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建议马悦然不公布文化干部姓名  

2012-10-27 13:38:00|  分类: 天下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议马悦然不公布文化干部姓名

丁启阵

 

20121021日,挪威诺贝尔文学奖18位终身评委之一、著名汉学家马悦然先生,在接受《重庆商报》记者采访时,称他经常收到一些中国作家的来信,内容是请他翻译成瑞文和英文,推荐评选诺奖之类。他还说,有位山东的文化干部半年之前给我寄了很多画、古书,还说他本人很阔,奖金我可以留下,名誉归他,我都退回去了。后来发现,他开始给瑞典学院诺贝尔奖小组主席写信了。

事关国人瞩目的诺贝尔文学奖,事关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的评审权威性,事关中国国情,事关中国官员(文化官员)的思想观念和办事作风,事关山东作家的人品和名誉,又是在山东籍作家莫言荣获该奖的时刻……这一报道引起轩然大波,引发众网友的热议,当然是意料中的事。

但是,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张炜的质问,仍然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齐鲁晚报》1027日报道,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张炜为了维护自己以及山东省其他作家、作协工作人员、文化(文学)界的名誉,先后五次发邮件给马悦然的夫人陈文芬,希望马悦然能“以合适的方式说明一下”,“最好指出具体的‘文化干部’、在哪里工作、是谁”,以免“造成极大的误传和猜测”。

毋庸置疑,这个要求是合乎情理的,并不过分。

但是,张炜先生信中的措辞、说法,却有不少可商榷之处。例如“网络谣言具有很大的欺骗性”,“网上的误解流传太多”,“会造成极大的误传和猜测”(以上1023日信);“仍请对媒体澄清”(241012分信);“澄清时如不便注明该‘文化干部’之具体姓名,也要指出其人不属于山东作协,不然网上传播对山东作协伤害太大!”(2411时信)“…在大陆,作协工作人员通常也可被定义为‘文化干部’,所以是必须澄清的”(241239分信);“真正的作家一无所有,更没有那么多古玩字画,但他们视清洁为生命!”“现在许多人都认为是马先生出于各种目的自己编造出来的。当然我不这样看,因为近一个亿人口的大省,怎样荒唐下流的人都会有。”“现在网上已经闹得非常厉害,而且愈演愈烈,对山东作协和马先生都造成了过大的损害”,“您在信中的澄清,却被许多不智的网民指责为‘欲盖弥彰’和‘此地无银三百两’。这皆因未能及时指出那个‘文化干部’到底是谁的缘故,最终让人怀疑是否实有其人”( 261028分信)。

未经证实的情况,张炜先生就已经用“误传”“谣言”“欺骗”“澄清”“编造”之类词语去定义了,还有“必须”之类的命令词语,这可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政府官员的话语风格啊。五封信,按照时间顺序读下来,多少有点“逼供”的味道,张炜先生心里期望得到的答复其实路人皆知,不过是:“那位向我行贿的山东文化干部,既不是作家,也不是作协工作人员”。

既然张伟先生自己都说“近一个亿人口的大省,怎样荒唐下流的人都会有”,凭什么又说“真正的作家一无所有,更没有那么多古玩字画,但他们视清洁为生命”呢?万一马悦然所说的那个文化干部真是山东省作协会员,张炜先生利用自己的知名度和职务之便,宣布其为非真正的作家,将其从作协除名,便可万事大吉呢?我认为,张炜冒了一个很大的风险:他没法保证,山东作协队伍中没有一个荒唐下流的人。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后举国闻名的“王幸福”,不但是山东作家,还是作协领导。张炜先生应该熟悉此人。据说,“王幸福”的大作曾在作协内部一次聚会上朗诵过,没人觉得有何不妥。可见,人都是不知不觉间变得“荒唐下流”的。鉴定一个人荒唐下流与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倘若马悦先生然满足了张炜同志的要求,我们将会看到如下某一种可能的结果:

该文化干部是山东省作协领导,被上级部门宣布停职反省,过一段时间,平调到另一个部门,继续做官;

该文化干部是山东省作协会员,张炜因为曾给马悦然先生施加压力,让他很没面子,从此跟张炜先生结上梁子,作家张炜多一个冤家仇人,少许多安心创作的时间;

该文化干部既不是作家,也不是作协领导,作协主席张炜可以息怒释怀,但是另一个部门(该文化干部所在部门)的领导可能会拍案而起;

从该文化干部的出言出手看,似乎不是等闲之辈,他一旦臭名昭著,马悦然先生遭他忌恨不要紧,他够不着,张炜先生的安危却不免令人担忧;

另外,请不要忘记,马悦然先生接受采访时,所说为了诺奖跟他联系过的,可不止一位山东文化干部,还有“一些中国作家”。中国作协铁主席红颜一怒,模仿张炜向马悦然讨要说法,动静将会更大;

根据我国国情,马悦然的“有位山东的文化干部”,“一些中国作家”,很可能是有所保留的。被逼急了,和盘托出,我担心,那个时候,没有面子的,不只是几个山东作家和作协领导,而是十多亿人民;

…………

为了张炜,为了山东作协,为了中国作协,为了中国社会的和谐稳定,我建议马悦然先生:三缄其口,不说出这位山东省文化干部的姓名。充其量,马悦然先生本人落一个捏造事实、欺骗舆论、炒作自己的骂名而已。过几年,中国政府给马悦然先生颁发一枚“社会和谐”勋章,表彰其对中国社会和谐做出的杰出贡献。

                                                  2012-10-27

  评论这张
 
阅读(82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