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我也信  

2011-07-29 11:16:00|  分类: 天下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也信

丁启阵

 

因为术业方向,也因为个人兴趣,平时我贴在博客上的文字,多是谈诗词、谈文史的随笔。但是,经常会有网友给我提要求,希望我能就一些新近发生的新闻事件,说一说自己的看法。

我之所以较少写议论时事的文字,既不是因为我对家国民生漠不关心,也不是因为我有“从不投反对票”“从不添乱”的奴隶习性。相反,我跟大多数网友一样,很容易动感情,能被好人好事感动得热泪盈眶,也能被坏人坏事激发得义愤填膺。我较少写议论时事的文字,最主要的原因是,我觉得当今我国发生的许多事情,里边其实没有多少可挖掘的东西,说不出什么新鲜的意见,做不成像样的文章——天灾人祸,说来说去,多是人祸,根源无非是官员腐败、监管不力、制度缺失、没把人民当人之类。都是些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东西。重复来重复去,白白浪费口水,浪费笔墨而已。

甬温线动车追尾事故发生后,又有网友给我留言,说希望看到我对此事的评论。网友的语气、态度都很诚恳,不予理睬,实在是于心不忍。因此,这里我就“评论”几句。

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就地掩埋事故车头是否掩盖证据的提问时称,掩埋车头主要是为了便于抢险。可能是为了增加这种说法的可信度,他又加了一句后来被称为“高铁体”的名言:“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对于掩埋动车车头,虽然我心里也觉得十分可惜,认为匪夷所思——从前说地上的一颗螺丝帽都可以捡起来,擦干净后装到机器上,机器就会欢快地转动起来,祖国就会很快被建设好。现在,如此先进、值钱的一整个动车车头,就这么被埋掉,不是太浪费太败家了吗?为了抢险,就算是河滩、沼泽地,需要垫一下,从附近弄些砖石木材,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呀——但是,我还是愿意相信王勇平先生的说法。我们的许多政府官员,的确就是那样的智力水平。另外,这也符合当今国情,给第三世界兄弟无偿援助,替第一世界的美国人埋单,那撒出去的钱,都如同漫天大雪了。区区一个动车车头算什么呢?咱政府不差钱。

其实,不光掩埋车头是为了便于抢险的解释我相信,其他所有来自官方的说法,我一概相信。最可笑的是许多铁路专家(包括日本的铁路专家),还在那里很认真地分析、探讨导致事故发生的种种可能的机械方面的原因。这些专家,显然缺乏理解中国国情的基础知识。在中国,没有铁的规律,只有人的胡来。事故发生后,有关部门的一系列处理行为,就地掩埋车头,拆解车厢尽快运走,签订赔偿协议,表彰身亡动车司机,免去上海铁路局局长龙京等人职务,调去三年前因另一次重大铁路事故(胶济铁路“4·28”特大事故)被免职的总调度长安路生做局长,立即恢复通车,等等等等,都等于明明白白、准确无误地昭告天下:甬温线动车追尾事故跟中国其他一切铁路事故一样,根源既不在机械制造环节,铁路修筑环节,也不在信号设备环节,而在于人的环节,准确地说,在于“官”(也有管的意思)的环节。这官(管)的环节,层次决不低于上海铁路局局长一级。网络上看到一些专家在煞有介事地把动车司机、铁路局调度员列入责任人名单,并且把他们说成是主要责任人。我觉得,这些专家不是无知,便是无耻。不知道他们在替谁开脱。这次事故发生在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被免职之后,据此可以猜测,车祸根源,官的级别,应该等于或高于铁道部部长!

说着说着,有点跑题,其实我想表达的意思无非是:迄今为止有关部门的说法、做法,我都相信,相信事故根源不在机械技术环节,相信掩埋车头不是为了掩盖证据,相信后车司机是真的值得表彰的,相信局长书记们是应该暂时免去职务……的。

我所不相信的是:事故的根源就只是这个样子,事故的责任者就只有这几位,事故责任者的级别上限就是局级。

                                                        2011-7-29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