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闰土的梦想  

2011-12-02 17:27:00|  分类: 浮世感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闰土的梦想

丁启阵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屈原《离骚》

 

 

众所周知,鲁迅名作《故乡》里,只字未提闰土的人生梦想。我不但不认识闰土本人,就连他的子孙也不认识一个,自然无从了解闰土的人生梦想是什么,因而无料可爆。我只是强烈地感觉到:作为千千万万中国农民的缩影,闰土是应该有他的梦想的。

不错,《故乡》中的“我”(假设就是鲁迅吧)过了三十年,跟闰土重逢的时候,这位不过四十来岁的儿时伙伴,完全不像是有梦想的人了:“先前紫色的圆脸,已经变作灰黄,而且加上了很深的皱纹;眼睛也像他父亲一样,周围都肿得通红……他头上是一顶破毡帽,身上只一件极薄的棉衣,浑身瑟索着……那手也不是我所记得的红活圆实的手,却又粗又笨而且开裂,像是松树皮了”。相貌倒在其次,对作者的称呼和态度,不惟令作者打了一个寒噤,也让千千万万的读者悲从中来,心凉半截,泪涌满眶!

作家乍见闰土,那些少年时代的快乐往事一齐涌上心头,兴奋得不知道说什么好,结果只说了句“阿!闰土哥,——你来了?”闰土呢?“他站住了,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动着嘴唇,却没有作声。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分明的叫道:‘老爷!……’”接着,还回头对儿子水生说:“水生,给老爷磕头。”作家向闰土询问景况,得到的回答是:“非常难。第六个孩子也会帮忙了,却总是吃不够……收成又坏。种出东西来,挑去卖,总要捐几回钱,折了本,不去卖,又只能烂掉……”。作家猜测,“他大约只是觉得苦,却又形容不出”。

作家悲叹的是,两小无猜的儿时伙伴,中间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我们读者感慨的则是:当年多么机灵活泼的农村孩子,变成了一个低声下气、唉声叹气的穷苦人。他的人生境况,甚至不如他的父辈。

当年的闰土,十一二岁的少年闰土,在作家心目中的形象是:月色下的海边西瓜地上,项戴银圈,手捏钢叉,向一匹猹尽力的刺去。他会装弶捉小鸟雀,稻鸡,角鸡,鹁鸪,蓝背……;夏日会到海边捡贝壳,红的绿的都有,鬼见怕也有,观音手也有;他知道怎么去海边沙地的西瓜园驱赶吃西瓜的獾猪,刺猬,猹等;他还知道潮汛来时,海边沙地里有许多跳鱼,不停地跳,都有青蛙似的两个脚……这是多么敏捷机灵的少年,多么快乐有趣的生活!

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敏捷机灵少年变成了卑微麻木的中年,快乐有趣的生活变成了凄苦无望的日子。

有了六个孩子的中年闰土,我们大致可以知道,他已经失去了做梦的资格。充其量,他只能:希望年景好一点,有收成,种出的东西能挑去卖掉,可以少捐点钱,不要折本,全家人能吃饱肚子,不挨饿。

闰土的时代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闰土的具体梦想是什么,已然不复重要。如今重要的是:这个国家,这个社会,能否提供给千千万万像闰土这样的底层百姓、农民一个可以做梦的环境和起码条件:温饱的日子,较为安全的环境,孩子上得起学,妇女儿童不会常常被拐卖,住房不会突然遭拆毁,祖祖辈辈赖以糊口的土地不会随便遭征用;诸如此类。

梦,倘若不是白日梦,总是需要翅膀的。

                                                  2011-12-1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