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推荐一种过年方法  

2013-02-13 02:2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蓟县逛庙会

丁启阵

 

今天是大年初三,我突发奇想,鼓动妻子,跟我一起到天津蓟县逛了一趟庙会。这一趟庙会,令我喜出望外。原本不太想去的妻子(她因为做审计工作,曾经在那里住过半个多月),也非常满意——满意之余,一如既往,得出结论:“今后,老公的提议可以盲从。”

过年有各种过法,逛庙会也有多种选择。千里迢迢回老家过年,名曰省亲,合家团聚,实际上是赴同学会。小学的同学,中学的同学,同学的同学,电话不断,短信乱飞,早出晚归,甚至夜不归宿。整天忙碌的,无非是吃吃饭,喝喝酒,叙叙旧,唱唱歌。七天或十日的假期,跟父母家人在一起的时间,不见得有24小时。不回老家,就在自己栖身工作的大城市过年,当然可以有好几种过法:逛街看电影,在家看电视,出门逛庙会,诸如此类。但是,前两种,一年四季,只要是节假日都可以为之,不能算是过年的活动。逛庙会,倒是春节期间的应景活动。但是,凡在北京逛过庙会的人都知道,那场面,那气势,只有四个字足以形容:人山人海。街道、商场、饭馆,都因为许多人回外地老家过年,而显得凄清冷落,但庙会却俨然成了留城人员集中营。想要在庙会上看个表演,吃点小吃,非拿出吃奶的力气不可。

回老家过年,在北京逛庙会,我都经历过很多回。今年,我决定改一改年的过法:以逛景为主。于是,大年初一,携家人到通州,逛了著名的画家村宋庄,逛了大运河边文化公园,逛了燃灯古塔;大年初二,跟妻子一起逛了曾路过无数次、不曾逗留一回的居庸关,逛了我家附近的奥运村(夜景)。相比之下,我们认为,今天的活动最为有趣。

事先,我并不知道蓟县有个热闹的庙会。之所以有今天的蓟县之行,主要原因如下:

李白《北风行》中的“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两句诗,让我对轩辕台这个地方怀有相当兴趣。北京市平谷区境内鱼子山上,不知经何人考证,有了个黄帝陵、轩辕台,并修建起轩辕庙。不论真假,单是“轩辕台”这三个字,就足以令我向往不已。

轩辕台向东不远,便是蓟县。蓟县是周朝开国勋臣召公的封地燕国的都城所在(一说在邻近的邦均),接着又是春秋无终子国的都城。唐朝开元年间置蓟州,治所就在今天的蓟县。这使我不由地联想起唐诗中频繁出现的“蓟门”。“蓟门天北畔,铜柱日南端”(孟浩然),“蓟门逢古老,独立思氛氲”、“驱马蓟门北,北风边马哀”(高适),“弹作蓟门桑叶秋,风沙飒飒青冢头”、“莫道蓟门书信少,雁飞犹得到衡阳”(王昌龄),“骄虏乘秋下蓟门,阴山日夕烟尘昏”(刘长卿),“召募赴蓟门,军动不可留”、“ 蓟门谁自北,汉将独征西”(杜甫),“胡角引北风,蓟门白于水”(李贺)……通过这些诗句,这处唐朝的边关,我已经神游过无数次了,只欠一次实地验证。

网上搜索了一下,又得知,蓟县城内的独乐寺乃是一座始建于唐朝贞观年间的古刹,东侧有清朝乾隆年间修建的行宫,是清帝由京城前往东陵谒陵的小憩之地。独乐寺是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可见其文物价值之高。

当然,出发前,我的内心也有一点预感:一座古老的县城,应该会有比较深厚的民间文化传承,有比较浓厚的年节气氛,不会像北京这样冷清,空旷。

轩辕台、蓟县,距离北京城区不过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即便只是看看轩辕台,看看独乐寺,也是不错的半日游。

开车到独乐寺停车场,发现寺前是一条热闹的古街——渔阳古街。花10元钱停了车,花40元钱买了两张独乐寺门票(平时是40元一张)。进寺一看,古老的殿宇建筑之间,有两班人马正在进行花会表演,竞赛似的,好不热闹。扭秧歌的,跑旱船的,鼓瑟吹笙的,参加表演的男女,穿红戴绿,涂脂抹粉,场面十分喜庆。不一会儿,花会表演被主持人叫停,进行“观音赐福”的佛事活动。希冀得到赐福的善男信女们,听从主持人的指令,双手合十,神情虔诚。扮演观音的女子,作兰花状的手指,柔嫩富态,柳枝从净瓶里蘸了水拂向众人时,表情庄严慈悲。

出得寺门,长数百米的“渔阳古街”,卖中外土洋种种吃食的,卖各种稀奇古怪玩具的,写花鸟体书法的,套圈、掷球赢奖品的,刻印章的,大米上刻字的,相面测字的,周易算命的,提供各种儿童游乐设施的,租赁骆驼给人骑乘照相的……令人目不暇接。最为难得的是,古街上,人虽多而并不拥挤杂乱。假如有画家把整条街的情形画下来,除了缺少汴河那样的河流,市廛风情,跟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有些类似。

返家途中,我们去了轩辕台。所谓轩辕台,就是一座小山包,当地人曾经在那里采石,在一面山坡上挖出了一个大坑。轩辕庙就修在小山包最高处,生锈的大铁门,上着锁,里边情况不得而知。从外面看,建筑形制较为粗糙。今日天气晴好,虽是冬季,山下已颇感温煦,但爬上几十级石台阶,置身庙门前时,寒风吹拂,耳面生疼。大如席的雪花没有看到,地上的残雪,却足以令人想象雪天里“片片吹落”的情景。

接近中午才从家里出发,傍晚六点就回到了家里。这一趟蓟县之行,费时不过七个多钟头。但是,心中的轻松快乐,难以言喻。

古有野叟献曝、野人献芹,这里,我东施效颦,献一种过年的方法:在您所在的大城市附近找一个历史比较悠久的城镇,带上家人,到那里逛个庙会,品尝小吃,寻访古迹。朝发夕归,或者午发夕归,悉听尊便。如果您没有这样做过,我敢保证,那将是一次有趣的经历!

                                                       2013-2-12

  评论这张
 
阅读(5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