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受 访  

2011-03-02 22:03:00|  分类: 日常琐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访

 

两个小时前,78点间,俺在自家的服装店里接受了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Stéphane Lagarde先生的采访(有录音)。问答的大致情况如下:

Stéphane Lagarde:“两会”即将召开,你有什么特别的期待吗?

丁:没有。他们开他们的会,我照常做我该做的事情。根据多年的经验,我不认为会有什么特别令百姓惊喜的决策出台。政治民主化的步伐,比我期望的慢太多了。

Stéphane Lagarde:不久前,铁道部长刘志军等高级别官员被查出腐败,你有什么看法?

丁:没有特别的看法,只是零打碎敲的个案处理而已。被查处的官员,有可能只是官场内部斗争的失败者。我理想中的反腐败,是制度化的,批量化的,至少得像香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廉政风暴”那样。许多迹象表明,实际上有腐败行为的官员,数量、级别,都比已经遭到查处的要多,要高。反腐败要想做到令老百姓满意,没有政治民主化,缺少有效的监督,是永远不可能的。

Stéphane Lagarde:中国现在是世界上的第二经济大国,可是为什么言论还是这么多限制?政府怕什么?

丁:我也不知道政府在怕什么。有可能怕发生前苏联那样的情况吧,也可能在探索一条不同于西方的道路。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有学者开始鼓吹,说儒学、国学等所谓传统文化,可以给中国带来好运,后来又有学者因为看到西方国家也出现了金融方面的危机,甚至提出了西方不亮东方亮的说法。政府领导人,有可能受到了这些学者观点的影响。

Stéphane Lagarde:大规模的土地征用、拆迁,有可能造成很严重的后果,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丁:土地征用和拆迁,不完全是政府和百姓尤其是农民的利益冲突,大多是房地产开发商和农民之间的矛盾。问题是,许多地方政府的职能部门(主要是公安、城管)不恰当地站在了房地产开发商那一边。当然,这其中也有政府为了追求GDP、税收、经济增长率的需要。现在高层政府似乎已经认识到,这些需要的代价太大,应该加以限制了。

Stéphane Lagarde:我接触到的中国人,大多很怕谈政治,不敢批评政府,你为什么可以这样轻松地表达自己的看法?你不害怕?

丁:我认为,我说到的这些问题,政府领导人其实也都是清楚地认识到了的。之所以没有得到解决,不是他们不想解决,而是困难太多,牵一发而动全身。我只是期望改良,不主张革命。中国言论的开放程度,可能比你们外国人尤其是外国媒体想象、了解的要大很多。

Stéphane Lagarde:你理想中的政治民主化什么时候才会实现?

丁:短期内不会实现。我寄希望于曾经留学欧美的下一代政治人物。现任领导人多是技术型人才、在国家大型企业工作并且被提拔上去的,他们的知识结构和工作经历,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在政治改革上有特别大的兴趣,不敢冒政治风险,他们更期望稳定,出现和谐局面。

Stéphane Lagarde:感谢你接受采访。你的说法,我基本上都认同,但是,你说现任领导人政治兴趣可能不大,我不同意,我认为,他们都是政治方面很厉害的专家,比现在西方很多国家的领导人厉害。你们的时装店很漂亮,希望不久的将来我能做一次关于时装、时尚的节目,再来采访你。

                                                     2011-3-221:58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