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苏东坡最幽默的诗  

2011-10-10 19:15:00|  分类: 文史谐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东坡最幽默的诗

丁启阵

 

我一直认为,幽默是作家的基本素质。不懂诙谐幽默的作家,决不会是一个优秀的作家。因为,人世间有太多的苦难,需要有人来制造一些轻松快乐的气氛。

苏东坡当然是一个诙谐幽默的作家,他的言谈、诗文,往往诙谐百出,妙趣横生。但是,遍读苏东坡诗文,我觉得,写于海南儋州期间的《夜烧松明火》,是他平生所作诗歌中最幽默的一首。诗如下:

 

岁暮风雨交,客舍凄薄寒。

夜烧松明火,照室红龙鸾。

快焰初煌煌,碧烟稍团团。

幽人忽富贵,帐芬椒兰。

   珠煤缀屋梢,香[]流铜盘。

坐看十八公,俯仰灰烬残。

齐奴朝爨蜡,莱公夜长叹。

海康无此物,烛尽更未阑。

 

诗歌大意是:岁末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苏东坡的住所冷清清的,有些许寒意。但是,松明火照得红光满室,犹如火红的龙凤在飞舞。快速腾起的火焰,明亮炫目,青碧的烟雾团状飘浮。幽居偏僻之人,仿佛突然间大富大贵起来,帷帐都散发出椒兰的芬芳。松烟点缀屋顶,松明燃烧时流出的汁液,滴流在铜盘中。看着松明燃烧,渐渐成为灰烬,想起晋朝大富豪石崇,他家早上煮饭都不用柴火,用蜡烛;又想起本朝莱国公寇准,府上夜夜高朋满座,巨大的蜡烛间,觥筹交错。不由人不令人心生感慨:寇准被贬至海康做雷州司户参军的时候,海康应该是没有松明这种好东西的。蜡烛燃尽,夜却漫长,寇准在海康的日子大约是不太好过的吧?

这首诗,幽默之处有三:一是所咏之物(松明)非常细小,但语言极其典雅。即纪昀所言“琐屑题,写得大雅”。相反相成,令人忍俊不禁。二是苦中作乐,睥睨富贵,极尽夸张(穷困之物松明火好处)之能事,将精神胜利法发挥得淋漓尽致。三是诗人自身形象,天真烂漫,十分可爱。

我生长乡野穷家,又遭逢物资极端贫乏的年代。少年时期,家中常常连煤油也买不起,或者买不到。于是,夜间以形如精瘦腊猪肉之松树老枝即所谓松明燃烧取光(照明),乃是家常便饭。松明燃烧时如龙凤飞舞的光焰、袅袅升腾的团团青烟、吱吱冒油声以及散发出来的松脂香味,都有真切的体验。说实话,松明决不是一种理想的照明之物。倘若有煤油,有蜡烛,是谁也不愿意用松明的。

敝乡有两句“死话”(反话),曰:“没得亮,点蜡烛;没得吃,吃猪肉。”苏东坡这首诗,韵味跟敝乡这两句“死话”相似。因此,每次品读苏东坡这一首诗,我都感到格外亲切,忍不住要哑然失笑。

                                                  2011-10-10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