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香山植物园游览攻略  

2013-03-18 01: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山植物园游览攻略

丁启阵

 

每年春暖花开桃红柳绿的季节,香山植物园里游人如织,如蚁,如过江之鲫。逛过植物园的人,实在是太多,多得无法计数。但是,据我所知,大多数人逛过之后,也只说得上“到此一游”。倘若请他们描述一下园内景致,大概会像农民陈奂生逛过集市后回到家里,只说得出“猪市里有猪卖”之类一两句话——他们也只能说出诸如“有很多人”“有很多树木”“花草很漂亮”之类的话。稍微细心些的,也不过记得曹雪芹故居、卧佛寺、樱桃沟几个景点的名字。

根据我对香山植物园的了解,这些朋友简直不能算是游览过植物园。因为,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把植物园跟别的公园混淆在一起,难分彼此。请他们再一次游览植物园,还是找不着北,花上大半天时间,也只能瞎转悠一气,不得要领。自然,对于那些携家人或佳人去游园的人们而言,这倒也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他们的游览之意,不在名胜古迹,在乎人伦情爱之间。但对于一般怀有探幽访胜想法的游客来说,是不免感到遗憾的。

看到这里,性急的朋友一定会问:照你的意思,究竟怎样才算游览过植物园呢?

循规蹈矩,一二三四,加以回答,不是我的风格,那是旅游局、公园管理处和导游的职责。这里,我就把昨天下午跟几位朋友游览植物园的情况简单介绍如下:

从西一门入植物园,我们的第一个目标是曹雪芹纪念馆。说是逛纪念馆,我们却并不像一般游客那样,花钱请一个美女导游。然后,如影随形,小学生似的,一路听她讲解。我们只是走进纪念馆,在红学专家赖以断言该处为曹雪芹晚年居住地的证据的那面墙壁——即剥开石灰层有“远富近贫以礼相交天下少,疏亲慢友因财绝义世间多”等墨迹字样的墙壁——前,默默伫立片刻,冥想大文豪当年落魄境况。然后,原路退出,在门口几株曹雪芹当年纳过凉的老槐树底下,小憩,拍照,缅怀。

离开曹雪芹纪念馆,走过两门红衣大炮和一座碉楼,走过一口古井和一处小型碑林,翻过一道小土岗,在一个小湖边的平台上稍作逗留。一行六人,或啃玉米,或吃冰糖葫芦,或吮冰棍,在水质清澈的湖边,看不远处的山峰及其水中倒影,也看擦肩而过萍水相逢的红男绿女。

翻过一架有些坡度的汉白玉砌单拱桥,水边迤逦行二三百米许,上一小坡,进近代民族资本家“洋灰大王”刘锡彤墓园。墓园围墙严整,但院内草木,两座形似馒头的坟茔,并不足观。旋出,下坡往关帝庙。关帝庙房屋矮小,庙内空空,并无关帝神像。但其内外,各有不可不看之物。庙外,两株古槐,枝干伸展如巨伞,其中有粗大枝条二,于距离地面近两米处水平向伸展。为防枝条折断,公园管理者种植小槐树,专作它们的支撑。小槐树枝桠托住横树枝,不高不低,不卑不亢,合若符契。园艺工人的巧思,令人赞叹;庙内,三面墙壁上均有绘画,其中正面墙壁,墨绘两龙,栩栩如生。据说,绘画为曹雪芹生前好友额比所作。合理想象,曹雪芹应该曾在此处驻足观赏。

离开关帝庙,沿缓坡上行三百米许,进梁启超墓园。看过梁思成亲自设计的其父墓碑以及墓旁一株被称作“母亲树”的白皮松,绕墓一匝离去。

出梁氏墓园,向卧佛寺方向走去。途中,先是请朋友们见证我不久前发现的一处“景点”:路旁一株元宝枫,有条折枝,晴朗天气,出水如泉,滴答不止。昨日阴霾,不出水,但柏油路面,滴水痕迹,几乎成坑。可见,枫树折枝出水的现象,已经颇历时日。此事颇可怪,建议植物学家前往考察研究。

接着,右转进孙传芳墓园逛了一圈。其间,有略懂近代史的朋友,举出各系军阀,一一加以评议陟罚。同时,为施剑翘女侠替养父报仇,意志之坚定,筹划之周密,感慨一番。

出孙传芳墓园,于古柏下,沿通往卧佛寺坡道,经过宿根花卉园、玉兰园。在卧佛寺大门外踟蹰有顷,随即折进左侧小道,过琅玕园。在我的提议下,爬上位于半山的寿山亭(一个庸俗的名字!印象里原先叫“半山亭”,朴实,自然)。虽然累得气喘吁吁,但朋友们一致认为不虚一爬。坐在长方形的亭子里,微风拂面,有飘然欲仙之感;俯瞰植物园全貌,轻微的雾霾,给园林、树丛平添浓浓的古意,恍如观赏一幅巨型的宋人山水画。

下了山亭,过集秀园,往樱桃沟走去。

我们沿右侧山道,溯流而上。路过“一二九”运动纪念亭,至水源头。我指给朋友们看传说为曹雪芹《红楼梦》“木石前盟”和“通灵宝玉”灵感来源的两块岩石,一块光秃秃的岩石上,出人意料地长着一株枝繁叶茂的柏树;另一块高可二三米长约七八米的岩石,形状酷似元宝。朋友们皆啧啧称奇,纷纷掏出相机或手机,拍照留念。

看完过水源头,沿另一条山道下行,过当年北京大学学生留下的“保卫华北”石刻,过曾任北洋政府财政部长的周肇祥修建的别墅“鹿岩精舍”,沿修建于沟底水流边的人工仿木栈道,听着沟中潺潺流水声,顺流而下。过梅园,我指给朋友们看尚未长出叶片的天目琼花树,看一株上挂“江南无所”名牌的梅花,告诉大家,此诗意名字,可能源自南朝宋诗人陆凯的诗句“江南无所有,聊寄一枝春”。

此时,已是傍晚六点多,天色幽暗。在卧佛寺前坡底的“智光重朗”牌楼下,跟一位因为怕累不愿意爬山、在那里歇息的朋友会合,然后,直奔西一出口,结束了我们近四个小时的植物园之旅。

同行的朋友,全都到过植物园,有几位还到过不止一次。但是,均承认,比起我做导游的这一次游览,就跟以前从未到过植物园一样。我不得不告诉他们:园中还有许多有趣的景点,时间关系,我们没来得及逛。与此同时,二月初始,植物尚未吐叶开花,触目尽是灰黄萧瑟之景。若是再过月许,桃花、海棠花、丁香花、郁金香、牡丹、芍药、虞美人、月季,次第开放,园内万紫千红;加上柳丝飘拂,碧水荡漾,鸥鸟翱翔……植物园里更是处处美景,目不暇接。

香山植物园的景,有历史古迹,有自然山水,有花草树木,也有鸥鸟昆虫,一年四季,随时不同。各有看点,各有韵致,是永远看不完,看不厌的。

我既不是游览植物园次数最多的人,也不是游览植物园时观察最细心的人,前后一二十回游览植物园,每一次皆是来去匆匆,不求甚解。关于植物园,我充其量可算是一个不至于迷路的游客。可以肯定,真正谙熟的植物园的人,还能指出更多的景点,讲出更多的趣事!

                                                    2013-3-18

  评论这张
 
阅读(16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