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我不是“作家”  

2010-04-05 10:23:00|  分类: 浮世感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是“作家”

丁启阵

 

因为开博客,不时有天南海北、素不相识的读者问我:“你(您)是作家吗?”

说实话,面对这个问题,从前我都会犹豫一秒钟,然后作答。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断然否认,有点不顾事实,有点矫情。毕竟我曾经写过不少文字,眼下“笔耕”也算勤奋。记得周立波(小说家周立波,不是海派清口周立波)《暴风骤雨》中,管农民叫“田作家”,准此,说我是“字作家”简称“作家”,也顺理成章。此外,人家既然这么问了,大约也是认为咱已经有几分像他们心目中的作家了,发问不过是为了印证一下他们的判断而已。如果我一口应承,又有点自以为是,有点不谦虚。因为,根据我一直以来接受的教育,作家是一个充满着崇高意味甚至有点神圣的字眼,“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嘛,不由我辈不肃然起敬乃至毛骨悚然,我怎敢僭称“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呢?更重要的,我国已经有个“中国作家协会”,无论是望文生义还是顾名思义,没有加入该组织的,应该都不能称为作家。换言之,没有加入该组织而自称作家的,都有效法李鬼、搞山寨版的嫌疑。

从前犹豫一秒钟之后,我的回答通常会是:“我是一个教师。”有耐心一点的时候,我会告诉他们自己在一间大学中文系教书,既教语言学,也教文学,甚至还教过写作课;心情比较好的时候,我也开个玩笑,回答他们:“没错,除了上课之外,我是整天坐家里。”

从现在开始,我决定不再犹豫,但凡有人问我“你是作家吗”,我将一概断然予以否认:“我不是作家!”

我之所以作此决定,原因不在我,不是我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事实上我压根就没想过要吃这颗葡萄),原因在于“中国作家协会”及其“作家”,是它和他们有太多令人侧目咋舌的行径。许多人为之愤愤不平的“圈养”或曰“豢养”,我倒不觉得有什么。因为,这可能是他们唯一的谋生手段。失去了在野生环境里获取食物能力的禽兽,倘若不进动物园、不去充当爱心人士的宠物,他们只有死路一条。至于他们被“豢养”、“圈养”之后,过着无所事事、无忧无虑的日子,“温故支薪”,只知道领工资,不懂得写文章,这事更轮不到我辈操心。豢养、圈养他们的人都不介意,我辈百姓咸吃萝卜淡操心,皇上不急太监急,岂不是自寻烦恼?就是剽窃者可以得到作协名誉副主席的青睐,力荐加入“中国作协”,也不关我辈啥事体,这是他们圈(juan)内的豢养规则问题,民可知之,不可议之。我所不能接受的,是“中国作家”们的草菅民命和鱼肉百姓——“作家”成了“作践人民的家伙”的简称。事例不少,最著名的有两起。其一是前年汶川大地震,有个省作协副主席觥筹交错之余,作词一首,“……纵作鬼,也幸福”,自告奋勇代表死难百姓抒发忠君爱国、幸福快乐之情。千万百姓的生命,被他当作草,当作野花,编织成花篮,充当他演唱赞歌、表达忠心的道具。其二是不久前,西南地区遭遇百年不遇的干旱,数千万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不少企业、百姓都在想方设法施以援手之际,几块钱、几瓶矿泉水,都可能具有救人活命之功。偏偏这个时候,“中国作家协会”却在属于灾区范围的重庆市举行七届九次主席团会议、七届五次全委会,浩浩荡荡250人左右的队伍,住五星级酒店(作协主席更是入住总统套间)、吃2000多元一桌的大餐,一举超越抗日时期国民党政府的“前方吃紧,后方紧吃”,来了个“作协奔赴吃紧的前方紧吃”。

彼作家兮,人性全无兮;

彼“作协”兮,酒囊饭袋兮;

如彼“作家”兮,我不屑为之兮;

如彼“作协”兮,我愿永远不掺乎兮!

                                            2010-4-5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