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谁说读书人不会骂人话?  

2010-04-17 22:42:00|  分类: 浮世感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雅的骂人话

丁启阵

 

有一个老段子,专门嘲笑读书人话语的苍白孱弱不切实用,大致是这样讲的:

某日,一读书人跟一粗人发生龃龉。粗人撸袖拔拳虚张声势的同时,嘴上也没闲着,国骂粗话,滔滔不绝,精彩纷呈,淋漓酣畅。读书人于“是可忍孰不可忍”之际,嗫嚅着郑重声明:“你、你、你不要欺人太甚,以为我们读、读、读书人不会骂、骂、骂人,你、你、你母亲的!”

其实,古往今来,并非所有读书人全都是如此不谙咒骂语言艺术的。倘若搞一个世界杯、奥运会、世博会级别的国际对骂大赛,读书人的成绩未必会比文盲、半文盲差到哪里去,没准,最后胜出者多数是读书人呢。君不见,一生皆以继承、宣扬斯文为己任的孔圣人,都有“老而不死是为贼”、“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等诸多精彩骂人话语流传后世。

我无意胪列古往今来读书人苍劲有力的骂人话,怪力乱神,子所不语,诅咒谩骂,余所不喜——和谐社会,当以和颜悦色为贵。这里,我只准备说一说一句斯文而不见得苍白孱弱的骂人话。

众所周知,市井百姓,骂一个人傲慢无知、缺乏自知之明,有这么一句:“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其实,这样的骂人话,古代读书人嘴里(笔下)早就有了,那便是:“汝何不以溺自照!”一时之间,哪一种骂法更能令人理性顿失、怒火中烧、眼冒金星、口吐白沫,恐怕是不容易定夺的。

那么,是古代哪位读书人如此有才,为什么事情这样骂人呢?以情理推断,如彼有才、因某事那样骂人的事情,我华夏几千年之文明史上,应该是发生过多次乃至无数次的,载诸文献史册的,也应该有多次乃至无数次的。但是,由于本人读书不多,见闻不广,只见到一处。这便是,明代“后七子”之一王世贞,因为另一位“后七子”谢榛(茂秦)自称所作长篇诗歌兼有李白杜甫之优点,而出此咒詈之语:

 

谢茂秦年来益老悖,尝寄示拟李杜长歌,丑俗稚钝,一字不通,而自为序,高自称许,其略云:“客居禅宇,假佛书以开悟。暨观太白、少陵长篇,气充格胜,然飘逸、沉郁不同,遂合之为一,入乎浑沦,各塑其像,神存两妙,此亦摄精夺髓之法也。”此等语何不以溺自照!(见其《艺苑卮言》卷七)

 

读过一点文学史的人都知道,同在明代“后七子”之列的王世贞、谢榛,有着相近的文学主张,都推崇盛唐诗歌;而且,王世贞跟李攀龙等人一道,一度尊奉谢榛为诗社大佬;王世贞本人,也曾在著作里对谢榛的诗作赞不绝口。之所以有此一骂,固然跟谢榛本人晚年昏聩、妄自尊大不无关系,但是,据行家研究,这跟王世贞、李攀龙后来羽毛丰满、不再需要谢榛这块招牌,也有相当的关系。谢榛虽然是诗坛前辈,名声不小,但是他不同于王世贞、李攀龙的头上有“进士出身”这圈光环,他是一介白丁。

先是肃为上宾,以礼相待,觥筹交错、诗赋酬唱之际,号称志同道合;后来又翻脸不相认,甚至写绝交书(李攀龙有《戏为绝谢茂秦书》),王世贞等人又都站在李攀龙一边,极口诋毁谢榛;难怪谢榛有奈何君子交,中途相弃置”的感慨(《杂感寄都门旧知》)。

文人相轻,自古以来都是一句贬义的话,一杆子打翻整船人。对此,我向来不敢苟同。文学史上,文人并非都是相轻的,相互推重的也有不少;再者,适当的相轻未必就是坏事。文人之间,一味地相互吹捧,或许更加糟糕。有了这种认识,再来看文人之间的谩骂,就不会千人一面、万人一腔地只有鄙夷之色、挞伐之声,你或许会觉得,那其实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2010-4-17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