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孔子说话如武林高手出招   

2016-04-29 11:12:00|  分类: 文化,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子说话如武林高手出招

丁启阵

 

季子然问:“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子曰:“吾以子为异之问,曾由与求之问。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矣。”曰:“然则从之者与?”子曰:“弒父与君,亦不从也。”——《论语·先进》

 

本章字面意思不难理解,大致如下:

季子然问孔子:“子路、冉求可以算是大臣了吧?”孔子回答:“我以为您会问别的问题呢,没想到是关于子路与冉求的。所谓大臣,指的是遵循道义为君主做事,不能做的事就不做。现在子路跟冉求,可以算是具臣吧。”季子然说:“那么,他们属于随大流的人吗?”孔子回答说:“弑父弑君这样的事,他们也是不会跟着干的。”

文中的“具臣”没有转换成现代汉语,是因为有不同意见。何晏、朱熹等认为是“备臣数而已”,意思是,勉强算得上臣,聊以充数而已。刘宝楠说得更具体明白:“夫二子非党恶之臣,然不能直申己志,折奸人僭窃之萌,故曰具臣。”他们都把“具”字理解为“备(员)”的意思;而杨伯峻先生将其解释为“具有相当才能的大臣”,把“具”理解为“才能”的意思。

我赞成何晏、朱熹、刘宝楠等的说法。主要理由是,这里的“具臣”跟“大臣”是反义对照关系。大臣是褒义,具臣是贬义。

可能有人会说,子路、冉求都是孔门的高足,孔子怎么会如此贬抑自己的弟子呢?

孔子之所以如此贬抑自己的得意门生,事出有因。

季子然,乃是把持鲁国军政、屡有僭越行为的三大家族之一季氏家族的子弟。他跑来找孔子,是来者不善;他向孔子提出“子路、冉求可以算是大臣了吧”的问题,是嘚瑟,是炫耀,是挑衅。意思是:孔老夫子你瞧,你的两个得意弟子,子路和冉求,具有大臣的才德,现在都乖乖地做了我们家里管事的(宰)。言外之意,他们家族就是国家了。

孔子当然听得懂季子然的画外音,他要趁机灭一下他的威风,打击、警告一下季氏以及其他两个家族。

孔子的应对策略,犹如太极推手,来了个四两拨千斤。他并不急于正面回答季子然的问题,呵呵一笑,说:“我以为您会问别的问题呢,没想到是关于子路与冉求的。”言外之意是,自己高估了对方,本以为他会问别的大些的问题,没想到问了这么一个小问题。

接着,觑准对方身体向前趔趄,重心不稳、命门暴露的机会,给予致命的一击,或许是一记铁砂掌:“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矣。”利用贬低自己两个弟子的方法,水落船低,一把将季氏从自己梦想中的君王宝座上揪了下来。意思是:你们不过是卿大夫而已,连诸侯都不是。孔子曾经说过,子路的才能,“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意思是,按照子路的才德,可以胜任一个诸侯国的大臣。但是,这里,孔子却说他只是一个聊以充数的臣,大夫家臣。显然是故意的。

此时,季子然已经受了致命的内伤。但是,好面子的他,口头上仍不肯服输,困兽犹斗:“然则从之者与?”言外之意是,即使名义上算不得大臣,但他们还不是会跟庸众一样,乖乖地服从我们的命令,顺从我们的意志?

“弑父弑君这样的事,他们也是不会跟着干的。”我们完全感觉得到,孔子是微笑着说出这一句话的。表面看,轻松愉快。然而,绵里藏针,内力强大。言外之意是,你们别做梦了,你们想干的那些个弑父弑君的勾当,是没有人会跟你们一起干的!这好比,武林高手伸出一根手指,在对手额头眉间,轻轻一点,对手轰然倒地,一命呜呼!

读这一章文字,仿佛看武林高手出招,谈笑之间克敌制胜。孔子,堪称语林高手。

 

  评论这张
 
阅读(92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