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马背上的杜甫  

2012-09-14 00:38:00|  分类: 文史谐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背上的杜甫

丁启阵

 

杜甫决不是一个只会读读书做做诗的文弱书生。青壮年时期,他是一个能骑在飞奔的马上射箭的打猎好手。他出生于世代为官的文人家庭,有祖产可继承,所到之处,都有做官的亲友接待照顾,在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里,杜甫都有条件以马匹作为代步的工具。这些情况,均在他的诗歌中有所披露。

现存杜甫诗中,最早写到骑马的,是《对雨书怀,走邀许主簿》:“走邀愧泥泞,骑马到阶除”。雨后地面泥泞,杜甫骑马去邀请许主簿(可能是杜甫父亲的下属)到自己家赴宴,一直到骑到对方住处的台阶边,而不是在大门口下马。时间在杜甫第一次去山东看望在兖州做县令的父亲。其次,要算是《暂如临邑,至鹊山湖亭,奉怀李员外,率尔成兴》,诗中有“野亭逼湖水,歇马高林间”两句。时间在跟李白同游齐鲁期间,地点大概在济南附近。

上述两诗所说的,都是杜甫以马为代步工具。作于晚年夔州时期的《壮游》,所回忆的则是第一次进士考试失败后,在齐赵的五六年里,跟好朋友苏预(源明)一起骑马驰骋的情形:“放荡齐赵间,裘马颇清狂。春歌丛台上,冬猎青丘旁。呼鹰皂枥林,逐兽云雪冈。射飞曾纵鞚,引臂落鹙鶬。苏侯据鞍喜,忽如携葛强。”穿着华贵的貂皮衣服,春天跑到古代赵国都城遗址(在今天河北邯郸)上引吭高歌,冬天在古代齐国辖境(今天的山东北部)的青丘、皂枥林、云雪冈一带追逐猎物。杜甫骑马打猎的技术十分了得,能够在飞奔的马背上射中天空中的飞鸟。苏源明骑在马上,见此情形非常高兴,当时就把杜甫比作山简善于骑射的爱将葛强。又是赵国故都,又是齐国辖境,可见杜甫当年骑马驰骋的范围相当之大。

杜甫三十五岁时结束齐赵漫游,到长安跑官。在长安跑官的十余年时间里,杜甫的主要交通工具,似乎不是马,而是毛驴。在《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一诗中,杜甫这样描写自己生活的悲辛:“骑驴三十载,旅食京华春。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其中的“三十年”,显系传抄错误,杜甫跑官的时间没有那么长。另一首题为《示从孙济》的诗中有“平明跨驴出,未知适谁门”两句,可以佐证:这一时期杜甫是骑驴出行的。

担任右卫帅府胄曹参军期间,杜甫骑什么出行,诗中未见透露,大约也是以毛驴为交通工具的。这样低微的官职,朝廷应该是不提供官马的。

逃出安史乱军占领下的长安,千辛万苦,跑到肃宗即位的灵武,得了个左拾遗的官职。大概是战乱的缘故,马匹缺乏。杜甫从凤翔去鄜州看望妻子儿女,朝廷不提供官马。杜甫只能步行回去。走到邠州时,杜甫做了一首题为《徒步归行赠李特进》的诗,向名将李嗣业借马。诗是这样写的:“明公壮年值时危,经济实藉英雄姿。国之社稷今若是,武定祸乱非公谁。凤翔千官且饱饭,衣马不复能轻肥。青袍朝士最困者,白头拾遗徒步归。人生交契无老少,论交何必先同调。妻子山中哭向天,须公枥上追风骠。”先是将李嗣业大大地赞扬一通,说平定安史祸乱,非他莫属;接着是诉苦,说当时朝廷所在地的官员都只能勉强填饱肚子,穿衣、骑马均难以满足,像自己这样的职位,尽管年岁老大,头发斑白,也只能徒步回家。考虑到妻子儿女因为长时间得不到自己的音信,生活陷入困境,一定是哭声震天,悲惨异常。最后,提出借马要求,他借的是追风快马(追风骠)。

因为上书替房琯说情,惹恼肃宗李亨,杜甫被下狱论罪。虽然最后没有定他的罪,但是官马被官府收回。杜甫出门看望朋友,只能向房东借毛驴作脚力。《逼仄行赠毕曜》:“逼仄何逼仄,我居巷南子巷北。可恨邻里间,十日不一见颜色。自从官马送还官,行路难行涩如棘。我贫无乘非无足,昔者相过今不得。实不是爱微躯,又非关足无力。徒步翻愁官长怒,此心炯炯君应识。晓来急雨春风颠,睡美不闻钟鼓传。东家蹇驴许借我,泥滑不敢骑朝天……”。其中情形,颇多纠结与苦楚。

朝廷迁回长安之后,条件有所改善。做着左拾遗的杜甫,上下班有官马可骑。《晚出左掖》“避人焚谏草,骑马欲鸡栖”,可为证据。

杜甫最后得了一个贬为华州司功参军的处分。离开长安前往华州赴任,杜甫是骑马去的。《至德二载,甫自京金光门出,间道归凤翔,乾元初从左拾遗移华州掾与亲故别因出此门有悲往事》一诗,有“无才日衰老,驻马望千门”两句。

华州弃官之后,官马肯定是收回去了。但是,从他作于秦州的《病马》“乘尔亦已久,天寒关塞深。尘中老尽力,岁晚病伤心。毛骨岂殊众,驯良犹至今”等诗句看,杜甫是有私马的。很显然,杜甫对自己的老马很有感情。

杜甫一家离开秦州前往同谷,离开同谷前往成都,路途上所作诗歌,都出现了马的身影。《发秦州》“中宵驱车去,饮马寒塘流”,《铁堂峡》“水寒长冰横,我马骨正折”。这马还是一匹白马。《泥功山》诗云“白马为铁骊,小儿成老翁”(泥泞,马身上涂满了泥巴,泥巴干了之后,像是披了铁甲;小孩子行进困难,犹如老翁)。《白沙渡》“我马向北嘶,山猿饮相唤”。

到达成都之后,杜甫诗中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坐骑的信息。倒有两首跟熟人开玩笑的诗,《戏赠友二首》,对两位熟人坠马受伤进行了安慰和劝诫。有可能,这一时期,杜甫无马可骑。

徐知道作乱,杜甫携家避难。从阆州到蜀山的路上,可能是当地官吏提供的,杜甫诗中出现了马。《自阆州领妻子却赴蜀山行三首》之二:“衫裛翠微润,马衔青草嘶。”

在成都的后两年,因为严武力邀其为幕府参谋,杜甫又有马可骑了。《到村》“老去参戎幕,归来散马蹄”,可以证明。而且,骑的还是白马。《至后》:“青袍白马有何意?金谷铜驼非故乡。”

夔州期间,杜甫日常大约是没有马骑的。《崔评事弟许相迎不到,应虑老夫见泥雨怯出,必愆佳期,走笔戏简》:“江阁要宾许马迎,午时起坐自天明。浮云不负青春色,细雨何孤白帝城。身过花间沾湿好,醉于马上往来轻。虚疑皓首冲泥怯,实少银鞍傍险行。”如果杜甫是有马的,用不着他人答应有马车迎接赴宴。最后一句,更是明白地表达了自己没有马骑的遗憾。

不过,夔州期间,杜甫也发生过一次骑着马飞奔下坡、结果摔于马下的不幸事件。《醉为马坠,诸公携酒相看》:“甫也诸侯老宾客,罢酒酣歌拓金戟。骑马忽忆少年时,散蹄迸落瞿塘石。白帝城门水云外,低身直下八千尺。粉堞电转紫游缰,东得平冈出天壁。江村野堂争入眼,垂鞭亸鞚凌紫陌,向来皓首惊万人。自倚红颜能骑射。安知决臆追风足,朱汗骖驔犹喷玉。不虞一蹶终损伤,人生快意多所辱。”祸根是酒后逞能,五十多岁的人,恍惚间回到了年轻时代,大意失荆州。同时,应该也有很久不曾骑马生疏了的原因。

从上边的简单叙述,不难看出,杜甫的一生,陆路行走,马是他最重要的交通工具。毛驴次之。因此,马在杜甫的心目中,有着非常特殊的位置;杜甫对马情有独钟,写过很多关于马的优秀诗歌。具体情形,将另文介绍。

                                               2012-9-14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