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诗经》中的的妙喻  

2012-05-28 07:23:00|  分类: 有点学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经》中的的妙喻

丁启阵

 

《诗经》中的作品,大致创作于距今三千余年至两千五百余年之间。因此,不妨说,它们反映了两三千前的先民的智慧与性情。先民智慧与性情在诗歌中的表现之一是:丰富的联想能力。《诗经》有三种重要的艺术表现手法,赋,比,兴。除赋(铺陈、叙述)之外,比和兴用的都是比喻修辞。差别在于,比是句内的比喻,兴是句外的比喻,语言单位大小有所不同而已。比喻其实就是联想,把两种或两种以上不同的事物联想到一起。自然,不同的事物之间,是有着某种相通之处的。因此,这种联想往往能予人以出乎意料却又合乎情理的新鲜、有趣之感。

《诗经》三百余篇,开篇第一首一上来就是比喻。“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风·周南·关雎》)把相识相恋的青年男女比作河边啾啾应答的水鸟。通读《诗经》不难发现,上古先民是偏爱这种修辞手法的。现代的陕北民歌信天游,也多用此手法。

一般而言,在以动物比喻人类时,是区分感情褒贬的。比如说,用来比喻坏人的,都是不招人喜欢的动物,麻雀、狼、老鼠、癞蛤蟆之类。但是,古人毕竟是古人,跟今人总会有所不同。例如,“螽斯羽,诜诜(薨薨、揖揖)兮。宜尔子孙,振振(绳绳、蛰蛰)兮。”(《周南·螽斯》)这是拿蝗虫(螽斯)比喻多子多孙。“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惙惙、伤悲)。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说、夷)。”(《召南·草虫》)这是把秋天的蝈蝈比作思妇。依照今人的一般看法,蝗虫、蝈蝈不是什么好东西(昆虫)。先民之所以这样比喻,大约跟他们对这两种昆虫的认识和评价有关:那个时代,这两种昆虫并不像今天这样不招人待见。没准,蝗虫、蝈蝈在他们眼里,如同在写《昆虫记》的法国人法布尔眼里,是可爱、有趣的。

以植物或植物情状比喻人类或人类之事,也是《诗经》常用的手法。例如:藤缠树比喻婚姻生活。“南有樛木,葛藟累(荒、萦)之。乐只君子,福履绥(将、成)之!……”(《周南·樛木》)桃花比喻家庭幸福。“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有蕡有实、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家室、家人)。”(《周南·桃夭》)乔木比喻心仪的女子。“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女子跟乔木的相通之处主要不是高度,而是距离。“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周南·汉广》)唐棣花比喻美女。“何彼襛矣,唐棣之华?曷不肃雍,王姬之车?”(《召南·何彼襛矣》)杕杜比喻孤独的人。“有杕之杜,其叶湑湑。独行踽踽,岂无他人?”(《魏风·杕杜》)墓前酸枣树比喻奸佞(陈佗)。“墓门有棘,斧以斯之。夫也不良,国人知之”(《陈风·墓门》)跟现代诗人相比,《诗经》时代的诗人,简直个个都是植物学家。现代诗人写不出好诗,我认为,跟他们都居住在都市中不无关系。城市生活,远离自然,远离植物,远离土地,远离季节,诗人们缺乏对鲜活的生命、丰富多彩的动植物的了解和情感。他们所拥有的,多是虚假、雷同的经历与感慨。

《诗经》中有几处以器物比喻人类,颇为有趣。捕兽网比喻武士。“肃肃兔罝,椓之丁丁(施于中途、施于中林)。赳赳武夫,公侯干城(好仇、腹心)”(《周南·兔罝》)斧头比喻媒人。“伐柯如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何?匪媒不得。”(《豳风·伐柯》)

《诗经》中常见用物事、自然现象比喻人事。例如:鹊巢鸠占比喻女子嫁入夫家。“维鹊有巢,维鸠居(方、盈)之。之子于归,百两御(将、成)之。”(《召南·鹊巢》)落果比喻女人婚嫁(准确地讲,是广东人所说的“恨嫁”)心态。“摽有梅,其实七兮(三兮、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吉(今、谓)兮。”(《召南·摽有梅》)江水分流比喻夫妻分离。“江有汜,之子归,不我似(与、过)。不我似,其后也悔(处,其啸也歌)。”(《召南·江有汜》)燕子飞翔比喻女子出嫁。“燕燕于飞,差池其羽(颉之颃之、上下其音)。之子于归,远送于野(远于将之、远送于南)”。(《邶风·燕燕》)鸠吃桑葚比喻男人吃女人豆腐。“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卫风·氓》)河水流不走捆柴比喻恋人不能相会。“扬之水,不流束薪(楚、蒲)。彼其之子,不与我戍申(甫、许)。”(《王风·扬之水》)草遇旱枯干比喻女子被遗弃。“中谷有蓷,暵其干矣。有女仳离,嘅其叹矣,遇人之艰难亦。”(《王风·中谷有蓷》)花椒结子比喻女人多子孙。“椒聊之实,蕃衍盈升。彼其之子,硕大无朋。”(《魏风·椒聊》)鹿吃草比喻宾客聚会。“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小雅·鹿鸣》)比起今天的诗人来,《诗经》背后那些不具名的诗人,个个都是植物学家。

大概是一次用一个比喻不够过瘾,三千年前的诗人,已经会使用博喻这种手法。例如,用镜子、石头、席子比喻失恋者的心。“我心匪鉴,不可以茹”,“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邶风·柏舟》)用南风、寒泉比喻母爱。“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劳苦”。(《邶风·凯风》)用动植物比喻人体五官。“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卫风·硕人》)

在我看来,《诗经》中的比喻,最令人难忘的是,用花园比喻国家。《小雅·鹤鸣》“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箨(穀)……”。这跟当今一首儿童歌曲的“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里花朵真鲜艳。和暖的阳光照耀着我们,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娃哈哈娃哈哈……”,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2012-5-28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