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几人识得稻花香   

2015-08-27 01:32:00|  分类: 杂谈,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人识得稻花香

丁启阵

 几人识得稻花香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京西稻田

稻香、稻花香,这些词语,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不陌生。年纪大一些的,比如五零后、六零后,只要看过电影《上甘岭》,主题歌《我的祖国》,“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无不耳熟能详;年轻一代,比如八零后、九零后,应该有不少人听过周杰伦2008年发行的歌曲《稻香》,“还记得你说家是唯一的城堡/随着稻香河流继续奔跑微微笑/小时候的梦我知道”,也能哼唱一番。北京的郊区,有个稻香湖;北京城里,食品界老字号“稻香村”的分店星罗棋布;有点文化的,《红楼梦》大观园里李纨母子住的院子,也叫“稻香村”。因此,尽管如今在北京已经很难看到稻田了,“稻香”二字,仍然不会有人感到陌生。

但是,假如我提几个问题:你闻到过稻花香吗?稻花是什么香味?稻香等于稻花香吗?这些问题估计没有几个人能答得上来。不要说别人,就是我这个出生于江南鱼米之乡、跟水稻打过多年交道的人,搁十年前,也完全答不上来。

不种植水稻地区的人们,回答不上这些问题,可以理解;江南鱼米之乡的人,也回答不上来,不免有些匪夷所思。但事实就是这样。我在鱼米之乡的江南老家出生之后,一直生活到十七岁到北方上大学。这期间,除去懵懂不晓事的幼年阶段,少说也有十年时间,每年的春夏秋三季都跟水稻朝夕相处:星期天、暑假,本村八九岁以上的孩子,都必须参加生产队劳动。我的家乡,一年要种早晚两季水稻。割稻子、耘田(给水稻田除草)、插秧等农活,我先后都干过。而且,堪称插秧小能手。我不但能独立完成拔秧、扦插整个过程,速度也不慢——不谦虚地说,可以生产队公认的插秧能手赛一赛。我插出来的稻田,秧苗跟我念小学时写的毛笔字一样,横平竖直的,比较美观。就是到北方上大学后,暑假回家,也曾有几年,帮着家里割稻子,插秧。

年复一年地干着跟稻子有关的农活,成天行走在满眼稻田的阡陌上,但是,从来不知道认真地闻一闻稻花香和稻谷香。我如此,据我看,村里祖祖辈辈的农民大抵也是如此的。现在说起来,的确有些不可思议。主观臆测一下,真正面朝土地背朝天、要从土里刨食养家糊口的农民,披星戴月、辛勤耕耘犹恐年成不丰,哪来文人墨客那样的闲心,弄些闲情逸致的勾当!

说来惭愧,我清楚地知道稻谷有香,是九年前的暑假。学校放假,我回家探亲,一个在家乡开饭馆的镇子上的同学,有天晚上约我吃饭之后,到我家所在村子的村口稻田边乘凉。经他提醒,我才第一次注意到,稻穗谷粒在灌浆的时候,会散发出浓郁的跟刚刚蒸熟的新米饭一样的香味!我这才知道,稻香其实是米香,饭香。

最近四五年,我曾几次约朋友驱车到京西郊区稻香湖一带夜游,闻稻香。参加者,有家乡产水稻的南方人,也有没有见过水稻的北方人,闻到稻谷灌浆的香味后,无不为之感到惊奇。个个如同发现了新大陆,大呼小叫的。几天前,我又在带着家人去京郊山村所租赁的农家院休憩时,绕点路,到京西硕果仅存的几百亩水稻田边,逗留、徜徉一番。而且,抱着我才一岁零七个月的闺女馨儿,站在水稻田边,郑重其事地照了几张相。名曰闻稻香,实为解乡愁。

更惭愧的是,稻花是什么味道,我至今仍答不上来。看来,我有必要在合适的季节,抽点时间,去实地闻一闻。如今已是处暑节气,中秋将至。要闻稻花香,需待明年了!

                                                  2015-8-27

  评论这张
 
阅读(172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