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启阵的博客

古往今来,东拉西扯

 
 
 

日志

 
 

回乡有感  

2010-02-26 02:30:55|  分类: 浮世感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乡有感

丁启阵

   

    斗转星移,时光荏苒,世事变幻,浮生若梦。久居异乡的人,趁着节假,千里迢迢偶尔回一次老家,是很容易产生感慨的。这感慨往往因人而异,随时而变。

唐代著名诗人贺知章,越州永兴人,也就是今天浙江萧山人。以客居外省者的立场、情怀论,他也可算是我的同乡了。这位早我1300多年出生的同乡,写过一首脍炙人口的短诗,七绝《回乡偶书》,诗曰: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这诗的好处,我也能说出一二。但是,我自己回家这么多次,还从来没有产生过跟贺知章完全一样的感慨。原因很简单,贺知章是二三十岁离开家乡,直到八十多岁才又回到家乡,回到家乡不到两年,他就去世了;贺知章回到家乡,除了自制的“四明狂客”一顶高帽之外,还有礼部侍郎、秘书监之类头衔,是唐玄宗一再挽留的朝廷大臣。换言之,贺知章是荣归故里,是叶落归根。

而我,一介书生,年龄没有贺知章那么老,地位也没有贺知章那么高。因此,每次回乡,既不是荣归故里,也不是叶落归根。充其量,不过是游子倦游之余一次次短暂的回巢歇脚。我承认自己是一个俗人,这一次次的回巢歇脚,心里涌动最剧烈的,既不是“乡音未改鬓毛衰”,也不是“儿童相见不相识”,而是关于名利得失的惆怅。

我那个年代,考上大学,要算是一件相当光荣的事情。况且,我还是我们六百来人口的小村子历史上的第一个大学生。用乡人的说法,那是“祖坟冒青烟了”。负笈北上离开家的时候,我是悄悄地走的,没有像当时有些人那样,放鞭炮,摆宴席,搞得欢天喜地中了状元做了驸马似的。但是,毋庸讳言,乡邻的眼里,有羡慕,也有嫉妒;而我父母的眼里,有牵挂,也有自豪。

我本人,老实说,在接过父母好不容易筹来的一百元钱准备登程的时候,心里是一片茫然。记忆犹新的是,在递给我钱的同时,母亲说了这么一句话:“家里就只能给你筹到这点钱了,到了大学以后,要是够付学费和伙食费,你就在那里好好念书,要是不够,就回家来吧。”自然,后来的事情比想象的好得多:学校不但不收学费和住宿费,每个月还有助学金二十元零五角,吃饭基本上够了。总之,大学被我顺利地念了下来。

念书的开头几年,穷是穷了点,但感觉还是挺光荣的。那时候,大学生被称作“天之骄子”,人人胸前别着校徽,昂首阔步到处走。每次回家,口袋里没有几毛钱,但心情还是挺愉快的。可是,好景不长。市场经济时代开始了,烟酒全面涨价,粮票布票可以换鸡蛋、换袜子,逐渐淡出我们的生活,特区的财富故事传遍大江南北,港台流行歌曲响彻大街小巷,乡镇企业家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当年考不上大学的中小学同学,打工的,经商的,办企业的,大多比我等“天之骄子”挣钱多。有一年回家,母亲告诉我她做的一个梦:梦里,他的长子——我——变成了一块香皂。母亲自我解梦:儿子是大学生,名声不错,闻着有香味;但是,不实用,饿了不能当饭吃。

这些年,随着市场经济的进一步深化,一部分中小学同学的财富也在不断增长,数字渐渐变成百万、千万、亿万,车子渐渐换成奥迪、宝马、奔驰。而与此同时,我的“香皂”的香味却在日渐消退。假期回家,同学聚会,经常可以听到老同学“如果你当年没有考上大学,现在很可能也是百万富豪”之类的安慰话语。

回首离家三十年,发现我的回乡感慨,比起贺知章来,简直有云泥之别。效法贺知章,也把感慨写成《回乡偶书》,脍炙人口是不可能的,唯一可能的是,倒人胃口。

                                              2010-2-26

  评论这张
 
阅读(59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