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丢了宰相,写出好诗  

2010-04-24 01:45:00|  分类: 有点学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丢了宰相,写出好诗

丁启阵

 

这里准备讲一讲两首小诗及其背后的故事。一首是李适之的《罢相作》,一首是令狐楚的《思君恩》,诗如下:

 

避贤初罢相,乐圣且衔杯。

为问门前客,今朝几个来?

——李适之:《罢相作》

 

小苑莺歌歇,长门蝶舞多。

眼看春又去,翠辇不经过。

        ——令狐楚:《思君恩》

 

为什么要把这两首小诗放在一起讲呢?因为,它们有如下两个共同点:第一,作者都做过宰相;第二,诗歌的创作时间都是在他们被罢去宰相不久。当然,除了这两个共同点之外,它们还有两个共同点,一是,它们都是脍炙人口的好诗,都被选入了宋代以后流传很广的儿童读物《千家诗》;二是,作者都是诗歌鼎盛朝代——唐朝——人。

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事物,有共同点,往往可以反映某种现象,或者某种规律。有不少共同点的这两首诗,反映了什么现象呢?很显然,它反映了这么一个现象:权力的骤然减少或失去,有利于文学创作。李适之和令狐楚这两个人,都在被罢免宰相之后,写出了平生最好的诗歌,既符合老子的“祸福相倚”的人生哲理(《老子》第五十八章),也符合欧阳修“诗穷而后工”的诗学理论(欧阳修《梅圣俞诗集序》);既符合司马迁的《诗经》大多是圣贤们发泄心中愤懑之情的作品(“圣贤发愤之所为作”)的说法(司马迁《报任安书》),也符合韩愈的“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的比喻(韩愈《送孟东野序》)。

李适之和令狐楚的情况有一点不同:《全唐诗》中,保存了令狐楚50余首诗歌作品,而李适之却只有两首作品(另一首题为《朝退》)。原来,李适之的第一个职位是左卫郎将,可见是军人出身,当兵的;而令狐楚五岁就会写诗作文,才二十多岁就中了进士(要知道,在唐朝考中进士是很不容易的。根据《登科记考》记载,令狐楚中进士是唐德宗贞元七年,即公元791年,那一年总共录取进士才30名。跟现在大学招生全国每年招六七百万,不是一个概念),可见,令狐楚是典型的秀才。李适之最有名的事迹是饮酒,新旧《唐书》都说他喜欢大宴宾客,一次饮一斗酒都不会醉。晚间饮酒,白天处理公事,一点儿都不耽误。李适之是开元天宝年间长安八位著名的酒仙之一。关于李适之宴请宾客和饮酒的情形,杜甫在《八仙歌》中有生动的描绘:“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左相就是左丞相李适之,说他饮酒好像大鲸鱼口吸百川,可以想象,李适之的酒量是惊人的。而令狐楚,最著名的事迹是写文章,他在太原节度使李说、严绶、郑儋手下做副官时,每次有太原奏折送到朝廷,爱好文学的唐德宗李适都能看出哪些是令狐楚的手笔,赞赏有加。郑儋在节度使任上暴病身亡,来不及安排一些事情,军队中一片哗然,闹不好就会出大事。半夜三更,十几个骑兵手持刀剑,把令狐楚胁迫到军营大门口,将军们把他团团围困起来。干什么?让他以郑儋的口吻草拟上奏朝廷用的遗书(大约得包括人事安排吧)。只见令狐楚在刀光剑影之中,从容淡定,提笔蘸墨,文不加点,一挥而就,当场高声朗诵给全军将士听,结果,“无不感泣,军情乃安”(《旧唐书》本传)。可以说,这两个人,在诗歌创作这件事情上,一个是无心插柳,一个是有心栽花。

但是,两个人殊途同归,不论是无心插柳,还是有心栽花,都留下了一首好诗。

李适之的《罢相作》,写于天宝五载(746),因为李林甫的排挤,罢去宰相、只保留太子少保的时候。史书上说,李适之一罢免宰相之职,立即邀请亲友聚会,并且做了这一首诗。令狐楚写《思君恩》,一般认为,是在受到属下贪污公款事件牵连,被罢免宰相担任宣歙观察使期间。两首诗,都是有感而发。因而可以肯定,倘若李适之和令狐楚都没有被罢免宰相的经历,这两首诗也是不可能诞生的。

让我们来欣赏一下这两首小诗吧。

两首小诗,表现的都是诗人一时的心情,但是:一首直白,一首含蓄;一首豪爽,一首婉转,可谓相映成趣。

避贤初罢相,乐圣且衔杯。为问门前客,今朝几个来?”翻译成现代汉语,大致是:为了让贤(指李林甫,有讽刺意味),我辞去了宰相一职,回家饮酒作乐;今天是我辞职后的第一次请客,不知道会有几个人应邀前来呢?李适之不愧是军人出身,豪放直爽。被迫辞掉宰相之后,也不关在家里,对花垂泪,借酒浇愁,独自郁闷,而要照常设宴请客;开宴之前,他也想到了“人去茶凉”、“世态炎凉”的人间常态;想到之后,他却不憋在心里,暗自惆怅,而是马上说了出来。四句诗,直抒胸臆,一气流出,略无窒碍。

小苑莺歌歇,长门蝶舞多。眼看春又去,翠辇不经过。”翻译成现代汉语,大致是:小小的宫苑里黄莺鸟刚刚唱完歌,宫门里众多蝴蝶又在翩翩起舞;眼看着又一个春天即将过去,皇帝的车轿却不见来临。令狐楚真是才子心肠,细致入微,委婉含蓄。在传统宫怨体的小诗中,他把自己比作宫女,把得到皇帝的信任重用说成宫女得到临幸,哀怨宛转,相当动人;他用花卉、昆虫、禽鸟点缀诗句,有声有色,赏心悦目。

倘若有人要问:这两首诗,哪一首更好呢?我的回答是:各有千秋,难分高下。

                                                       2010-4-18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