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妲己是怎样被妖魔化的?  

2010-05-16 02:23:00|  分类: 有点学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妲己是怎样被妖魔化的?

丁启阵

 

说到妲己,大约很多人都会立即想起三个字:狐狸精。

历史传说知道得多一些的人,还会对妲己的罪行如数家珍:一年冬天,看见有人赤脚在冰上行走,便让纣王命人将他双脚砍下,看看那两只脚为何不惧寒冻;有一回看到一个大肚子的女人走过,便让纣王命人剖开女人肚皮,看看腹内究竟是什么,白白断送了母子的性命;有一回与纣王打赌,说自己能看出孕妇腹中胎儿的性别,纣王于是命人找来十多个即将临盆的孕妇让妲己一一辨别,然后剖开每个孕妇的肚子验证,十多个孕妇与胎儿死于非命;怂恿纣王杀死忠臣比干之后,将其剖腹挖心,以印证传说中的圣人心有七窍的说法;等等。总而言之,妲己是一个恶贯满盈的蛇蝎美人。

孔子的高足子贡曾经说过一句有替商纣王鸣不平意味的话:“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论语·子张》)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商纣王并没有人们说的那么坏。其实,不光是纣王,妲己也没有人们说的那么坏。

显然,妲己是被后代的历史讲述者(包括正史正说者和野史戏说者)妖魔化了。换言之,妲己的那些罪行,大多都是后人加工、演义乃至杜撰出来的。

早期的历史文献中,妲己并没有那么多的罪行。《尚书·牧誓》中武王伐纣时列举的纣王罪行中关于妲己的,只有“惟妇言是用”一句;《国语·晋语》说到妲己的也只有“妲己有宠,于是乎与胶鬲比而亡殷”一句;《吕氏春秋·先识》关于妲己的文字多一些,也不过是“商王大乱,沉于酒德,妲己为政,赏罚无方。”

其实,在商朝,帝王“惟妇言是用”、宠爱乃至敬重妇人,根本不是什么新闻。有学者指出,“惟妇言是用”并不仅仅是纣王的个人行为,而是殷商时期的一种社会现象,是殷商社会普遍存在崇女观念的反映。殷商的崇女观念,体现在政治、军事、祭祀、农业等各个方面。从甲骨文的记载看,殷商时期有如下一些跟周代以降明显不同的现象:上层妇女有自己的领地,有事的时候到首都朝见国王,没事的时候就住在自己的领地,很像后来分封各地的诸侯;上层妇女有独立的经济地位,她们从事农业生产,因而有义务向商王进贡,进贡的物品有猪等家畜、甲骨、贝类等;有领地、有经济地位的女性,自然也有相应的政治地位。当时国家大事有两件,一是祭祀,二是战争。甲骨文中,妇女主持祭祀、率军作战的记载,都有不少。商王武丁的妻子妇好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她不但主持过各种祭祀活动,还曾多次率军,先后出征羌方、土方、巴方等部落,立下赫赫战功。考证起来,殷商时期的崇女观念,可能是母系社会制度的遗风(参刘淑丽《先秦汉魏晋妇女观与先秦文学中的女性》6-15页,学苑出版社2008年)。

只不过,纣王的宠爱、信任妲己,并没有取得乃祖武丁宠爱、信任妇好那样的理想效果,如此而已。都是宠爱、信任妇女,但是效果与结局截然不同,这跟妲己与妇好在政治修养、行政能力上存在很大差距有关,跟是否“惟妇言是用”关系不大。

可见,妲己的被妖魔化,根源于商、周妇女观的不同,商朝有女尊男卑观念,周朝以降没有这种观念——已经转变为男尊女卑的观念。

当然,妲己的被妖魔化,还跟评价历史人物时的“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祖传规则和西人揭示的“马太效应”有关。

妲己被妖魔化的时间,从子贡的感慨看,显然很早。子贡是春秋时期人,据此可以断言,早在春秋时期,纣王已经是臭名昭著的大坏蛋,妲己已经是蛇蝎心肠的狐狸精了。

妲己的被妖魔化,一般人很容易想到《全相平话五种》中的《全相武王伐纣平话》和《封神榜》敝乡有两句童谣,曰:“《封神榜》,讲话由自讲(=信口开河);《西游记》,讲话如拉屁(=放屁)。”。实际上,司马迁的《史记》已经把妲己写得很不堪了。司马迁虽然没有直接说妲己有本文开头所列举的那些罪行,但是,他在《殷本纪》中,紧接着“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之后,就来了一个要命的关联词“于是”。不用说,这“于是”后边的罪行,都是纣王在落实“妲己之言”的行动。那么,“于是”后边有哪些罪行呢?请看:

 

…使师涓作新淫声,北里之舞,靡靡之乐。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而盈巨桥之粟。益收狗马奇物,充仞宫室。益广沙丘苑台,多取野兽蜚鸟置其中。慢于鬼神。大聚乐于沙丘,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

 

就是说,司马迁含糊其辞地就把这些奢侈荒淫的行为,都归到了妲己的名下。以司马迁“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史学造诣兼文学修养,妲己要想不成为千秋万代红颜祸水的杰出典型,那是不可能的。

    妲己形象,之所以在历史长河中越传越坏,越描越黑,我认为跟我们中国人如下独特的历史观、文学观有直接关系:一个王朝尤其是历时较为长久的王朝的末代皇帝,必定是个大坏蛋,这个大坏蛋的背后,必定有一个美人,这个美人必定是骄奢淫逸、满肚子坏水的邪恶女人。其间似乎有如下的逻辑:如果没有这样一个邪恶女人,男人就不会变成坏蛋,王朝就会永固,历史故事就会枯燥乏味,没有吸引力。

                                                  2010-5-16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