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海淀之水润京华   

2013-07-03 22: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淀之水润京华

丁启阵

 

上周末,在阳山书院听了一次讲座。

应阳山书院“院主”黄国威兄的邀请,北京史地民俗学会会员张文大先生(张先生本人似乎更愿意自称“山友”),用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讲阳台山的地名演变(从“梁山”到“阳山”“旸山”,到“阳台山”);讲清朝时北京城人走阳台山香道去妙峰山赶庙会的盛况,这条“中北线”是所有通往妙峰山的香道中最热闹的一条,每天有上万人往来于此道上;讲近一百年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诗人圣-琼·佩斯住在管家岭一座名为桃峪(系“源”之音讹)观的小道观里住了三年,创作出其代表作、1960年获诺奖的长诗《阿纳巴斯》(又译作《远征》),讲《阿纳巴斯》跟当时京西农村地理变迁、社会状况、宗教文化的关系。

讲座中,张先生提出一个惊人的观点:古人之所以在北京地区修建城市,并且成为元明清以来的帝都,跟阳台山一带的水资源有直接的关系。

说实话,我并不赞成张文达先生的这一观点。我认为,北京之所以成为城市,成为国际大都市,原因是多方面的,是历史、地理、政治、军事、文化乃至风水观念等方面原因综合作用的结果。缩小至地理形势,进而更缩小至江河水系,这一地带的作用也相当有限。

从历史考古和地下文物的出土情况看,早在五六十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今天房山周口店镇一带已经有原始人类在那里过打猎、捕鱼之类的生活;早在距今三千多年的商周时期,今天房山琉璃河乡一带已经有城市存在,古城址中的北城,全长达800米。可见,北京建城,跟海淀北部阳台山一带并无关系。滋养房山一带土地和人类的,主要是拒马河水系和永定河水系。

一般而言,一座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都会有一条像样(国际知名)的大江河流经。但北京市显然是一个例外。流经、流入北京市的,一共有五大水系,分别是:永定河水系、拒马河水系、温榆河水系、潮白河水系、泃河水系。

这五条水系,跟世界上其他规模相当的城市的大江大河相比,都只能算是小水沟,涓涓细流。

这五条细流中,还只有发源于昌平区居庸关、由东沙河北沙河南沙河汇合而成的温榆河是常年不断流的,其他水系都是季节性的河流。因此有人称温榆河是北京的“母亲河”。

发源于山西省宁武县的永定河,因为跟琉璃河遗址有关、其古渡口是北京城原始聚落蓟城形成的重要条件之一等原因,有学者称“没有永定河就没有北京城”,卢沟桥一带有童谣是这样唱的:“永定河,出西山,碧水环绕北京湾……”。

五大水系中,没有一条是海淀区的。今天提供北京居民三分之二饮用水的京密引水渠,是流经海淀区、流经阳台山下,沿着黑山扈一带进入颐和园的。但这一条水渠的主要水源,是密云水库。

但是,我能理解张文大先生的乡土自豪感——他出生于阳台山下的南安河村。同时,感情上我也愿意相信他的说法。京西这一块上风上水的宝地,是我近年里最喜欢呼朋唤友盘桓游玩的地方。公路两旁高大笔直的百年杨树,阳光下迤逦翠绿的山坡,云雾缭绕的绵延山峰,空气清新的蜿蜒山道,满眼花果的古朴村庄,两三座香火旺盛的辽金古寺,两三处古松苍郁的清代王坟……无不令我等流连忘返。因此,去年我还在管家岭村租赁了一个农家小院,享受乡居生活的悠闲,听鸡鸣犬吠,看星斗满天。

流入北京市的五大水系,虽然没有一条是属于海淀区的,但这并不能说明,海淀区就没有为滋润京华做出贡献。海淀区没有贡献像样的江河,但有比江河更适宜人类饮用的水源:泉水。

包括八大处、香山、百望山(望儿山)、鹫峰、阳台山、凤凰岭在内的整个西山山系,尤其是主峰高1200多米的阳台山,它们草木茂盛的朝南朝东的山坡,如同一面巨大的漏斗壁,源源不断地给北京城输送水源。其中有一部分,于雨季保存在地面低洼处,形成一处处的池沼湿地——海淀即由此得名;一部分渗入地下成为地下水资源;还有一部分,则经过砂土的层层过滤之后,又通过一眼眼的泉水,涌出地面。

从中关村出发,向西北行进,经颐和园、青龙桥,然后折北,沿京密引水渠前行,直至海淀区跟昌平区的接壤处凤凰岭,道路两侧,至今仍有许多跟水跟泉有关的地名。例如:玉泉山、冷泉村、温泉镇,黑龙潭;大觉寺因有清泉流入又名清水院,龙泉寺因有龙泉得名;七王坟(清道光皇帝第七子、光绪皇帝生父奕譞阴阳宅)所在地原为唐朝的法云寺和金朝的香水院,也因泉水知名,北安河村附近有东埠头村和西埠头村。张文大先生回忆,他儿时,北安河、南安河一带到处是水塘、湿地,高里掌村曾经挖出过不少草炭,说明历史上曾经是杂草丛生的沼泽。他认为,京密引水渠之所以取道此处,也跟这里地势低洼曾经是古河道有直接关系。至于有人望文生义,猜测太舟坞也许跟航船有关,张先生则据文献记载,予以否定,指出太舟坞系由“代州坞”音讹而来,跟船没有关系。我猜测,“坞”可能跟宋代防御建制有关,类似城、堡、寨。

当然,随着人口的增加,工业的发展,水资源日渐枯竭,地下水位逐年下降,昔日水景,大都变成历史,变成传说,变成地名,海淀大有演变成“每定”的意思。要想知道从前京西地区的泉水之盛,景物之美,需要穿越一下时空。比如,通过阅读古代文献例如刘侗、于奕正编撰的《帝京景物略》,置身明朝,然后举目四望,“水所聚曰淀。高粱桥西北十里,平地出泉,滮滮四去……”

在举国皆做中国梦的时候,我却不合时宜地做了一个海淀梦:阳台山、凤凰岭山麓地带,平地出泉,滮滮四去……

                                                         2013-7-3

  评论这张
 
阅读(236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