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杜甫遭遇冰火两重天   

2016-06-15 01:33:00|  分类: 杂谈,旅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甫遭遇冰火两重天

丁启阵

 

2016年春节期间,在老家附近逛景,邂逅一座杜氏宗祠。

 

杜甫遭遇冰火两重天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老家附近杜氏宗祠


    说是邂逅,其实并不十分准确。因为,几次驱车去戚继光抗倭古城桃渚城玩,都瞥见过树立在省道边的“杜氏宗祠”的牌子。褐底白字的牌子,使我以为是一处有名的古迹;更重要的是,我曾花过多年时间研究杜甫及其诗歌。因此,心里不由地漾起一股特别的亲切感,动过两三回往观的念头。但是,两次准备返程路过时去看一下,又都因为没能找到指示牌,与其失之交臂。某日,去一个生态古村落游玩的路上,意外发现,这个杜氏宗祠就坐落于进古村落前的道路边。

从古村落出来,我把车子停在祠堂前开阔的停车场上。一下车,我就暗暗吃了一惊:偏僻的小山沟里,竟然藏着一座如此富丽堂皇的杜氏宗祠!这个时候,我的心里有种美滋滋的感觉。说白了,有点儿自豪。

但是,这自豪并没有持续多久。进了宗祠大门,在里边转了一圈,我没有发现任何跟诗人杜甫有关的迹象。宗祠大厅东西两侧的墙壁上,挂着几副镜框,里边有介绍杜氏先贤的文字。我浏览了一遍,没有发现杜甫的姓名。我以为这跟宗祠修建者的传承支脉有关。这座杜氏宗祠,是当地杜姓百姓集资修建的。当地杜姓百姓,相传是曾任南宋宰相的杜范的后裔。但是,浏览了一下墙壁上的杜氏先贤简介,发现并不以杜范一系为限,也有比杜范还早的。比如唐代的,就有杜黄裳、杜元颖、杜忡等。说实话,差不多跟杜甫同时代的这几位被杜氏后裔视为先贤、引为骄傲的杜氏祖宗,我一位也不熟悉。

在我看来,这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于是,认真地看了一遍这些介绍文字,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进这个贤祖先榜的条件是,担任过国级领导职务。杜甫平生最高职级是“检校工部员外郎”,只是个从六品的虚衔,当然没有资格入选!

怀着失望的心情离开杜氏宗祠以后,每次想起那条偏僻的小山沟里矗立着一座高大宏敞的仿古建筑,我的心里就会感到别扭。

本以为,这别扭的心情,会随着时光的流逝,会因为时过境迁,而渐趋平淡,直至遗忘。

但是,将近两个月之后,我应邀参加陕西省有关方面组织的“寻找精神文明标识之旅”活动,由西安辗转到了陕北。在距离老家近两千公里远的延安,有一个地方,一处古迹,突然将我已经接近淡忘的别扭,重新勾了起来,十分清晰、无可遁逃地悬挂在我的眼前!

这个地方,是延安市宝塔区七里铺东;这处古迹,名叫杜公祠。顾名思义,这是纪念诗圣杜甫的祠堂。据推测,大约始建于宋朝。因为,附近石壁上刻有宋代名臣范仲淹题写的“杜甫川”三个字。

 

杜甫遭遇冰火两重天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延安杜公祠   图片来自网络

杜甫既不是诞生在这里,也不曾在此地任职,更不是死葬于此地。为什么这个地方会有纪念杜甫的祠堂呢?原来,传说杜甫因为安顿家小、探亲,曾两度路过延安,曾于当年是个大石湾的此处枕鞋歇息。

考证起来,大概是这样的:天宝十四载即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后,时任右卫帅府胄曹参军的杜甫一家,生活陷入艰难之中。为了逃避战乱,也为了减轻负担,次年5月,杜甫携家带口经过艰辛的跋涉,到鄜州(今延安富县)羌村落户暂居。为了到灵武(在今宁夏银川附近)朝觐新登基的唐肃宗李亨,杜甫从羌村出发,向北经石门,过徐寨,上万花山,到达延安七里铺。途抵安塞芦子关附近时,不幸被叛军捉住,押往长安。九个月后,即公元7574月,杜甫终于冒着生命危险,逃出围城长安,从小路穿越两军对峙的防线,投奔肃宗临时朝廷所在地风翔,“麻鞋见天子,衣袖露两肘”。赤胆忠心感动了肃宗,被任为左拾遗。不久,便因为上书替布衣之交、时任宰相的房琯说情,得罪肃宗,差一点遭受牢狱之灾。经过宰相张镐等的据理力争,牢狱之苦免去,但仕途却从此不顺。先是被冷落,靠边站,被“恩赐”回州羌村探亲。后来,又被贬斥为华州司功参军。回羌村探亲,再一次路过延安。这一时期,杜甫创作了《三观水涨》、《晚行口号》、《玉华宫》、《避地》《得舍弟消息》《羌村三首》、《北征》、《彭衙行》、《喜闻官军已临贼境》、《收京三首》等十多首诗篇。

仅仅因为两次路过,仅仅因为曾在该处枕鞋歇息,延安便早在宋朝就建起了纪念诗圣的祠堂。此后,屡毁屡修,至今犹在,成为一个旅游景点。

老家一座杜氏宗祠,连血脉相通的伟大诗人杜甫的姓名都不愿意提一下;延安一处河边,只因为杜甫曾在这里歇息,又是建祠,又是摩崖刻石,又是以诗人姓名命名河川,加以隆重的纪念。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如此鲜明触目,怎能不令人感慨系之!

                                                          2016-6-15

 

 

 

 

  评论这张
 
阅读(105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