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京郊最后的稻田  

2012-06-08 00:28:00|  分类: 浮世感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郊最后的稻田

丁启阵

 

世上的东西,通常只有在远去、逝去、失去之后,才会变得珍贵起来。水稻田就是一个例子。儿时在浙东老家,村子周围水田环绕,一年要种早晚两季稻子。盛夏时节,起早贪黑,蚊叮日曝,抢收抢种,只觉得劳作辛苦,没发现其中诗意。二十多年前,我刚来北京时,今天五道口地铁站、购物中心一带,北大西门附近六郎庄一带,都有大块的水稻田。骑自行车从那些地方路过,决不会效法杜牧,来一回“停车坐爱”稻花香。那时候,在海淀一带,已经看不到明代人刘侗、于奕正《帝京景物略》所说的“稻畦千顷”的壮观景象了,但水稻田是一点儿也不稀罕的。

如今的情况完全不同:五道口、六郎庄,都已水田变商厦,变通衢,变楼林,水稻田已经升华为传说了。若想观赏稻田风光,据我所知,近一点的,有中华民族园(北园朝鲜族景区有巴掌大的稻田),那得花60元门票钱。远一点儿的,从中关村出发,需向北驱车20多公里,到上庄镇东马坊村、西马坊村一带。中华民族园的水稻田,我五六年前去过一次,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上庄镇一带的水稻田,我是前年才“发现”的,去年特意去过几回。其中一回是八月份稻谷灌浆时分,一个晚上,驱车抵达已经是晚上11时许,夜深人静,香气无处不在,扑鼻、扑面而来,令人陶醉,仿佛天地之间架了一口硕大无朋的饭镬,正蒸着满锅上好的香米饭!

三天前,我邀请一位朋友和他的家人去我们的农场菜地和山庄玩耍时,顺便带他们拐进东马坊、西马坊之间的村路,让他们看一眼京郊“江南水乡”景色,凑巧水田里有人在插秧。跟一位坐在田边歇息、头戴遮阳草帽的老人(李增高先生,他自我介绍说是“农科院的”,忘了问他是那个农科院的)聊了几句,得知那一带水稻田已经是海淀区仅存的硕果了,那一片水稻田的面积有600多亩,附近还有几处水田,全部加在一起,总面积约1500亩。李先生说,那是京西一带的全部水稻田了。

不难想象,随着城市的疯狂扩张,上庄一带的这1500亩水稻田,迟早会成为房地产商的盘中之餐,被蚕食鲸吞掉。想要观赏稻田风光、闻稻花香味,得不远千里、万里,去河北,去天津,去东北,去江浙皖闽,去赣粤桂琼,去湘鄂川黔。李增高先生听说我有意替京西水稻田写一点宣传文字,立即他乡遇故知一般兴奋起来,告诉我不久前北京电视台来做过节目,告诉我他们所用的稻种有当年乾隆从江南带来的。显然,老先生已经在担忧这片水稻田的命运了。

                                                       2012-6-7

 

京郊最后的稻田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京郊最后的稻田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京郊最后的稻田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农业专家李增高先生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