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万一有高徒是历史学家  

2012-12-04 01:19:00|  分类: 文史谐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一有高徒是历史学家

丁启阵

 

“名师出高徒”这句老话,既可用于夸赞教师,亦可用于夸赞学生。自然,也可以是教师、学生打包一块儿夸赞。学生出身名门,无比荣耀;教师教学有成,心满意足。名师出高徒,似乎是世间一桩无限美好的事情。

但是,我近日阅读赵俪生先生的回忆录《篱槿堂自叙》,却看到另一种情形:当高徒是秉笔直书的历史学家时,也可能是名师的灾难。

《篱槿堂自叙》第四章《大学》,赵俪生先生写到自己考上清华大学外语系后,因为该系教师没有一位能令他感到满意的,于是“把触角伸向了中文系”,旁听了俞平伯、朱自清、闻一多三位先生的课。

赵俪生先生八十余岁时所写的回忆录中,字里行间,对闻一多先生充满了敬佩爱戴之情。称闻一多先生是“真正讲出东西来的”教师;称闻一多先生搞考据、搞训诂,有比所有的训诂学家都高明的地方,“是他在沉潜之余,还有见解、有议论”;说闻一多先生的议论对学生来说,“启发很大”;说当时学生们一下子“就爱上了闻先生”,“大家争着选修或者旁听他的课”,说学生们从闻先生的讲课中窥察他的治学方法,跟着他查类书,跟着他熟悉谶纬;说闻一多先生到西南联大、到蒙自以后,学问来了个大跃进,“他通过《周易》研究,把古代民俗、古代社会经济、甲骨文、训诂之学……凝练到一起了,写出了《周易义证类纂》那样精绝的著作来”;为闻一多先生死得太早深感惋惜,认为闻先生“若是活个大寿数,他会写出惊动几个世纪的东西来”。最后,赵俪生先生甚至像个天真烂漫的孩子一样,表决心道:“我既然受教于他,我就得立志,以期无愧于称做他的学生。”

作为教师,身后能得高徒如此敬佩与爱戴,夫复何求!

然而,同样曾是赵俪生先生曾经旁听过课程的名师俞平伯、朱自清两位,却没能得到闻一多先生那样的待遇。不同于回忆闻一多先生的洋洋洒洒千余言,说到俞平伯、朱自清两位先生的部分,总共不过三百余字。照录如下:

 

  俞平伯后来很出名,报刊都很捧他,也许因为在《红楼梦》上蒙过冤屈,替他平反一下。但当年我对这位老师,却尊敬不起来。个儿是矮的,眼睛是斜的,小平头,一袭蓝布大褂。初开学的晚会上,他献演《活捉》,他演张三郎(文远),夫人演阎婆惜,他夫妻二人的昆剧修养是够好的,但看过后,心里总不是个味。去听课,繁征博引,甚至引到‘先曾祖曲园先生曰’,我心里想,做学问就做学问吧,引曾列祖有什么必要?!朱自清佩弦先生,温文尔雅,深通人情世故,人望很高。我们同学办的刊物请他写文章,从不推辞,而且文稿工工整整,一如其人。但我到他课堂上听,一门‘陶潜’,一门‘李贺’,两个工作量最轻的题目,讲不出东西来。我们同学们私下里常常评头论足,说‘讲出东西来’和‘讲不出东西来’是老师们中间的一条分水岭。

 

以如此不留情面的文字写自己的老师,而且都是名满天下的老师——其中朱自清先生因为死当其时还被一代伟人树为“宁愿饿死不吃美国救济粮”的民族楷模!赵俪生先生显然是浸淫史书太久,古代良史董狐灵魂附体,或者脑子秀逗了,完全不谙世事,不懂谀墓。我敢肯定,倘若俞平伯、朱自清两位先生泉下有知,一定会如芒刺在背,深感不安的。

忝为高校教师,尽管并不奢望自己的学生中也会出个把具良史秉性且有出版回忆录资格的弟子,但读到这样的文字,我也不禁于内心自勉、自警道:要向闻一多先生学习!

                                                   2012-12-4

  评论这张
 
阅读(13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