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千古女子悼夫诗  

2010-04-03 11:09:00|  分类: 有点学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古女子悼夫诗

丁启阵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唐·杜牧《清明》

 

中国文学史上有这么一种现象:男性诗人留下了许多优秀的悼念妻妾的作品,而女性诗人却极少留下悼念夫君的作品。

前一种情况,《诗经·邶风》中的《绿衣》(毛诗序说是“卫庄姜伤己”之作,但是从内容看,更像是男子悼念亡妻之作),西晋的潘岳(《悼亡诗》),唐朝的元稹(《遣悲怀》等)、李商隐(《李夫人三首》、《正月崇让宅》、《房中曲》等),宋朝的苏轼(【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贺铸(【鹧鸪天·重过阊门万事非】),清代的纳兰性德(【青衫湿·悼亡】、【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采桑子·谢家庭院残更立】等),等等,我们随手就可以举出一长串名单。

而后一种情况,即女性悼念夫君,可以大致跟男性悼亡诗词相提并论的作品,虽然不能说一首也没有,却也可以肯定是寥寥无几。就连善于抒发伤感之情、诗词成就跟多数一流男性诗人相比毫不逊色的李清照,也没有像样的悼亡之作,至少没有可以跟苏轼的【江城子】、贺铸的【鹧鸪天】旗鼓相当的悼亡诗。李清照的诗《偶成》和词【好事近】(风定落花深)虽然也是悼亡之作,但是因为语言过于含蓄,缺少了感人的力量。可能会有人举出【声声慢】(寻寻觅觅)一词作为证据,反驳我的观点。对此,我的回答是:这首词是李氏早年青州时期的闲愁之作,不是赵明诚死后的悲痛之作。这个问题本人已经有专文谈论,此处不赘。

在寥寥无几的女性悼亡夫君的作品中,我认为汉乐府中的《公无渡河》和清人商景兰的《悼亡诗》堪称双璧。清明时节,我来谈一下这两首女性悼亡诗,多少有点替天下女性对亡故的夫君表示一下哀悼怀想之情的意思。

先来看《公无渡河》。诗如下: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堕河而死,将奈公何!

 

《公无渡河》是《相和歌词》之一,即《箜篌引》,据此可知,它属于以箜篌(类似今天的竖琴)为主要乐器伴奏的诗歌。据《乐府诗集》卷二十六引晋崔豹《古今注》,这首诗歌源于一个真实的悲情故事:朝鲜津卒(在一处渡口摆渡的兵卒)霍里子高一天早晨去划船,一个白发老人,披头散发,提着酒壶,冲进激流中就想过河。他的妻子紧随其后,但劝阻不及,老人溺死在河里。于是,她就弹起箜篌,唱起了忧伤的歌:“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歌声凄怆。弹唱完毕,她也投河自尽了。霍里子高回到家里,把这事说给妻子丽玉听。丽玉听后,十分难过,也拿箜篌弹唱起这首《公无渡河》,听到的人“莫不堕泪饮泣”。丽玉又把这首诗歌传给邻居女子丽容,丽容给它取名《箜篌引》。

短短四句,十六个字,由于情真意切,在中国得到广泛传播,深受历代诗人们的喜爱甚至追捧。南朝梁刘孝威,唐朝李白、李贺、温庭筠、王建、王睿、陈标、李咸用等人都不避重复,以此为题目,为素材,进行再创作。请看其中两首:

 

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吼万里触龙门。

波滔天,尧咨嗟,大禹理百川,儿啼不窥家。

杀湍湮洪水,九州始蚕麻,其害乃去。

茫然风沙,被发之叟狂而痴。

清晨径流欲奚为,旁人不惜妻止之,公无渡河苦渡之。

虎可搏,河难凭,公果溺死流海湄,有长鲸白齿若雪山。

公乎公乎,挂骨于其间,箜篌所悲竟不还。

(李白《公无渡河》)

 

有叟有叟何清狂,行搔短发提壶浆。

乱流直涉神洋洋,妻止不听追沈湘。

偕老不偕死,箜篌遗凄凉。

刳松轻稳琅长,连呼急榜庸何妨。

见溺不援能语狼,忍听丽玉传悲伤。

(李咸用《公无渡河》)

 

感慨唏嘘,痛惜之情充溢于字里行间。

    再来看商景兰的《悼亡诗》。诗如下:

 

君自垂千古,吾犹恋一生。

君臣原大节,儿女亦人情。

折槛生前事,遗碑死后名。

存亡虽异路,贞白本相成。

 

商景兰,字媚生,浙江山阴(今绍兴市)人,祁彪佳之妻。祁彪佳,字弘吉,跟商景兰同乡,明崇祯朝为御史,后在南明福王朝做苏州巡抚。清军攻陷南京,祁彪佳绝食自沉池中而死。商景兰在这首诗里,对丈夫的以死保忠臣全气节表示敬重,但同时也说明了自己活着是为了抚育子女。一死一生,一个忠贞不二,一个清白无暇。尽管生死路殊,但是情爱相通,相配。可见,诗人是一位理性与情感兼备的女性,这在理学大行、讲究“生死事小,失节事大”的明朝,实在是难能可贵。就是在整个中国文学史上,像这样感情与理性合理兼容的诗词,也是不多见的。

两首作品,两个女人,都值得我们于清明时节,在祭奠先祖、追怀亲人之余,沉吟一番,敬献心香一瓣。

                                                    2010-4-3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