跑着路过。父亲叫住我,问:‘学习《诗》了吗?’我回答:‘还没有。’父亲说:‘不学习《诗》,就没法说话。’我只好回去后就开始学习《诗》。后来又有一次,父亲独立庭院中,我又小跑着路过。父亲又叫住我,问:‘学习《礼记》了吗?’我回答说:‘还没有。’他就说:‘不学习《礼记》,就没法站立。’我回去后就开始学习《礼记》。如果说,这可算特别的内容,总共就两次。”

最后几句,“陈亢退而喜曰:‘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我怀疑是辑录《论语》的孔门弟子的臆想。不怀好意的陈亢,没见有好学之心的陈亢,孔鲤的回答,丝毫都没有满足他的好奇心;再者,孔子与孔鲤的对话,一点也不私密,没有任何爆料价值;他回去以后,怎么可能会因为“问一得三”而高兴呢?

上边说孔鲤是擅长辞令、善于应对的高手,何以见得?有两点:一是,两次说孔子“独立”;二、使用问答体语言。两次说孔子“独立”,表明当时没有其他任何人在场,是父子单独相处。这种情况,是最适合开小灶、传异闻的;使用问答体,不用转述语言,表示是当时场景的真实再现,由不得陈亢作任何质疑。

这个“狗仔”,遇到孔门擅长辞令的高足子贡,遇到孔子的儿子孔鲤,显然没有占到便宜。反而,于无意中干了有利于孔门的事情,给孔门提供了几次发表严正声明的机会。因此,被记载在《论语》中。合理想象,他应该还向其他孔门弟子刺探过情况,很可能也曾经得手过若干次,在当时的社会中爆过料,甚至可能轰动一时。只是因为,那些爆料,不利于孔门形象,被孔门弟子有意忽略了。这正如,小报上的明星八卦消息,时过境迁就没有人关心,被彻底遗忘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588)|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