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回应来自孙绍振教授的人身攻击  

2010-07-05 01:32:00|  分类: 日常琐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孙绍振教授讨教四个问题

丁启阵

 

本人屡次领教媒体的导向威力,领教媒体记者断章取义的高强本领,深知:媒体上的文字即使不见得每一篇都歪曲事实、颠倒是非,“不尽可信”的确是普遍现象。

因此,这些天,尽管看到多家媒体转述的多位专家对我的批评意见。但是,我一律保持沉默,不做回应。因为,媒体的转述,未必是准确、全面的。我根据媒体的转述进行回应,很可能会放大误会,背离事实,徒增人际隔阂、人间恩怨而已。

可是,今天看到《现代快报》2010070402:45孙绍振教授的回应,我却不能继续保持沉默。因为,我那篇被几个专家学者言之凿凿定性为“自我炒作”、被众多网友诅咒谩骂、遭若干匿名者恐吓威胁的博客帖子,是阅读孙教授正式发表在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之后的有感而发。孙绍振教授既然回应了,自然就成了我的“对方辩友”。既为辩友,就应该有来有往,来而不往非礼也。

我的回应并非辩论,而是讨教。我想讨教孙绍振教授如下四个问题:

一、我所说的“病态审美”,并非指朱自清父亲在月台间爬上爬下时穿的是否礼服,而是那种在“违犯交通规则”前提下的“笨拙”行为,被当做感人的形象加以赞美。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对本国文化传统中缺乏对公共利益和规则的尊重和遵守意识(我那帖子中所说的“实用主义”就是这个意思),深感遗憾。即使我这种想法不对,大约也是学术见解问题,何以一下子就变成了学术态度、做人态度问题呢?孙教授的“我看他是不老实,不老老实实做学问”,实在有人身攻击之嫌啊。我估计,孙绍振教授大约不曾对我的做学问情况作过调查。如果我猜得不错,那么,孙教授本人这样轻易给人下结论,是不是也会有“不老实”“不老老实实”之嫌呢?

二、我说(其实我只是“认同”,因为“违反交通规则”的说法不是我发明的。不敢掠美,再次说明)朱父违反交通规则,孙教授说我“没有进入历史语境去读这篇文章”。这个批评我只能接受一半。因为,我的确不曾到过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南京浦口火车站——那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因为,我不相信,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在火车站月台间爬上爬下是公认的文明行为,是车站管理者许可的行为。“火车很少的,大家都是爬来爬去的”,并不能成为朱父爬来爬去的理由。即使朱父只是普通百姓,不是做过官并正在谋求官职的知识分子,他也没有理由这么做。我想请问孙教授:现在不少城市道路上也是大家都随便穿来穿去的,难道这就可以成为您也跟着穿来穿去的理由吗?

三、我的阅读经验告诉我,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知识分子讨小老婆”决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还是会被认为是不太好的事情的。至少,有识之士是不会轻易做这个事情的。朱自清的另一篇名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卖唱歌女要他点个曲子,都能让他忸怩不安、心里矛盾好半天,讨小老婆就更不用说了。不知道孙教授是根据什么文献,得出“当年知识分子讨小老婆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个结论的?

四、博客帖子属于随笔,也可以说是杂文,行文比论文自由得多,况且我的帖子中,凡引用处都已经明白交代来历,没有一处故意隐瞒的。大段摘引孙教授论文(这跟“大段采用他论文里面的内容”是截然不同的),目的是为了避免转述走样,为了避免歪曲孙教授的原意。一篇短短的随笔或曰杂文中,采用了他的一点儿资料(决非报道中所说的“很多资料”),就成了我丁某人“有点浮”的证据。那么,孙教授论文中采用了更多的他人(提供)的资料,又当何论呢?

另外,既然孙绍振教授倚老卖老,口口声声以“副教授”指称在下,尤其是“这个副教授有点‘浮’”,显然有蔑视的意味。那我也效法一下,倚小卖小,告诉孙绍振正教授一点儿信息:早在九年前,贵省的一所大学,厦门大学(不是您所在的福建师范大学),曾经邀请我去该校中文系教书,许诺的条件是“解决正高”,我因为离开北京有诸多不便,没有接受有关专家的美意(对在那之前只有一面之缘的有关专家,我至今心怀感激)。倘若,孙绍振正教授还愿意就职称问题继续探讨下去,我建议您不妨使用百度、中国知网、国家图书馆等查询系统,调查一下本副教授的论文和著作,看看是不是一个浮躁之人,是不是一个不老实之人!

酷暑中执笔,措辞难免有欠冷静之处。如有冒犯,敬希谅鉴!

                                                 2010-7-5

 

 

附:《现代快报》相关段落

 

孙绍振:

  我看他是不老老实实做学问

  一个普通读者这么说,情有可原。但是,一个副教授这么说,我觉得这就让人担忧了。孙绍振,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他在《语文建设》上发表的《〈背影〉的美学问题》一文,是丁启阵矛头所指的对象。

  辗转联系上孙绍振的时候,他开始不愿意多说,但再次致电过去,老教授还是开口了。情感是超越于理性之上的,这一点丁启阵副教授给弄混淆了。

  黑布小帽、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很多人以为这是朱自清父亲穿得朴素,其实不是,这是那个年代的礼服。那时候,朱自清的祖母去世,父亲又被撤职了。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正在承受巨大精神压力的父亲,还穿着礼服来送儿子,尽父亲之责,这实在是难得。当时,这些难言之隐都被朱自清看在眼里,所以,他流下了复杂的眼泪,而这眼泪更加感动人。丁启阵说,这是病态的审美,我看他是不老实,不老老实实做学问。

  说父亲违反了交通规则,孙绍振认为那是因为他没有进入历史语境去读这篇文章。朱自清的《背影》所描写的场景发生时,浦口火车站的火车很少的,大家都是爬来爬去的,并不是朱自清父亲一个人这么攀爬。至于说朱自清在官纳妾,孙绍振说,当年知识分子讨小老婆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丁启阵)没有起码的美学审美。中国语言文字,最动人的不是抒情,而是白描。背影中,白描骇人的感觉,他没有感觉到。他这么做的目的,网友们都说了,不过是吸引眼球罢了!孙绍振说,丁启阵在博文大段采用他论文里面的内容,很多资料都采用了他的,说明这个副教授有点

  孙绍振说,《背影》在几次教改中都没有被删除,足以证明了它的生命力。现在,不仅是中国,就连美国的华人中文课本中,也有《背影》,这说明这个散文确实好,经得起考验。

  《水浒传》写黑帮,《红楼梦》玩早恋,《三国演义》搞暴力,《西游记》纯空想……是不是传统的经典都不能阅读了?一些学者对一个交通规则就能打倒一篇经典散文的说法不可思议。按照丁教授的理论,文学家只需做现实的传声筒即可。

(摘自《现代快报》2010070402:45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