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暮访石壕村   

2014-10-04 00:5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暮访石壕村 丁启阵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杜甫的《石壕吏》诗,情节完整,情感深挚,在我国堪称家喻户晓。故事之悲惨,传播之广泛,在著名的“三吏”“三别”中,显得相当突出。前人有“丁男俱尽,役及老妇,较他首更惨”的说法。任何人,一旦读过这首诗,脑子里都会浮现出一个悲情小院的情景。“老妇出门看,老翁逾墙走……天明登前途,独与老翁别”。这个前有门后有墙的小院,以及这个小院人家悲惨的遭遇,如同镌刻在脑子里,经久难忘。

几年前,当我得知,在洛阳附近真的有个石壕村的时候,探访该村便成了我的一桩心愿。那是怎样的一个村子?这个村子有着怎样的环境?位于一马平川的土地上,还是依山傍水而建?村子里有汉柏唐槐一类曾经目睹过诗圣身影的古树吗?村子里会有关于《石壕吏》的纪念物吗?会有怎样的纪念物?会不会有好事者牵强附会地修建起一个院子,说它就是当年杜甫曾经投宿的地方?我的脑子里盘桓着许多诸如此类的疑问,挥之不去。大有不探访一次石壕村、我的心便不得安宁的意思。

国庆假期,陪同妻子到她的娘家所在义马市探亲。妻子左手一只鸡(德州扒鸡)右手一只鸭(北京烤鸭)背上还有一个胖娃娃(馨儿),享受回娘家的快乐;我则心中窃喜,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探访石壕村,一了心愿。

在矿务局当了一辈子司机的岳父,是个文史爱好者,对中原地区尤其是洛阳偃师一代的古迹相当熟悉(石壕村就是他跟我说的)。我们到家的第二天下午四点多钟,便浩浩荡荡地向陕县石壕村出发了。两辆车,共十二个人。

之所以选择四点多钟这个时间去探访石壕村,是为了更好地体验杜甫当年“暮投石壕村”的情景。暮色中,诗圣意外听到了一个底层百姓家庭的悲苦故事;暮色中,我要努力感受诗圣的悲悯情怀。

从义马到石壕村,只有三十多公里路程。本以为很快就能到达,但实际上走了一个多小时。道路并不拥堵,车开得慢的主要原因有三:一是道路情况比较混乱,行人车辆行进线路散漫;二是拉煤炭砾石的大车较多(这一带有不少煤矿),这些大车负重大,车速慢,扬尘多;三是大部分路段路面起伏不平,坑坑洼洼的。煤矿星罗棋布的地区,运煤大车所到之处,尘土飞扬,道路坑洼,司空见惯。负责开车的年轻亲戚,很后悔没有走一段高速公路。

我们到达石壕村的时候,太阳很快就要下山了。加上天气阴沉,远处的山峦与丘陵,都成了一片黑影。石壕村笼罩在薄暮中。

本以为,石壕村跟其他北方地区常见的乡村一样,早已经面目全非,民居建筑全是新样式,古迹荡然无存。我只能大概了解一下村子的地理形貌和自然环境。不料,进村一看,颇有不少看起来非常古旧的房屋建筑。顿时有了时光倒流的感觉。仿佛,距离唐代并不遥远。

村子里有两块巨大的《石壕吏》诗碑,刻着整首《石壕吏》诗歌。可见,村民对杜甫在这村子住过一夜、写过一首反映该村一户村民悲惨遭遇的诗歌,非常看重,不乏自豪感。据说附近有个村子,在跟这村争夺《石壕吏》诗的诞生地,争得不亦乐乎。这可以说明,他们是以此为荣的。

正在我们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有个村民告诉我们,当年杜甫投宿过的院子,还保存着,并且自告奋勇给我们带路。唐代民居保存至今,对这种说法,我当然抱着姑妄信之的态度,觉得好玩而已。心里多少有些怀疑是村民对外地人的忽悠。但是,看过院子,跟房主和带路者的一番交谈,我有几分相信了。院子在村子的最北侧,依山而建,前半是房屋,后半是窑洞。院子规模不大,形制低矮,是一户普通人家的住宅。可以想象,逾墙走的老翁,逾的是后墙。出墙之后,在山坡树丛中藏身。

我无端地猜测,现房主可能是当年杜甫投宿时主人的后裔。相貌憨厚的雷保军一听,立即否定了我的猜测。他说肯定不是,家谱有记载,他家先人是明代才住进来的。我问雷保军,他凭什么认为,他家是杜甫曾经投宿的院子。他的回答是:没有什么记载,就是村子里一直有这种说法,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的。(离开院子,问过几个村民,都是这种说法)

看着因为年代久远而显得破败的院子,听房主介绍,多年以来,曾有一些国内外研究杜甫的专家来看过。我随口说,政府应该拨点款修葺一下,或者干脆把这搞成一个纪念馆。结果,引起了房主和带路者的共鸣,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最好是搞成纪念馆。

我想起了“秀才人情纸半张”的老话,向他们表示,我愿意写文章替他们呼吁一下。当时,便跟他们要了纸笔,写下清人袁枚的两句诗“石壕村里夫妻别,泪比长生殿上多”,署了姓名作为留念。给他们出了个主意:以后再有人来参观,尤其是研究杜甫的专家,都要请他们签名留念,将来申请政府拨款保护,可以壮声势。

离开村子的时候,天已然全黑,伸手不见五指。岳父来过此地,记得不远处有古道遗迹。于是指挥司机,开车到了一处山岗。山岗上有尚未投入使用的景区建筑,拦住了通往古道的路径。借助汽车前大灯和手机电筒,我看了几块石碑和牌匾,得知这是开辟于先秦时期的崤函古道的石壕村段,也是古代丝绸之路的一段,“襟带两京”,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汉唐时期长安与洛阳两座都城之间的必经之地。

观乎地理形势,石壕村这一段古道颇为凶险扼要。南边是巍峨崤山,北面不远处是九曲黄河,石壕村位于山谷地带,一条溪流自东而西蜿蜒流淌。不难想象,在人烟远无今天稠密的唐朝,在遭受安史乱军涂炭后的乾元年间(杜甫路过此地是乾元二年冬季,即公元759年),入夜时分的石壕村一带,很可能会有匪盗虫豸横行。总之,骑马赶路的杜甫(作于同一时期同一趟旅途上的《冬末以事至东都,湖城东遇孟云卿,复归刘颢宅宿,宴饮散,因为醉歌》中有“湖城城东一开眼,驻马偶识云卿面”的诗句,《阌乡姜七少府设鱠,戏赠长歌》中有“东归贪路自觉难,欲别上马身无力”的诗句),必须在此投宿。

到了石壕村,我发现有一个相沿成习的错误需要更正:那便是,权威的编年杜诗本子例如杨伦的《杜诗镜诠》,把《石壕吏》排在《潼关吏》的后边。按照“三吏”“三别”作于杜甫被贬为华州司功参军期间因事回了趟洛阳后返回华州途中的说法,他是自东而西旅行。时间地理顺序,都应该先《石壕吏》,后《潼关吏》。因为,石壕村在潼关的东边。由此可见,研究学问实地考察的重要性。

到过石壕村,再来读《石壕吏》,感觉大不相同。至少,诗意更加具体可感了,阅读的亲切感大大增加了!







暮访石壕村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暮访石壕村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暮访石壕村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91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