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十年疾苦,一朝缓解   

2016-05-01 23:3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疾苦,一朝缓解

——我所遇到的“少林扫地僧”

 

丁启阵

 

金庸武侠小说《天龙八部》中的少林扫地僧,毫无疑问,是个现象级的人物。一个日常以扫地为功课的老僧,包括多年同寺修行的僧人在内,没人知道他会武功;就连名字,无论是俗名还是释名,都无人知晓。但是,一旦出手,便震惊武林,天下无敌。

一般认为,这种人物,纯属文学虚构,夸张成分极大,现实生活里是不可能遇到的。

但是,我最近却真真切切地遇到了一位类似的人物,仿照“少林扫地僧”的命名方法,姑且称她为“药店小店员”。她是北京西北郊区一个农村药店的店员,年龄大约二十二三岁。论身份,她连药剂师都不是。因为,店里当作招牌挂着的三个药剂师照片,里边没并有她。她就是一个小小的店员,取药、收款、扫地,身兼数职。她是药店唯一的职员。

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还可能是临时的店员,干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三言两语,把困扰了我十多年的一个难题,给解开了!——在她之前,我去过多家二甲、三甲医院,看过多位资深中西医医生,在市内十余家大药房购买过各种中西医药品,花粉过敏药、各种感冒药、各种泻火药、各种清热药、各种解毒药、各种抗过敏药。这些药品,各有一定的效果。但是,都不是立竿见影、真正有效的药品。

说起来不是什么大毛病,症状无非是:流鼻涕,打喷嚏,眼睛干涩、刺痒。通常情况下,这几种症状是交替进行。都不要命,但挺碍事。朋友约饭局,滴酒不能沾。啤酒从喉咙进去,几分钟之内便会有清涕从鼻孔流出,需要不断擦拭。面对满桌的美味佳肴,从此如坐针毡;早上赶着去学校上课,面部浮肿,眼睛通红,样子很像荧幕上的坏蛋。费几十年功夫好不容易修炼成的斯文和善形象,毁于一旦;正讲着课,突然开始淌清鼻涕,擤鼻子、跑洗手间清洗手鼻。学生烦,自己心里更烦;最难受的是眼睛刺痒,基本无法看书写文章。严重的时候,把眼珠子抠出来的心都有!

看过许多医生,吃过无数药品,都没能彻底解决问题之后,我只好自我安慰地称之为“上火”。“上火”是我自2002年底做过痔疮线切手术以来唯一的病患,每年一回,大多出现在春季。持续时间,长短不一,最短的半个月左右,最长可达两三个月。上边所说的症状,并非一直存在,而是间歇性出现。时而轻微,时而严重。严重症状,通常持续四五天。

早期,清开灵太、牛黄解毒片(丸)、龙胆泻肝丸之类药品,都有过些许效果;三四年前,发现一个规律:每次到四川、湖南、贵州等省份出差,症状会不治自愈。我开始猜测,可能跟那些地区气候湿润有关;去年又觉得,可能跟吃辣椒有关。去年秋冬,两次初露“上火症状”,只要吃一次湘菜,吃点辣鸭脖,症状就会消失。今年春季,到泸州出差。出发的时候,出现了明显的“上火”症状;到了泸州,有意多吃辣菜,第二天症状就不见了。但是,清明节前后,在陕西西安、延安一带活动。到了延安,因为带去的药吃完了,又没有时间购买,症状复现。但是,次日到黄陵参加祭祀黄帝陵活动,下起了小雨,空气湿润,症状又自动消失了。

但是,从陕西回到北京之后不久,症状重来,并且日益加剧。吃辣椒、开加湿器,都没有效果。

情急之下,利用一次课间空闲,到供职的大学医务室挂了个内科的号。属于二甲医院的校医院,中年女医生,耐心听完我的症状介绍之后,认定是感冒,给我开了复方银翘氨敏胶囊。服用之后,有一定效果。但是,吃完两盒之后,药一停,症状很快又出现了。

约十天前,到租赁的京郊山村农家院小住。忘了带药,次日早起,清涕横流。赶紧驱车下山,到距离最近的草场村药店买药。

村中独一无二的小药店,面积不大,设施简陋,但相当整洁。我一进店就问“有没有银翘胶囊”。小店员并不回答我的问题,反问我“什么症状”。我简单告诉她,主要是鼻子流清涕、眼睛刺痒两个症状,并且强调“银翘胶囊挺有用”;她接着问我,症状持续多久了,我告诉她有一个多月了。她肯定地说:“不是感冒!这种症状超过一个星期,应该就是鼻炎了。”小姑娘语气肯定,表情认真,我觉得有点好笑。于是开玩笑地说:“好吧,反正十多年都没有找到真的有效的药物,姑且相信你一回。”我心里的想法是,就算扮演一次小白鼠吧。

小姑娘没有立即给我拿药,她在柜台后边转悠了半圈,若有所思。我以为她走神了,心不在焉,问“怎么不把药拿给我”。她回答说:“我在考虑,什么药疗效比较好。”最后,她给我拿了一小瓶鼻炎康片。根据以往在药店购药的经验,我问为什么不是两瓶或者更多,她说“一瓶够了”。稍顿,她主动作了修改,“要是不够,下次再来买。”

按照药品说明书,回家后立即服下四片。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就有了效果:鼻孔、眼前,云收雨散,一片清朗。

当然,这还不是一种根治的药(据说,鼻炎基本上没有能根治的特效药),加上我性情懒散,症状稍微轻些,就忘了吃药。一瓶吃完,也并没有真正治好。但是,只要症状一出现,服下四片,就会有明显的效果,不会耽误事。十天来,屡试不爽。我可以肯定,这是我遭受这种疾病的苦痛十二年来,吃过的最有效的药。

十余年间,也有两三位亲友提醒过我,可能是鼻炎;还有一位退休医生,怀疑是过敏,建议我到医院做变态测试(过程可能要做很多次,相当复杂)。但是,他们都只是说说而已,不像这个乡村药店小姑娘,不容置疑地坚持自己的看法。

这个小姑娘,有一点不同于少林扫地僧:少林扫地僧其实是对所有人隐瞒了他身怀绝世武功的事实,她身上大概没有苦读药典、精通药学的秘密。

小姑娘只是天真单纯,一片好心,敢于坚持自己的看法,不以尽量多销售价高药品盈利为目的。就是这些看起来非常简单的素质,使她在解决我十余年疾苦这一问题上,超越了众多的大医院资深医生、市内大药房有药剂师证书的资深职员——相当于少林扫地僧的打遍天下无敌手!

                                             2016-5-1

  评论这张
 
阅读(106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