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元朝皇帝在上都的生活  

2010-06-21 09:28:00|  分类: 山水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都一线

丁启阵

 

我不久前的坝上之旅,凑成了有趣的三都一线:北京市、张北县、正蓝旗市,分别是元朝的三个都城所在地,它们依次是大都、中都和上都。元朝四都,我四天之内走了三都,可算是一次难得的旅游经历。但是,我的五个外国学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们两天之内就走了这三都。

这一次去张北采风,我跟一位研究生先行两天。头一天,我们午后到达张家口,在一位张北朋友的陪同下,绕道去了趟崇礼(西湾子镇),以为那里有坝上地区最古老的天主教堂。第二天上午,去看了一下已经完全干涸了的安固里淖。我的五个外国学生,第三天傍晚从北京出发,夜里十点左右到达张家口。我和张北朋友驱车到张家口南站,把他们一路接到了张北。第二天早上,我们就坐上一辆中巴车,迤逦北上,奔内蒙古正蓝旗而去。外国学生的主要兴趣是看内蒙古大草原、骑马,我的主要目的是看上都遗址、感受数百年前张库大道上往来商旅的风尘辛苦。

车一出张北县城,就是典型的坝上景象:土地平旷,视野开阔。在坝上,欲穷千里目,不必上高楼。来自德国、法国、日本的外国学生,不曾亲眼见过如此开阔的大地,多少有些兴奋;我呢,则因为他们的兴奋,而略有自豪之感。自豪之余,没忘记告诉他们,新疆人有一句话:“不到新疆,就不知道中国有多大。”意思是,要想充分感受中国之大,就应该去一趟新疆。还给他们讲了一个多年前在韩国听来的故事:有个韩国人,一次坐飞机去欧洲。飞机飞到内蒙古上空时,从机上广播中得知,飞机下方是某某沙漠。从未见过沙漠的这位韩国朋友自然是十分好奇,于是扒在舷窗上俯瞰沙漠。看久了沙漠,难免困倦,这位韩国朋友于是就睡着了。醒来后,张望舷窗外,还是沙漠。于是接着睡,醒了接着张望舷窗外,还是沙漠。如是者三四回。于是,这位大韩民国的朋友由衷地感慨道:“中国真的好大!”

车愈往北走,视野愈开阔,耕地愈少,草原愈多。过了沽源县九连城,就进入了内蒙古地界。很快,车窗外就出现了“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的景象。这种景象,不但外国学生为之兴奋,陪同我们的张北帅哥姚领峰也情不自禁地唱起了一首首关于草原的歌曲。

据小姚讲,我们这个时候去草原,时间还是早了一些,草还不够长,草原上许多漂亮的花还没有开。若是再过一个月,到七月中旬,金莲花开时节,满眼金黄,有些地方甚至能看到《敕勒歌》里所唱的“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致,那才叫美丽。

蓝天白云下的空旷草原之景固然美丽,但看多了也不免要犯困。尤其是,这几个外国学生头天晚上还在招待所房间里边喝酒、边看足球比赛,直闹到凌晨四点半才去睡觉。不过,只要有人喊一声“看羊群”或“有好多马”,他们便会立即醒来,揉着眼睛连声问“在哪里?在哪里?”

将近二百公里的路程,就在大家时醒时睡、一惊一乍中不知不觉地走过了。正午时分,在面对正蓝旗市大广场的一家蒙古风味餐厅吃过手把肉、喝过马奶酒之后,我们费了一点周折,终于在正蓝旗的东北方向约二十公里处找到了上都遗址。到了一看,陆续到达那里的二三十个游客,大部分是开挂着“京”字车牌的小汽车去的。不必上前细询问,一看便知是同乡。

上都遗址,虽然修建了气派的大门,有像样的售票处,大门口内侧停着几辆小电动车,显然是拉人观光用的。但是,遗址门内,就是大片的草原,目力所及,并无任何建筑。因此,未见有人购票入内,都是在大门外徘徊片刻,随意拍几张照片,然后,原路返回——通往大都遗址门口的公路只有一条。我们也因为时间不允许,只在门口逗留了半个小时左右,便登车南归,直奔我们的下榻处张北县城。

因为是原路返回,新鲜景色不多,加上大半天的颠簸,同学们的精神明显不如上午。因此,返程中,出现了“三多三少”现象:睡眠多,清醒少;沉默多,说话少;平静多,惊呼少。

不过,在进入张北境内后,一段逐日的经历,着实令人难忘。以为太阳落下去了,可是车子一上缓坡高处,却看见它赫然犹在,距离地面尚有一竿高;车子下了缓坡,又见太阳没入了远方平岗;等到车子再一次升上岗头,又见太阳离地还有半竿高。如是者三回,车进县城,时近傍晚八点,才再也不见太阳升起。一个傍晚,一段二十公里左右的路程,看了三回日落,不知道算不算人间奇景呢?反正,我是第二回看到。第一回是上一次到张北,走的路段跟这一次完全一样。

我不是晋朝人王徽之(子猷),可以潇洒到孤舟雪夜访好友戴逵(安道),忍了一宿的寒冷,到了人家家门口,却又不去叩门,往回撤了,说什么“乘兴而行,兴尽而返”!我这一回,一往一反460公里,目的不是乘兴而行,正如文章开头所言,我主要是为了看上都遗址,为了感受数百年前张库大道上往来商旅的风尘辛苦。因此,在文章接近尾声的时候,我不能不说一说张库大道,说一说元上都。

乘坐行驶在平坦的柏油路上、时速八九十公里的汽车中,无论如何是很难感受行走在草原盐碱地沙丘上、每天步行二十公里的商旅的艰辛的。元大都遗址什么遗物也没有看到,但是,那个地方,具体地说,古称金莲川的那片草原,那一带远山,我是看到了的。辅以想象,当年的繁华和喧嚷,依稀可见,可闻。再读一下《马可波罗行记》的相关描述,元朝的上都和忽必烈在那里的生活,就都复活了一般,历历在目:

 

……内有一大理石宫殿,甚美,其房舍内皆涂金,绘种种鸟兽花木,工巧之极,技术之佳,足以娱人心目。

此宫有墙垣环之,广袤十六哩,内有泉渠川流草原甚多。亦见有种种野兽,惟无猛兽,是盖君主用以供给笼中海青鹰隼之食者也。海青之数二百有余,鹰隼之数尚未计焉。汗每周亲往视笼中之禽,有时骑一马,置一豹于鞍后。若见欲捕之兽,则遣豹往取,取得之后,以供笼中禽鸟之食,汗盖以此为乐也。

此草原中尚有别一宫殿,纯以竹茎结之,内涂以金,装饰颇为工巧。宫顶之茎,上涂以漆,漆之甚密,雨水不能腐之……

汗在此草原中,或居大理石宫,或居竹宫,每年三阅月,即六月七月八月是已。居此三月者,盖其地天时不甚炎热而颇清凉也。迨至每年八月二十八日,则离此他适。君等应知汗有一大马群,马皆牝马,其色纯白,无他杂色,为数逾万。汗与其族皆饮此类牝马之乳,他人不得饮之,惟有一部落,因前此立有战功,大汗奖之,许饮此马乳,与皇族同……

……每年八月二十八日,大汗离此地时,尽取此类牝马之乳,洒之地上。缘其星者及偶像教徒曾有言曰,每年八月二十八日,宜洒乳于地,俾地上空中之神灵得享,而保佑大汗及其妻女财产,以及国民内臣民,与夫牲畜马匹谷麦等物。洒乳以后,大汗始行。

……大汗每年居留此地之三月中,有时天时不正,则有随从之巫师星者,谙练巫术,足以驱除宫上之一切风云暴雨。此类巫师名称脱孛惕(Tebet)及客失木儿(Quesimour)……此辈尚有别一风习,设有一人犯罪,依法处决者,取其尸体熟而食之,然善终之尸体则不食。

…………

(摘自《马可波罗行记》第一卷第七四章《上都城》,冯承钧译,中华书局2004年新一版,277279页)

 

七百多年前,而且是我们所不熟悉的马上民族,风光景物、风俗习惯,自有许多可惊可叹者。

元代名臣、散曲名家张养浩在今天陕西潼关一代旅行时,看到一千多年前秦汉时期的宫殿都已荡然无存,发出了“宫阙万间都做了土”的感慨。不知道有没有想到,他自己所处朝代兴师动众、劳民伤财修建的宫阙,七百多年后的我们所看到的,也都早已“做了土”呢?

                                                    2010-6-21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