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最有学问的黑人美女  

2010-10-13 17:26:00|  分类: 浮世感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学问的乐趣

丁启阵

 

最近,我的一些研究语言学的年轻朋友在谈论“祥伯九问”。祥伯者,我的同行、供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的刘祥伯也;九问者,祥伯兄对语言学研究者提出的多个问题也。所谓“九问”,其实不止九个问题,罗列如下:

 

你为什么想研究语言学,是因为靠这个混饭吃吗?

是想通过研究语言去寻找某个一辈子都不明白的疑问吗?想借助于语言研究弄清楚这

个世界吗?

如果是为了混饭吃,为什么不找别的混饭手段,偏偏相中了语言学?

如果人生重来,还愿意终生研究语言吗?

语言研究中究竟发现了什么?有什么已经释怀了,有什么还没有释怀?

究竟什么才算是语言学的研究?什么研究其实在你看来根本就不是语言研究?

学界之内,你由衷佩服谁的研究?此人的研究究竟给了你什么样的触动?

如果学界的舵轮由你来执掌,你会怎么引导学界进行语言的研究?你所梦想的语言研究

伟大成果是什么?

你的一生中,究竟什么样的心得或研究令你踌躇满志?什么样的挫折令你终生遗憾?

 

看了这些问题,我有两个反应。第一反应是:祥伯兄好大的志向!第二反应是:祥伯兄在自寻烦恼。斯人也而有斯疾,烦恼源于远大志向,惟志向远大者能有此烦恼。

其实,并非只是语言学研究者有这些问题。在胸怀远大同时又有相当造诣的专业人士眼里,任何学术领域都是破绽百出、乏善可陈的,都没有几个人的成绩是入得了自家法眼的。听说最近北京大学中文系一位退休教授说过一番话,大意是:北大中文系这几十年来,除了两位学者的两本著作,其他人的论著都是垃圾。话很狂,也很毒,但必须承认,它不无道理。古人所说三不朽,学者走的是“立言”之路。大江东去,风流消散,要想写出一两篇流传千古的文字,跻身不朽人物的行列,谈何容易!绝大部分人,都不过是把学问当做一个栖身之所,讨一口饭吃,养家糊口,自得其乐。若是能通过千辛万苦、日积月累,比一般人多读几句书,多写几行字,成为达人、名人,就其乐无穷,就算没有虚度人生了。

我想起了《镜花缘》黑齿国的“学问美女”。唐敖、多九公游览黑齿国,在一条小巷子里遇到两个十四五岁的“女学塾”学生。本以为海外偏僻小国之民,没有多少学识,却不料,单是这两个黑少女,就让学富五车、见多识广的两位大唐王朝读书人(其中唐敖还参加过进士考试,中过探花)相形见绌,颜面尽失。

这两个黑齿国女学生究竟有怎样的学问见识?这里摘要介绍如下:

她们精通音韵学。对于字音辨析细致入微,能在多九公列出的“敦”字十个读音的基础上,指出还有吞、俦等读音。她们会熟练使用反切,以“吴郡大老倚闾满盈”(问道于盲)代指自己向不懂音韵学的多九公请教反切。她们懂得语音古今不同的道理,并且把这道理应用于经籍文义的解释上。

她们对于经籍文字的理解,有自己的独到之处。《论语》中,颜回病死后,他父亲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这一句话,她们提出了不同于前代大儒却又合乎情理的说法:不是让孔子卖了车子给颜回置办外层棺材,而是要利用孔子车子的材料制作外层棺材。她们对《论语》的版本流传、文字异同也有深入的了解,指出“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文字有脱落,原文当作“贫而乐道,富而好礼”。

她们对《周易》的版本,如数家珍。多九公一句“解《易》各家约有百余种”,被她们抓住把柄,要求多九公在她们所说的九十三家之外,再说出七个、五个、两个,一降再降,直到一个、半个,囧得多九公“面上红一阵,白一阵,头上只管出汗”。因为,她们知道,《易》历代总共就只有九十余种本字。自然,她们不但详细了解九十余个版本,而且对各种本子的优劣也都有自己的观点。

说完之后,她们不依不饶,指出多九公的毛病:并无自己见解,不过是随波逐流,强不知以为知,只知道大言欺人,目空一切,旁若无人。“多九公听了,满脸是汗,走又走不得,坐又坐不得,只管发怔,无言可答”,“脸上青一阵,黄一阵,身如针刺,无计可施”。唐敖在旁,也浑身不自在。直到后来商人林之洋出现,才带他们逃离了令他们尴尬无比的地方。

黑齿国的两位才女,当然是小说作家李汝珍虚构的人物。但是,像她们那样的学识境界,人们是可以通过努力达到的,并不虚无飘渺。

“其人不但通身似墨,连牙齿也是黑的,再加着一点朱唇,两道红眉,其黑更觉无比”,这样的女子,显然是不符合我们东方传统审美标准的。但是,苏东坡说得好,“腹有诗书气自华”,有如此深厚的学识修养的黑女子,配上“弯弯两道朱眉,盈盈一双秀目,再衬着万缕青丝,樱桃小口……”,有谁还能不觉得她们也是妩媚动人的美女呢?

假如撇开经世济民、利国利民、造福人间、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等等大帽子,其实,学问之于学者,有如金钱之于商人,其价值往往不在于使用,而在于炫耀,在于追求过程的神情贯注和精神充实,不会空虚,无暇“三俗”。

                                                     2010-10-13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