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令人忧虑的互联网明天   

2013-04-10 00: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令人忧虑的互联网明天

丁启阵

 

我这学期教的外国学生进修部高级班,一共六个学生,分别来自澳大利亚、韩国、加拿大、马来西亚和乌兹别克斯坦。其中,马来西亚两位。四女二男六个人,成天在“后街”(魏公村)一带换着饭馆聚餐,经常相约着去泡吧,去唱歌,集体活动特别频繁。几乎每一次都是一呼五应的。每一个学生都爱说,爱笑,爱说笑话。这是一个不多见的阳光快乐的集体。

但是,不久前的一次阶段考试,他们却无一例外地集体忧郁了一把。

事情是这样的:我出的考题中有这么一道,“请你说说十年后互联网会变成什么样子”。改卷的时候,我吃惊地发现,这些平时性格开朗的孩子,在展望未来十年互联网将进一步给人类生活带来种种便利的同时,无一不忧心忡忡的。

加拿大学生柏睿宁,他忧虑的是,“目前已经有很多人因为对网络上了瘾而忘记了怎么享受真实的生活,以后这样的情况只能越来越严重”。为此他告诫道,“我们首先得学会怎么负责任地使用互联网,不能让它控制我们的生活”。

乌兹别克斯坦学生李维卡,忧虑的是,由于互联网技术更加发达,“下一代会比这一代聪明,还不会说话的孩子可能已经会编电脑程序了”。想到她管自己不懂互联网的父母为“恐龙”,她担心自己将来也会被孩子们这么称呼。

比起李维卡来,马来西亚学生叶美珍的忧虑要深沉得多。她忧虑的是,未来世界将变成一个“被电子控制的科技时代”,互联网“随时可能夺去我们最珍贵的感情交流”,“会间接地抹杀了许多人的人性”。被互联网简单化了的人,离开互联网,将会“像失去灵魂的身体一样,行尸走肉般地生活”。

韩国学生崔志演,可能是做了多年警察的缘故,她的表述从容淡定。但是,字里行间,依然流露出忧虑之情。“一个学生在咖啡馆一边喝咖啡一边看i-pad,他或者她一个人这样打发几个小时没有问题,但如果这样的人多起来的话,这个世界就会变成很孤独、冷漠的空间。”

马来西亚学生符涵韵,干脆整篇文字都在阐述她的忧虑。而且,有些危言耸听。一上来就是这样一句:“我想,十年后的互联网会是个十分庞大的‘恐怖集团’。”接着,就列举了她的两点分析。第一点是:“那个时候的人们,或许只沉迷于网络。他们只用互联网和外界联络,人和人不再需要言语上的交流,一切只在指尖上进行,孩子不用学会说话也没有关系,只要手指能在键盘上挥舞就行,朋友不需要有真实的身份,虚拟的,需要时出现就行。人间不再需要什么人情,需要的只是一部电脑。”第二点是:“十年后人们不再分国籍了,互联网上的人们只需要分成含蓄派、开放派、笑里藏刀派、虚拟派等派别。网民以派而聚,共同讨论,生活。国籍是什么,邻居是什么,亲戚是什么,朋友是什么,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能在自己的派里找到知己。如果我是笨蛋,那你也是,我们同等。”显然,符涵韵对于“不再需要真实身份”,“只进行指间交流”,“没有七大姑八大姨”冲着自己叫名字的未来生活,是难以接受的。

来自澳大利亚的程瀚智,有着新疆人的宽厚乐观性格,他自诩“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但是,关于互联网,他也不得不承认,“凡事都会有好有坏”。在他看来,互联网的坏处是,可能会“掠夺走我们人与人之间那最美好的真情和人情味”。他认为,“人是需要与他人面对面接触与沟通的”。

上述关于未来互联网的忧虑,可能有学生们为了完成考试而“强说愁”的成分。但是,多国学生,如此众口一词地表达忧虑之情,不能不说,这将是未来世界一个国际性的问题,值得有关人士、有关机构重视。最好是,未雨绸缪。

                                                        2013-4-10

  评论这张
 
阅读(555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