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大学校长应该怎样打算盘?  

2010-03-10 17:13:00|  分类: 天下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学校长应该怎样打算盘?

丁启阵

 

目前尚在征求意见阶段的教育部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了取消学校行政级别的设想,还有民主党派在提案中也建议取消大学行政级别、民主遴选大学校长治理高校腐败。因此,高校的行政级别问题成了“两会”期间一个媒体关注的焦点和大众热议的话题。孤陋寡闻如我者,也看到了三位大学校长就此事发表的意见。我发现,品读这三位大学校长的意见,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36日,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在北京团分组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的发言中认为:取消行政化是努力方向,但不光教育,所有领域包括出版单位、报纸、研究院都要取消,才可行,否则是不可行的。当一个社会以行政级别来衡量所有人的社会地位时,取消高校的行政级别,就是贬低教育。(《新京报》2010.3.7

37,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在接受中国新闻网记者采访时说:他支持取消高校行政级别,自己正在做这方面的思想准备。大学是学术机构,不应该按照行政部门来进行管理,取消高校行政级别是一大趋势,在将来肯定会实现。但他同时表示,取消高校行政级别、去行政化的过程非常复杂。目前中国高校实行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高校的党委是有级别的,如果取消校长的行政级别,书记和校长的关系就会变得相当复杂。周其凤还说,中国的高校校长首先要做好被取消级别的思想准备,毕竟在中国,待遇是与行政级别联系在一起的。取消级别后,今后开会要习惯坐最后一排,坐飞机不能再走VIP通道,失去阅读学习某些文件的机会,也要做好不当干部的准备,因为当干部需要一级一级向上努力,而高校校长没有级别。(中国新闻网,2010.3.9

中山大学校长黄达人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就“大学去行政化,很多人关注要取消现存大学的行政级别,对此您怎么看”的提问,所作的回答是:可以肯定,随着社会的发展,大学取消行政级别是最终的目标。我认为这是大势所趋,完全赞同。但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在现阶段,社会上各行各业都存在行政级别的大环境下,如果只是简单取消了大学的行政级别,我想,不仅不会强化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的地位,反而可能恰恰会起到弱化的作用。因此,我认为,要实现取消行政级别的目标,必须与事业单位以及其他行业的体制改革同步推进,从而逐步建立符合高校特点的管理制度和配套政策。否则,只谈取消高校的行政级别,会觉得有些突兀,容易引起误解。我另外想谈的是,高校干部特别其身份是教授的干部,能上能下做得是比较好的。他们任职时是院长、书记、处长,不任职了,还是教授,在医院还是医生,也不保留什么级别。(《南方日报》2010.3.9

上边我说过,品读大学校长们的意见是一件有趣的事情,现在就来说一下有趣在哪里。在我看来,有趣之处有二:

其一是,三位校长都会打太极拳。尽管媒体记者给他们的意见和态度作了不同的归纳,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是“取消高校行政级别将贬低教育”,中山大学校长黄达人是“取消行政级别会弱化高等教育地位”,而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则是“支持取消高校行政级别”。但仔细品读不难发现,这三位校长的态度其实是惊人的相似:都认为取消大学行政级别应该缓行。不过,他们在表明这个态度之前都表示,取消大学行政级别是大势所趋。这在我等普通百姓看来,相当费解:既然是大势所趋,为何又须缓行?照此缓行下去,所谓大势所趋岂非遥遥无期?改革岂不沦为一句空话?

其二是,三位校长都会打算盘。三位校长,术业有专攻,有搞经济学的,有搞化学的,有搞数学的,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挺会打算盘。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盘算得较多的是“别人怎么看待我的问题”,他说:“不是我非要有级别,而是别人怎么看待我的问题,如果去找政府谈事情,是科长、处长还是市长来接待?这个是不一样的。”他担心接待者的级别低了,会影响办事效果。中山大学校长的盘算最为堂皇玄虚,他担心“只谈取消高校的行政级别,会觉得有些突兀,容易引起误解”。但是,不经意之间,这位校长仍然流露了他的级别意识,“高校干部特别其身份是教授的干部,能上能下做得是比较好的”,原来他担心的还是一个“下”字。北京大学校长的盘算最为具体实在,他担心取消级别后待遇受到影响,“……开会要习惯坐最后一排,坐飞机不能再走VIP通道,失去阅读学习某些文件的机会……”,都在盘算之列。盘算得都很清楚,但是,他们似乎都忽略了两件事:一、无论是教育部的《规划纲要》还是民主党派的提案,都并未要求立即取消大学的行政级别;二、取消其他事业、行业机构的行政级别,不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规划范围之内,不在教育部行政职权管辖之内。

大学校长,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盘算一番,说出自己心里所想的话,维护一下自己的利益,无可厚非。但是,既然是盘算,不妨盘算得全面一些,客观一些。九三学社中央在本届两会上的提案指出,大学体制的行政化,使得大学内部权力高度集中,直接导致了高校三大腐败现象(后勤基建腐败、招生腐败和学术腐败)(《法制日报》2010.3.6文《九三学社:大学应取消行政级别》)。我建议,大学校长们在盘算的时候,把九三学社提案中已经指出的行政化所必然导致三大弊端以及尚未指出的其他弊端,也尽可能地考虑进去,认真衡量一下其间的利弊得失、轻重缓急,然后再发表意见。而不是只凭直觉、只看自己失去了什么,便立即加以反对。大学校长,应该有这个气度和水平。

                                                2010-3-10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