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参观汪曾祺画马铃薯图谱的地方  

2010-05-01 04:13:00|  分类: 山水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参观汪曾祺画马铃薯图谱的地方

丁启阵

 

    在《寻访汪曾祺在张家口的足迹》那篇文章里,我曾经许过这样的愿望:“下一次再去张北,我要去汪曾祺先生边画《中国马铃薯图谱》边在牛粪火里烤马铃薯块吃的沽源‘马铃薯研究站’看一看。”没有想到,一个月之后的今天,我就有机会实现这个愿望了。

    这一次来张北,我的主要目的是带研究生进行方言调查实践。今天上午做完音系调查之后,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调查词汇的合作人,午饭之后回宾馆的路上,我说起想去沽源看看汪曾祺呆过的“马铃薯研究站”的愿望。不料,东道主在一刻钟之内便安排好了所需车辆。于是,我们立即出发。

    沽源是张北的邻县,我以为不会太远。可是,司机老王说,从张北到沽源有一百三十公里的路,开车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虽然已经是阳历四月底,但坝上地区还是一派冬天景象:土地是灰蒙蒙的,树枝是光秃秃的,看不见一点绿色,地势稍高的坝头、山顶,老远就看得见有皑皑的积雪——听当地朋友讲,大前天还下了一场不小的雪。在这样的时节兴师动众,跑那么远的路,只为了看一眼自己喜爱的作家半个世纪前呆过很短一段时间的地方,心里是多少有些过意不去的。

    原本以为,能找到汪曾祺呆过的马铃薯研究站旧址,看一看它的环境,拍两张照片,就算不虚此行了。毕竟,已经半个世纪过去了,沧海足以变成桑田。不料,去了之后,却有不少意外的收获。我所说的意外收获,既不包括看到路边村镇墙上刷着“台湾蜜月”、“关爱女孩”之类莫名其妙的标语,也不包括返程一次停车看远处发电风车时,在山坡上捡到一些晶莹如翡翠美玉的小石头——有些还是满天星一般镶嵌在火山岩小石块中的,令人想起不久前的冰岛火山喷发,想起电影《2012》。

    我所说的意外收获,指的是,在见到沽源农业局的办公室主任、一位研究土豆的专家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到达沽源县城的时候,我们停车向路边一位中年男子打听“坝上农科所”或者“土豆研究站”在哪里,因为他也不甚清楚,就把我们支到了“沽源县农业局”。在农业局,我们向第一个见到的人(一个小伙子)打听半个世纪前当地是否有一个“坝上农科所”或者“土豆研究站”。小伙子表示没有听说过,但是,他很热情地招呼我们跟着他,去询问隔壁的办公室主任。办公室主任更加热情,一听我们的来意,立即声明,自己除了研究马铃薯,也是文学爱好者。果然,他不但知道我要找的“土豆研究站”在哪里,也知道汪曾祺是有名的当代作家。不由分说,他便主动要求带我们去走一趟。于是,我们的车子跟在他的车子后边,过一座大桥,出县城向东约行七八里路,就到了当年“土豆研究站”的所在地。“土豆研究站”这个单位早就撤了,但是当年的房屋还在。不过,已经被圈进了一处尚在建设中的AAAA级旅游景区“塞外庄园”范围。庄园大门紧闭,我们在这位主任的带领下,绕到侧门,进入庄园。我拍了一些早在汪曾祺先生到那里之前就已经有了的几座石头墙根的平房的照片,只是无人知道,汪曾祺先生当年是在哪一座平房的哪一个房间画《中国马铃薯图谱》,用牛粪火烤马铃薯块吃。我们在一座平房前照了两张合影,以示留念。照过合影,我从主任那里学到一个新知识:土豆除了黄瓤的和白瓤的之外,还有黑瓤的。这黑瓤的土豆,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黑美人”。

    出了庄园大门,主任又指给我看当年“土豆研究站”种植土豆的土地,据他说,当年的“土豆研究站”有数百亩土豆试验田。回到公路边,在指给我们看当地民间传说为辽国萧太后梳妆台、1999年被文物专家挖掘后证明是元代古墓(墓主是元世祖忽必烈外孙阔里吉思和他的两个妻子)的时候,主任告诉我,汪曾祺当年应该就住在古墓旁边的那个村子里,塞外庄园里边的平房是他上班的地方,他并不在那里住。我开玩笑说,汪曾祺当年应该参观过“萧太后梳妆台”,主任说:“那是肯定的。”我不理解的是,曾经在散文里深情描写过水母庙的汪曾祺先生,为什么只字未提这座至今保存完好的“萧太后梳妆台”呢?有人猜测,可供人艳想非非的梳妆台,很可能是毫无意趣的“树葬台”的讹传。挖掘发现,墓中男主人的尸首被盛殓在一截树段挖成的盒形棺材中。

    经过参观汪曾祺踪迹过程中的简短交谈,主任在我的要求下,爽快地做出了两个承诺:待会回到城里,带我们参观他们的土豆研究室,赠送给我一点他们培育的土豆新品种。所谓土豆研究室,实际上就是用细胞培养土豆苗的无菌室。从无菌室出来的时候,主任意外地赠送了我一小瓶薰衣草秧苗。他说,这种薰衣草种子市价不菲。我表示,带回北京后,一定以科学的态度,认真种好这些薰衣草秧苗,争取以实际成绩报答主任的慷慨和美意。

从研究室出来,又去了一处贮藏土豆种的保温仓库。在那里,主任又赠送了我们一些土豆种。可惜的是,这个季节没有“黑美人”。黑美人,得等到秋天才会有。

    从土豆仓库出来,主任热情地邀请我们共进晚餐,同时毫不谦虚地说:“我的酒量是很大的。”这位名叫刘茂清的农业局办公室主任,饮食态度之率真,令我深受感动。但是,我因为急于赶回张北,没有接受他的美意。我们相约:秋天有黑美人时,我一定再到沽源,我们喝个痛快!

    从沽源返回张北的一路,对我而言是相当有趣的。我喜欢看“如睡”的坝上冬景,心中默念清人张维屏“万紫千红准备着,只待春雷第一声”的诗句,在脑子里勾勒出坝上旷野绿草如茵、野花遍地的画面,亲身验证着当地人关于张北地理的一个说法:“山无头,水倒流。”即:远看有山,走进了却看不到山在哪里;河流不像别处那样向东或向南流淌,而是自南向北流淌。但是,最为有趣的是:感受着天似穹庐笼盖四野的同时,我们眼看着由橙红转金黄的太阳,从低于我们身处之地的远方的地平线处,一点点地陷落下去——不是我们见惯的太阳在西边的山上落下去。这种只有坝上才能看到的景象,让我觉得很新鲜。

                                                        2010-5-1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