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惊鸿一瞥,忧虑深深   

2013-12-23 15: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惊鸿一瞥,忧虑深深

丁启阵

 

最近几年,我去过不少古镇。浙江的乌镇、南浔、溪口,江苏的同里、周庄、锦溪,四川的黄龙溪、平乐、街子、洛带,等等,我都去过,其中有的还去过不止一回。应该说,对于古镇,我有一定的免疫力,不至于大惊小怪。但是,不久前参加一个“衢州行”旅游宣传活动,行至浙江衢州江山市的廿八都古镇,我仍然吃了一惊,心中暗叹:世上竟然有这样的一个地方!

由于杂事纷扰,加上生性懒惰,北京出发前并没有向组织者了解一下行程;到了衢州,也不曾抽空上网搜索一下,找资料看一下。因此,在进入江山县境前,对“廿八都”这个景点的名字,就感到好奇,迷茫。听了到过那里的一位朋友的介绍,才知道,那是一个古镇的名字,原名“道成”。宋朝熙宁年间于乡之下设都,江山县共设四十四个都。道成排列第二十八,故称“廿八都”,读音同“念八都”。

我们的“衢州行”,第一天在衢州市内和龙游区活动,先后游览了孔氏家族除曲阜之外的第二座家庙、传说有仙人着棋的烂柯山、号称“世界第九大奇迹”的石窟和异地保护民间古建筑的典范——龙游民居苑;第二天进入江山市,依次游览历史上人才辈出的毛氏祖居地清漾村、奇峰突起的江郎山、国民党军统头目戴笠故里保安乡,廿八都是当天游览的最后一站。

抵达廿八都,时近黄昏。奔跑着看了三四座已经被辟为展览馆(博物馆)的古宅,就到了晚饭时分。晚饭由一户农家负责,是按照当地百姓过年的习俗、规格款待的,现磨豆腐,现捣年糕,杀了一口猪,老宅的屋柱子上都贴上了春联。参加活动的名博主,加上当地若干领导、媒体记者,一共三十多人吃饭,场面热闹,宾主尽欢。晚饭后,观看当地的木偶戏。戏散之后,差不多是就寝休息时间了。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我们就驱车离开了廿八都,向开化县进发。从进廿八都,到离开廿八都,总共不过十四五个小时,活动内容基本上是:吃了一顿饭,看了一场戏,睡了一个觉。根本没有时间,好好看一看这个古镇。我因为听不懂木偶戏,独自溜出来,古街上走了一个来回。但是,夜色深沉,不得要领。

或许,有人会说,正是因为你们来去匆匆,没能从容游览,仔细打量,廿八都留给你们的印象,便有些神秘。因为这神秘,又平添了几分魅惑。

我相信,廿八都之所以令我吃惊,有惊鸿一瞥之感,跟来去匆匆未及细看有相当的关系。但是,一定不是全部原因。廿八都自有其不同于其他古镇的魅力。

进入廿八都,我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是:这是富贵版的世外桃源。

廿八都,地处浙江西南通往福建的崇山峻岭之中。因为唐末农民起义军黄巢挥师南下,开辟出了一条自浙入闽的通道。在这条通道上,廿八都所在地因为四面环山、关隘拱立、易守难攻,于是成了一个屯兵驻军的所在。太平年代,又成了商旅的要道,来自江苏、浙江的布匹、日用百货,沿钱塘江,溯源而上,先到江山的清湖码头靠岸,然后转陆路,由挑夫挑往闽、赣,进行销售。与此同时,从闽、赣来的土特产也被挑到清湖,然后装船运往金华衢州杭州上海等地。廿八都,因此成为过往货物中转的第一站。很快,廿八都成为浙皖赣闽四省商旅的往来的枢纽,商铺林立,经济迅速发展。

廿八都的地形,很像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都藏得很深。但是,因为商旅往来不绝,廿八都并不真正与世隔绝,它经济上充满活力。由于不少从廿八都走出去的功成名就的军官,退休后于此安家,一些实力雄厚的商人,于此设立商铺,乃至携家于此定居。渐渐地,廿八都街上就出现了不少豪华气派的建筑物,有商铺,也有住宅。廿八都的富裕程度,大约是“无论魏晋,不知有汉”的桃花源人所不可同日而语的;桃花源“俨然”的屋舍,大概也无法跟廿八都的深宅大院比豪华。

毫无疑问,位于浙皖赣闽四省交界处的廿八都,是一个移民集镇。但是,它又跟其他的移民集镇有一个很大的差异:它的移民,来源特别广泛。

别的集镇,一般都是以一个或若干个家族为主,姓氏数量有限。而廿八都不是这样,总共不过一万余人口的小镇,竟然有146种姓氏。这146种姓氏中,号称大姓的陈、戴、黄、李,也不过是各自人口500多一点儿,分别只占总人口数的6.5%7.1%。这一万多人,还分别说着包括“江山腔”、“浦城腔”、“广丰腔”、“灰山腔”(江西宜黄方言)、“岭头腔”(福建汀州方言)、“溪下腔”(福建泉州、莆田一带方言)、“河源腔”、“洋田腔”(位于浙、闽交界的浮盖山麓两个小村落使用的方言)、“下浦腔”等不同的方言。为了相互沟通,他们还有个“廿八都官话”。据考证,廿八都官话系当年满清留下的官话。朝鲜战争时期,有廿八都籍志愿军士兵,在东北地区听到自己所熟悉的方音。近一千年前开始形成的廿八都,姓氏、方言之多样化,为别处古镇所无。

廿八都这样一个世外桃源似的地方,不像其他乡镇那样,被某一个或两三个姓氏所垄断,而是由来自浙、闽、赣三省交界的江山、广丰、浦城,以及福建(包括福建沿海、泉州等地)、江西的语言难以相通的一百四十多个姓氏家族的移民分享,共同拥有,和谐相处数百年,维护着廿八都的经济繁荣,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神州奇迹!

我认为,廿八都的上述种种现象,值得语言学家、民俗学家、社会学家进行深入的科学研究。

改革开放后的三十多年里,由于经济的快速发展,许多地方政府出台了乡镇规划方案,“拆”字令漫天飞舞,百姓住宅不断更新换代,许多存在了千百年、非常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古镇,已经荡然无存。因为亲眼见过太多消逝了的古村镇,我为廿八都至今仍保存完好,感到侥幸,感到欣慰。同时,我也清楚,历史的车轮是任谁也无法阻挡的。古镇的石子路再漂亮,老宅子的庭院再幽深,也无法满足现代人的生活需要。即使地方政府愿意出资保护,投资者愿意进行商业开发,开辟为旅游景区,开辟为博物馆,但它们因为不符合现代生活节奏,不符合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实际上已经被人们所抛弃——没有年轻人愿意继续住在古镇的古宅子中。面对终将消逝的古镇,我们心中最大的奢望,也不过是“缓期执行”而已。

因此,我奉劝旅游爱好者、语言学家、民俗学家、社会学家,想看廿八都这样的古镇,想对它们进行科学的研究,要赶快行动。它们距离彻底消逝的那一天,不会太远。

                                                  2013-12-23

  评论这张
 
阅读(609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