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我心中最美的一条山路  

2012-02-16 20:20:00|  分类: 山水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镌刻于我生命中的一条山路

丁启阵

 

村后上山的路有好几条,其中通往“共家田”和“山后”(两处有梯田、茶园、桔园、栗园和看柴人住过的石头小屋的所在)的路,最为重要。“山后”比“共家田”远很多,到达“共家田”后还要翻过一道高高的山梁。因为少有人去,如今早已荆棘满路,不好走了。每次回家过年,呼朋唤友到本村爬山,我们都是爬到“共家田”止步。

中国的,外国的,名山大川我去过不少。但是,在我的眼里、心中,这一条只有一公里长的山路,却有着无与伦比的趣味和魅力。无论我身处何地,只要一想起这条山路,童年、乡村的许多往事,便纷纷浮现在脑海里。

登山之前,先要穿过一片果园。果园中除了少数枇杷树和杨梅树,最多的是橘子树。 “经冬犹绿林”的橘子树,独特的气味和颜色,令人眼前一亮,精神振奋。

行至山脚下,有一段路的内侧有条半掩在毛柴(蕨类植物)间的小水沟,山泉涓涓流下,常年不息。山麓一带,几条山沟流水汇聚一处,被拦截在错落有致的三四个小水库中。可能是水质含有某种矿物,居高临下,远远看去,像是一串蓝宝石。

上山之初,左手山坡上有一块被叫做“四岩”的岩石。四岩有半间屋大,村人常在岩下乘凉,躲雨。我儿时也常在岩下玩耍。家乡民间故事说,唐末著名诗人罗隐原是天上神仙,因为在天庭乱讲话,被玉帝罚其嘴衔尿桶板,下凡为人。因而到了凡间的罗隐,讲话无不灵验。最后,他也死于岩下歇息。因为他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好是蛮好,压下来扁渣脑!”话音未落,岩石轰然倒下。所以,每次在四岩下玩耍,心里都有些害怕。

过了四岩,有一段缓坡。徐行上山,可以听右侧山谷中的淙淙流水声,也可以听茂林深处的鸟鸣声,有时候还可以看到松鼠在树枝上往来穿梭。驻足而立,对面山坡林木蓊郁,峭壁上有直下的飞流,雨后还会出现瀑布,风景是不错的。

缓坡过后是一段叫做“百步峋”的陡坡。“峋”在家乡方言里就是“陡”的意思。“百步峋”,是一段如梯的石阶路。实际上未必有一百级,但是,对很久没有爬过山的人来说,却是一段辛苦的路。

过了“百步峋”,有一小段平平的林间路。林深生雾,响晴白日,都能给人以湿润之感。“滴水岩下”,名副其实。

平路之后,登上几级石台阶,便是一块大岩石。可以坐下休息一会儿,感受如氧吧一般的山林气息。村民上山砍柴,多有将柴担一头放在石坡上,一头用“短拄”支撑,站着歇息一会再下山的。

往上不远,是一条小小的山沟,沟中有常年不断的流水。我儿时曾在流水中掀开小石块捉螃蟹玩,渴了,掬起流水就喝,从来不曾发生肚子疼之类的麻烦。

接着转过一道山梁,就到了“小木鱼”。所谓“小木鱼”,其实就是路边隆起的一块岩石。因为一两个地方是中空的,金石敲击之下,能发出木鱼一般清脆的声音,传出去很远,在山间回荡。

过了“小木鱼”,再转过两道山梁,很快就到了水滑危险的崖头。倘若你没有恐高症,站在崖头,远眺俯瞰,水洼如玉,道路如带,炊烟如丝,行人如蚁……村庄如画!

站在崖头,面前不足百米处,便是山间盆地“共家田”。映入眼帘、传进耳膜的有:有半个世纪以上历史的石头小屋,成片的橘子树,山间流水,画眉鸟欢快的啼鸣……有三四十亩土地的“共家田”,是二三素心人相约偕隐的绝佳去处。我儿时,村人在这里种番薯(红薯),种洋芋头(马铃薯),种其他不容易遭禽兽祸害的庄稼。这里曾有我家两三块土地,每年可以收获数百斤番薯或洋芋头。困难时期,本村没有饿死过一个人,跟“共家田”不无关系。我的记忆里,即使是割“资本主义尾巴”时期,村民也是家家有“自留地”的。虽然都是零星旱地,但藉此亦可填补蔬菜、杂粮的缺项,春三月青黄不接,有救命之用。

今年正月初三,约吴浙宁、周才双、卢先方、金小尧等新老朋友爬这一段山,还有几件事,值得一说:上山时,看到了多年未见的残雪之景;看到了平常于春夏之间开放的杜鹃花,据说是年前出现过小阳春天气的缘故;因为今年春来迟,旧年的野果“山乌珠”竟然有未干枯坠落的,嚼之依然有甜味;在吴浙宁的推荐下,品尝了一种山上随处可见、椭圆形状、浑身长满芒刺的野果“雉鸡头芡”(学名“金樱子),竟然有介于甘蔗与蜂蜜之间的甜味;下山时,吴浙宁带路,看了本村一个后生独力营造庙宇的工地,交谈之下,发现此君颇有隐遁情怀。

这一条山路,冬季尚且如此值得一游。其他季节,或蕨类茁长,或山花烂漫,或野果酸甜,或竹笋带露,更有无穷的乐趣。

这一条山路,在我眼中已经有如许难得的景致;在我心里,更是有太多的回忆。六岁那年的初夏时分,动员一个五岁的伙伴,跟着我,赤着脚,摸黑去“共家田”,找我月色中仍在那里耕种的父母。半路上,伙伴吓得大哭。最后,由我父亲用箩筐,一头一个,把我们挑下山,挑回家。儿时几次跟父亲在山上干活时,夜色中,跟七八米外眼冒绿光的豺狼对峙。有父亲在,我无所畏惧。遗憾的是,父亲已经于六年前猝然去世。每当想起儿时的那些情景,我都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到父亲健在的岁月!

                                                  2012-2-16

 

我心中最美的一条山路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我心中最美的一条山路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四岩


我心中最美的一条山路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我心中最美的一条山路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我心中最美的一条山路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我心中最美的一条山路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杜鹃花


我心中最美的一条山路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黄栀花果


我心中最美的一条山路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金樱子


我心中最美的一条山路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山乌珠苗


我心中最美的一条山路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我心中最美的一条山路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我心中最美的一条山路 - 丁启阵 - 丁启阵的博客
 独力修庙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