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续写名著是作家缺乏自信的标志  

2011-04-16 01:02:00|  分类: 天下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续写名著是作家缺乏自信的标志

丁启阵

 

为了躲避“文人相轻”、“酸葡萄心理”之类了无新意的批评老调,我原本已经决定不掺乎如今正被许多人热烈谈论着的为名著写续作的是非之争了的。但是电视上看到刘心武先生在其“续作”签售会上的一番讲话后,我改变了想法,有点不吐不快的感觉。刘先生的原话是:“中国人很可怜,你有些新想法,说出来,写出来,印出来,要冒很大的风险,压力很大的。中国人在经典面前总是匍匐在地,我不成,我不对,我不敢,我不做,我错了……”。说这一番话时,刘心武先生有表情,有动作,摇头晃脑,活灵活现的。

假如刘先生这番话,是就他的“揭秘”《红楼梦》所发的感慨,我表示赞同。学术探讨,理应有这个自由。谈论《红楼梦》,不应该成为“《红楼梦》研究所”研究员或者“《红楼梦》研究会”会员先生们的专利。但是,假如他是因他的“续作”《红楼梦》而生的感慨,那么,我就无法苟同了:反对续写古代名著,未必是因为中国人“很可怜”,“在经典面前总是匍匐在地”,而可能是因为,人们对有重大创造性贡献者(例如曹雪芹先生)怀有尊重与崇敬之情。刘心武先生貌似勇敢、自信的背后,其实透露的却是怯懦与不自信。我认为:作为小说家,像曹雪芹写出《红楼梦》(哪怕是半部)那样写出自己原创的伟大小说,才是不“可怜”,才不是“匍匐在地”。揣摩前辈文学家原意、规行矩步写“续作”,终究不是文学创作的正道。试问:古今中外,哪位一流作家曾替人写续作?古今中外,可有一部续作成为一流名著的?

甘心花费数年时间,替名著写续作的,倘若不是为了攀龙附凤吸引眼球获取商业利益(据说美国小说名著《飘》的续作《斯佳丽》的作者,获得了2000多万美元的稿酬),那么,一定是臣仆心理在起作用:心里承认自己无法企及前辈作家,愿为其臣仆,实现其未了的愿望。能这样做的人,当然是好人,是忠义之仆,但一定不是优秀文学家,优秀文学家会有“欲语羞雷同”、“语不惊人死不休”(均为杜甫诗句)的讲究和追求。据说刘心武先生为了续作《红楼梦》,呕心沥血,前后花费了七年的时间。吴佩孚(吾佩服)!如果250年前的曹雪芹泉下有知,穿越过来,大约会拍着刘心武先生的肩膀,深情地说:“…(玄、裔?)孙子,辛苦你了!”

自信的女子,不屑于傍大款嫁豪门;自信的作家,也不应该去附骥写名著续作。

对那些疾言厉色、义正词严斥责刘心武先生、称其续作将误导大众的“红学家”,我是很不认同的。我认为他们犯了学问家的职业病:迂。其迂有三:一是不通历史,二是高估刘氏,三是低估群众。为《红楼梦》写续作,不自今日始。早在曹雪芹去世不久的十八世纪就开始了,逍遥子《后红楼梦》(1796年前后)、王兰沚《绮楼重梦》(1799年)、陈少海《红楼复梦》(1799年)、秦子忱《续红楼梦》(1799年)、海圃主人《续红楼梦》(1805年)、临鹤山人《红楼圆梦》(1814年)、归锄子《红楼梦补》(1819年)、嫏嬛山樵《补红楼梦》(1820年)、《增补红楼梦》(1824年)、花月痴人《红楼幻梦》(1843年)、吴趼人《新石头记》(1905年)……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红楼梦》岿然屹立,从来就没有一部续作曾经误导过大众。刘心武先生是当代有一定知名度的小说家,他在CCTV上“揭秘”《红楼梦》有不少观众,他背后的书商也有相当的炒作能量。但是,比起曹雪芹,比起《红楼梦》,那还是有相当差距的。不客气一点,可以仿照杜诗名句,说:“续作书与名俱灭,不废《红楼》万古传”。没错,到处都能碰到支持刘心武先生写续作的人,这篇帖子下估计也会有一些支持刘心武先生写续作的网友忍不住骂我几句,但是,可以肯定,他们的数量是有限的,不能代表群众。其中,兴许还有一些是书商安排的托儿,或者干脆就是穿了马甲的书商本人。我们通常所说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其中的“群众”,指的是大多数人,经过一定时间观察的大多数人。少数人被蒙蔽,多数人在一定时期里被蒙蔽,都无妨于这句格言的合理性。

很多人用“狗尾续貂”这个成语比喻给《红楼梦》这样的文学名著写续作。我觉得这个比喻不太恰当:将狗尾巴续到貂皮上,技术上不成问题。但是,把续作续到名著上去,这个技术难关迄今未被人类攻克。无论续作者如何强调自己揣摩到了名著原作者的真意,无论封面设计、书名字体如何巧妙地利用视觉的相似性诱惑购书者,名著终究是名著,它如日月,如泰山,不会因为有续作出现而黯淡,而降低分毫。

退一步讲,如果说用“狗尾续貂”这个成语作比喻是合适的,那么,也许我们可以提出这样一个探讨的话题:私家的貂皮,他爱续狗尾就续狗尾,哪怕续的是狗尾巴草,他人也无权过问。但是,倘若这貂皮不是私家之物,是否随便站出来一个人都可以给它续上狗尾呢?就是说,这里边是否有一个如何对待公共财物的规则或公德问题呢?

                                                      2011-4-16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