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北京这个城市的语文水平  

2010-10-22 01:37:00|  分类: 有点学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这个城市的语文水平

丁启阵

 

北京有三千多年的建城史,八百多年的建都史,是当今中国的首善之区,政治、文化的中心,现代汉民族共同语(普通话)标准音所在地。理所当然,毋庸置疑,北京是当今中国文化水平最高的城市。

但是,首善之区也未能尽善。比如说,识文断字(读音、写字、用词)上,就有若干瑕疵存在。

当今,北京语音以及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的普通话,“口吃”“吃(喫)饭”中的“吃(喫)”都读chi(痴)阴平。这个读音,来历相当可疑。“口吃”的“吃”,古代韵书里的标音一般是“居乙切”,折合成今天的普通话读音,应该是ji一类的音,口语词“结巴”的“结”字庶几近之。“吃(喫)饭”的“吃”,古代韵书的标音有“苦击切”、“喆历切”,折合成今天的普通话读音,应该是qizhi之类的音。可以肯定,北京话两个“吃(喫)”的读音chi不是中古标准音的正宗嫡系,很可能是讹变而来的。

“脏土或扔掉的破烂东西”义的“垃圾”,当今北京语音以及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的普通话,其中“圾”字都读ji音。“垃圾”这个词较早见于南宋吴自牧的《梦粱录》,即记录的可能是当时杭州的方言。“圾”字今天吴方言和其他南方许多方言都读sx一类声母。“垃圾”的“圾”字原本写做“扱”,古代韵书里有“楚洽切”、“测洽切”等音。折合成今天的普通话读音应该是chece之类。相比之下,吴方言以及其他南方方言读sx声母,比较接近,音理上容易解释。而北京话读ji,很难解释。很可能,这个读音是念半边字(及)来的。

北京有两个地方,一个不太有名,一个很有名,它们名字的写法一直是一笔糊涂账。不太有名的在西直门附近,字写做“高粱桥”或“高梁桥”;很有名的在故宛平城,字写做“卢沟桥”或“芦沟桥”。最近我老打过西直门一带经过,注意到市政部门悬挂的交通路牌,写做“高粱桥”、“高梁桥”的都有,而且两种写法相距不到百十米。虽然看到有不少人的文章著作里写成“芦沟桥”的,但是我一直以为正确的写法应该是“卢沟桥”。一查古书,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因为,“芦沟桥”的历史也很悠久。

近期的一条新闻,人所共闻:华中科技大学教授肖传国为了报复科普作家方舟子的学术打假,雇凶伤人。凶手持辣椒水、铁锤等物,伺机袭击,直取要害。所幸方玄昌、方舟子逃遁及时,未伤及性命。案件在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审理,1012日,包括肖传国在内的五名被告被以“寻衅滋事罪”宣判,肖传国被判拘役五个半月,其他几个被告人分别被判处5个半月到1个半月不等的拘役。我不懂法律,没有资格也没有兴趣就量刑是否恰当发表议论,但我有兴趣说一下“寻衅滋事”这个词语的使用问题。权威词典解释是:寻衅,故意找事挑衅;滋事,惹事,制造纠纷。很显然,石景山区人民法院的法官,完全用错了词语,或者说搞反了“寻衅滋事”这个词语的意思。肖传国雇佣凶手,决不是为了找事挑衅,制造纠纷,他是为了摆平二方,以便自己今后平安无事,飞黄腾达,当上中国科学院院士。

综上所述,即使是全国的首善之区,北京市的语文水平也是有待进一步提高的!

                                                     2010-10-22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