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澳门散文的支点  

2014-01-22 00: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澳门散文的支点

丁启阵

 

由澳门笔会与澳门基金会联合举办的“澳门文学大奖赛”,这次是第十届;两年一届,今年是第二十个年头了。我有幸参加其中的散文组评判工作,这次已经是第六回。因此,对澳门文学界的这一盛事,对参赛散文作品的情况,多少有些切身的感受和感慨。

以往的感受和感慨,有些已经形诸文字,每一次都有各自的侧重点。但是,关于澳门的散文写作,多年以来,始终萦回在我这个“外地人”“旁观者”头脑中的问题是:澳门是一座面积只有二十多平方公里、人口只有四五十万的小城,文学创作上,要想跟它作为中国从欧洲殖民者手中收回的两个特别行政区之一那样,璀璨夺目,取得举国瞩目的成绩,在全世界的中文写作界拥有一席之地,殊非易事。倘若亦步亦趋,香港、台湾、大陆,每一处都是难以超越的高山大海。澳门写作者只有自惭形秽的份儿。故而,澳门文学得有自己的支点。古希腊哲学家、科学家阿基米德说,给他一个支点,他能撬动整个地球。给澳门写作者一个怎样的支点,澳门文学才能够取得骄人的成绩呢?我一直参加散文组的评判,因此,这里我只讲散文写作。

我一直有个想法:作为文体,散文跟诗歌、小说、戏剧不完全处于同一逻辑层面上,即散文并非跟诗歌、小说、戏剧四分天下有其一,它更像是其余三者的一个交汇点。我这样说,主要有两个证据。证据之一是,文坛上,小说家、诗人、戏剧家往往都写过不少优秀的散文,有些甚至在功成名就、一定年纪后转而以散文写作为主。证据之二是,散文写法多样,叙事散文近乎小说、戏剧,有人物,有故事,有对话,有矛盾冲突;抒情散文近乎诗歌,以抒情、意象为主,重视音韵节律。

尽管如此,我还是只讲散文写作,不做“捞过界”的事情。

“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感于哀乐,缘事而发”,这些古书里总结出来的文艺创作的规律,澳门写作者也并不例外。即以此次散文组参赛作品为例,一百三十余篇作品,大部分或多或少带有澳门色彩。有描写澳门历史街区景物的,有表现澳门风土人情的,有展示澳门人日常生活情形的,有讲述澳门人在异域浪迹时所思所想的。总之,一看就是澳门人写的,香港人、台湾人、内地人、海外华人,都写不出来。其中获奖的几篇作品,是全部参赛作品的缩影,代表。

《何事长向别时圆》,这是一篇思亲之作。中秋节之前,作者从澳门往游北京,然后返回澳门。一路之上,于叙述行程的同时,抒发对亲人的思念。貌似唐代诗人王维“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诗句的散文体翻版,但实际上,作者独出机杼,自有新意。它抒发的不是一般的思亲之情,而是生者对于逝者(父亲、母亲、弟弟)的深情追忆。有纪游,有抒情,赞美友情,神伤亲情,情景交融,悲欣交集,非常感人。出游、途中、归途,完整的旅程,巧妙而完整的文章结构。

《零距离艺术公路》,同样写一段异乡的旅程,但它并不抒发异乡之慨,思乡之情,而是“人在囧途”的现实尴尬与精神升华。尴尬既来自环境条件,也来自人与人之间。从葡萄牙到斯洛文尼亚、横跨西班牙、法国及意大利的2700公里陆路巡演之旅,七个人挤一辆车,“供水、供电、如厕、食物补给、衣服被铺的分配等都成问题”,困难可想而知。可能是为了强调这种困难,作者还写到了自己多兄弟姐妹、充满各种争夺的儿时家庭生活。这使得文章有了澳门的根系。当然,文章中,也写了沿途所见的“美得让人忘记了今夕何夕”的美景。作者所表达的感情是复杂的,对这段“充满酸甜苦辣和嬉笑怒骂的生活”,抱怨之余,也有肯定和欣慰,认为那是艺术工作者探索艺术的趣味所在。丰富的感受,酸甜苦辣交织的情感,向读者展示了澳门艺术工作者一段真实、深刻的阅历与心态。

《咖啡·时光》,是一篇敏感、细腻、准确的文字。它以议事亭前地一间经营了十几年而即将结束的咖啡馆为场景,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了澳门生活一隅的精致、优雅与无奈。“这里是一个可以把咖啡和面包慢咽细尝,把人情和世事津津乐道的地方”,“我们的世界以咖啡店为中心转动,交织出属于我们的,无可取替的咖啡时光”。文章最令人感慨唏嘘的,当属作者跟她的“一位好友”之间“恋人未满”的情愫与难以言表的结局,“……咖啡店里的时光并没有永远为我们停留。生命本来就更像咖啡店外车水马龙的街道,早就划定了彼此要走的轨道,而且人来人往,来去匆匆。”这篇作品的妙处在于,写出了唐代诗人李商隐所说的“当时已茫然”的“可待成追忆”之事。默默的优雅,淡淡的忧伤,表现得恰如其分。

《康宁之夜》,写的是镜湖医院临终关怀的故事。初读之下,作者(应该是医生)跟常人一样的关于死亡的忌讳和和对绝症患者、死者的冷淡态度,有些令人失望——至少我是这样的。但是,当作者面对生前爱美、优雅、善良的死者——明惠护老院院长张女士的时候,态度发生了变化,内心受到了震动,思想得到了升华。“我依旧没有在康宁中心的门口停留和注视,只是当走过那棵高大的木棉树时,我留意到,虽然树下落英纷陈,但这些花儿丝毫不褪色、不萎靡,依旧那么绚烂、动人”。我相信,读者阅读至此,也是会产生共鸣的。这篇作品,使我们有机会了解平常不熟悉的澳门医护工作者的一种生活和内心世界。

《流浪在澳》,是一篇怀旧之作。作者跳出澳门人的身份局限,把自己假设为澳门的流浪者,通过自己儿时生活过的街道,边走边想,怀念儿时的街道,儿时的美食,儿时的生活。文章中,景、物、情、趣穿插,诗词曲文点缀,古代文人站场,信息量大,内容富层次感,给读者时以时空错综之感。文章的结尾,“澳门这小城由太多的街巷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经过……像作了一场梦,我多么愿意自己就在当中,最深,最深处”。跟文章开头“出生于澳门,固为不得已生之选择。工作于澳门,亦为不得已活之选择”,唱了个反调,卒章显志,表现的其实是对家乡澳门的眷恋与热爱。出人意表,却又合乎情理。

《二百八十天》,写的是女人十月怀胎之事。从小生命开始孕育,直到出生,满月,整个过程,都以亲身体验者、母亲的感受,细致、生动地写了出来。但作者并不限于再现孕育过程,而是充满了对于生命、对于因新生命而体验到的亲友的关心的礼赞。文章并没有使用特别的结构技巧和华丽的语言,就是生动、细致地写出一段人间真情。孕育生命的伟大,母爱的无私深情,都被自然地转化成了文章的感染力。这篇作品,没有多少澳门元素(个人认为,文中关于外地人乘巴士不给本地孕妇让座的情节,有横生枝蔓之嫌,跟文章的主旨和情调不合,不如删去),但是,母爱是文艺创作永远不会枯竭的主题。澳门作者,理应有身在澳门,心系天下的胸怀。

我还想说一下《我要开花给你看》。这篇作品应该是一位中学生所写,文章表现的是嘻哈少年的烦恼,虽然内心有理想,但不为人(女同学)所理解。文字略显稚嫩,语言锤炼不够。但是,它有两个相当突出的优点:一是语言幽默诙谐,二是结构完整巧妙。尤其是前者,比较稀有,非常珍贵。

上述得奖作品,有一个共同的可贵的之处:选材基本上以澳门为立足点,出发点,向外辐射。我认为,这就是澳门散文写作的一个支点。

稍懂物理学的人,用杠杆撬过物体(例如大石块)的人,都知道,要撬动巨大的石块,支点要扎得深一点,杠杆要尽可能结实一些、长一些。同理,我认为,澳门散文写作要想取得理想的成绩,努力的方向,便是深化与加长。即,继续深入挖掘澳门素材,进一步加强跟外面世界的联系。我希望获奖作者,把获奖作品当作自己的起点,而不是终点,继续努力,勇猛精进。

人生七十古来稀,人生二十正当年。澳门笔会暨澳门基金会共同举办的文学大奖赛,正处朝气蓬勃的青春年华,前程似锦!

                                                    2014-1-20

  评论这张
 
阅读(124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