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馨儿去看大草原   

2015-07-30 02:19:00|  分类: 育儿,旅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奶爸系列34

馨儿去看大草原

丁启阵


馨儿去看大草原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本以为,跟着姥爷姥姥和两个舅舅去内蒙古草原玩两天,或者留在妈妈身边,两者之间,馨儿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之前一两天我们几次问馨儿,在爸妈都不去的情况下,愿不愿意跟着姥姥他们去草原玩两天,馨儿都以摇头作答。因此,我觉得,说服馨儿让她跟着姥姥他们去草原玩,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临别之际,会有一番难舍难分的情形;离开母亲在外面过夜,还没有断奶的馨儿,会因为不习惯,啼哭不止。某个片刻,我的脑海里,甚至浮现出了蔡琰《悲愤诗》所描写的母子分离场面,“见此五内崩,恍惚生狂痴”。

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实际情况,全然不是这样!

离别的时候,馨儿不但没有悲伤的表现,甚至可以说,是愉快地踏上了三日两夜草原游的旅程。悲伤只属于她的妈妈。当然,一旁的我,心里也有些难受。当时我在微信上发的一首《馨儿去看大草原》诗,可谓母女离别实录:

 

馨儿去看大草原,二姥二舅伴身边。

行前阿母心纠结,临别阿母涕泪连:

诞育五百五十天,阿囡迄未离母眠。

白日唤娘犹可说,深夜啼哭真可怜。

最怕草原毒蚊虫,娇娃鲜血供夜餐。

可叹浮生不自由,化身鲲鹏护阿囡!

 

    本来,我们是计划全家人一起去看大草原的。但是,妻子因为一直没有招到合适的员工,服装店缺人手,她难以抽身;我也不凑巧,第二天要去广西出差。总之,都去不了草原。这样一来,馨儿何去何从就成了问题。妻子心里非常纠结:让馨儿跟着去草原吧,她担心姥姥姥爷照顾不好馨儿,同时,她自己心里也不舍得;让馨儿留下吧,她怕耽误工作,更怕一不留神,馨儿被人抱走。我呢,倒不纠结,两害相权取其轻,主张让馨儿跟着姥姥他们去草原。

    为了解决妻子的纠结,我提出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到时候让馨儿自己选择。如果馨儿自己选择去草原,说明她更愿意出去玩,不会有被嫌弃抛弃的感觉,不必担心她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如果馨儿选择跟妈妈在一起,不去草原,妻子那三天就不去服装店上班,待在家里,做馨儿的专职保姆。

临别之际,馨儿大舅很希望她跟着去草原玩。在汽车即将开动的时候,不由分说,把馨儿从我怀里抱了过去。出乎我们意料的是,馨儿并没有反抗。相反,当我伸出双手,做出要把她抱回来的样子时,她却扭过身去,表示不愿意。这说明,馨儿愿意去看草原,不愿意留下来。当时,我既是自嘲,也是安慰妻子,说了句:“馨儿就是这样,在呆在家里与出去玩之间,她永远选择后者。跟谁在一起,倒不那么重要。”

馨儿一走,妻子便开始胡思乱想,觉得她爸妈在照顾馨儿上存在着诸多问题,觉得自己不在身边,馨儿一定会受许多委屈,晚上怎么入睡,草原上蚊子又大又多……想着想着,就忍不住啜泣了起来,很快便“泪飞顿作倾盆雨”,嚎啕大哭。并且近乎歇斯底里地喊叫着,要我赶快开车,把馨儿追回来。

我只好安慰她说,不会有问题的。如果不放心,我们可以要求他们随时发图片、发视频回来,眼见为实。要是夜间馨儿真的啼哭不止,就让他们连夜把馨儿送回来。

很快,微信上看到馨儿大舅发回的照片:坐在车上的馨儿,满脸欢笑,正在享受她的草原之旅。妻子这才停止哭叫。当然,情绪稳定下来后,惆怅难免,她抱怨了几句馨儿没心没肺之类。

三四个小时后,在微信家庭圈里又看到馨儿大舅上传的几张照片:有大草原,有彩虹,有笑逐颜开站在草原上的馨儿!

到了夜间,妻子最担心的情况,也并没有出现。电话里得知,大舅呼朋唤友的大餐桌上,馨儿毫不怯场,啃完一个兔头后,接着又啃了一根羊肋骨。津津有味的样子,不难想见。妻子只顾抱怨他们不该让馨儿啃兔头,她说:“他们太不像话了,明明知道馨儿非常喜欢小兔子的,还让她吃兔头!”只顾抱怨,以至于冲淡了担忧的情绪。大约在十点钟左右,馨儿喝过奶粉后,玩了一会儿,没哭没闹,就入睡了。这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家里,馨儿的入睡时间是在十一点以后。十二点左右最常见,两点多钟偶尔有之;十一点以前,少见。据说,馨儿的姥姥姥爷大舅,当晚都做好了为哄馨儿入睡自己整宿不眠的心里准备。为了避免馨儿因为想念妈妈,大哭不止,当天晚上,通电话的时候,他们没让妻子跟馨儿说两句。回来后,馨儿姥姥才说起,临睡前,馨儿倒是念叨了两句“妈妈”。但是,并没有出现在家时的情况,一说到妈妈,必须马上出门,刻不容缓。以前的文章里说过,几个月前某天,我跟馨儿在家里玩得好好的,当我一说到妈妈这个词,就捅了篓子。只见馨儿,当即射出两行眼泪来——真的是“射”出来的,既不是流出来,也不是涌出来。若是非要用一个固有的词语,说飙出来,庶几近之!

入睡之后的馨儿,有如古代小说里常见的一句词儿,叫做“一夜无话”。

第二日、第二夜、第三日的情况,也一样。馨儿能吃,能玩,能开心地笑,能把她自创为主吸收了大妈广场舞的舞蹈,跳到了广袤的草原,跳到了元朝皇帝避暑打猎的地方——上都。有图,有视频,我们不得不信。

馨儿回家的当天晚上,我从广西飞回北京后,又参加了一个活动。等我回到家里,已经是深夜,快十二点了,馨儿已然入睡。第二天,馨儿一看到我,就扑了过来,亲热一番。在旁看着的妻子,颇感不平。说自己头天下午见到馨儿的时候,她正跟同游草原的小伙伴喜鹊姐姐(比馨儿大半岁)玩儿,见到妈妈,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全然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和激动。

一番感慨过后,妻子和我得到一个共识:虽然还只有一岁半,但我们的孩子开始懂事了。为此,除了失落和欣慰,我们别无选择。 

                                                    2015-7-30       

  评论这张
 
阅读(1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